[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胆大

  一餐点心吃得食不知味,如嚼蜡般解决完眼前小瓷盘里精致漂亮的糕点。真琴伸手抽出桌边纸盒的面纸,胡乱地擦净嘴上的奶油。

  “我吃好了。”

  抬头发现对桌的由纪还在慢条斯理地一勺勺吃着,盘里的蛋糕仅解决了三分之一。真琴知道她的重点完全不在蛋糕上,由纪抿下递到嘴边银叉上的蛋糕,目光却是时刻落在认真工作的男人的背影上。

  毫不掩饰的目光,真琴心生嫉妒。她没办法让自己像由纪这么坦然地打量、欣赏着一个男人。她从来都是那么小心翼翼,藏起她的喜欢,害怕她的小心思被这个机敏的男人察觉。

  “诶吃得好快呢,不用这么赶时间啦真琴。”

  “可是不早点回去不太好啦,目暮警部知道一定又要教育我们。”

  由纪小声地‘啊’了一下,作出一副好困扰的模样,“真琴桑,那要不然……你先回去就说我身体不舒服稍后回去吧?”

  真琴没有迅速地给出答案,她有些犹豫地看着由纪。似乎是在想什么理由,回复她。

    “拜托你啦,出了什么事都算在我身上。”

  “诶……”这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呀,不是只来吃点心的吗怎么又不打算回去了。

  “我吃完就会走的,你先回去吧!”

  真琴看了看时间,放在平时。她们差不多都已经到警署的停车场了,可现在却还在波罗咖啡店吃点心。

  “那、那好吧!早点回来换衣服下班啦!”真琴说着起身,离开前目光若有似无地扫了眼从走廊那头走来的男人。看到客人离开,安室透几乎是下意识地朝她笑了笑,“欢迎下次光临。”

  行到由纪这边,他顿住脚步,转头看向这个把银叉插到蛋糕还没有动过的一边。熟练地插下一块糕点,抬手银叉对向了男人。

  由纪笑着问:“透君尝一口吗?”

  安室透一本正经地摇头拒绝了她,“我有事想跟你说。”

  郑重其事的语调,由纪能将他一会儿说的事的内容猜到个七七八八。

  “那我等你下班。”

  “你现在算是逃班吗?”

  “是吧,我觉得也是。为了你我都逃班了呢,你舍得狠心对我吗?”由纪任何时候不会忘调戏他,她这次和真琴来本就是为了确定她心里的想法才这么做的。现在真琴人走了,她当然不会顾及什么超自然的撩男人。

  再说,她本就是个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待她的女人。

  安室透有一些失语,默默走开。

  他已经确定,由纪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事是什么了。毕竟这么个事儿,他已经推脱了差不多两个月。

  是时候面对,他们之间的关系。

  说来也巧,由纪来得时间正好。安室透还有一个小时五分钟就要下班,她只需要等这么一会儿。

  男人换回了衣服,脱了工作服的他依旧帅气迷人。

  由纪吃完蛋糕后还点了杯饮品,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等他下班。

  付了款之后,由纪走到男人身边。像是做过无数遍那样,流畅自然地挽住了男人的臂弯,推门离开。

  前台的榎本梓看在眼里,啧啧咂舌着由纪下手得如此迅速。一边又很看好他们,希望好好地在一起发展,哪怕吃满嘴狗粮。

  毕竟他们俩光是站在一起,旁人便会觉得是天造地设万般登对儿。

  由纪会挽他胳膊,安室透是没有想到的。男人本能地想要将自己的手臂抽离她柔软的手臂,可女人一击刀眼甩来。

  不爽地瞪了他眼。

  “安室先生你可真嫌弃我。”

  他并非有这样的意思,只是他们这样的举动太过于亲密。像是情侣,可他们终究不是。

  “没有,但你挽着我感觉不太妥当。”安室透这么说着,手上没有多余的动作。挣脱女人挽来的手,倒是驳了女性的颜面。

  动作来得突然,他一时没想这么多。

  “我觉得挺好啊,”由纪笑,目光落向迎面走来的学生,她对着安室说:“看他们挺羡慕我们这样啊!”

  “透君晚餐想吃什么?要不然买食材去你家慢慢说。我红酒牛排做的不错哦,要尝尝看吗?”

  “我……”安室透刚想拒绝,就这么把这个女人带去自己家。他怎么想,怎么都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虽说这么比喻不妥,可由纪的主动反倒把自己衬托成了忍狼欺负软绵羊。

  “就这样决定了吧。”由纪往前走,男人站在原处,拉住了她。

  “由纪,我们结束这样的关系吧,挺烦的。”女人顿下脚步,回视。随即四目相接。

  突然停下这动作倒是突兀,但没有争吵的情况下会驻足观望的行人微乎其微。路人给与最多的反应不过是行走路过他们身边时,有些奇怪地望了眼他们,继续前行不会停留。

  由纪松开挽着他的手臂,左右打量了男人几眼。之前这个男人给她的印象标签就是绅士、温柔。总之就是非常令她心水的形象,她没想过安室透会这么直白且果决的斩断她们之间脆弱的联系。

  “我不是说过吗,我拒绝单方面提出结束。”她眼中的惊讶之感,消失地很快。由纪拉住男人,垫着脚想要吻他。

  她一向都是这么如此,宣誓着她是占有主动权的一方。

  可现在,安室透才是手握主动权呢。毕竟是男人,不愿意的话,想要强吻凭借女人的身高差与气力做到的可能性很低。

  就像他在她眼里,是温柔绅士的,而她在他眼中,虽说主动却不至属于没脸没皮的类型。

  他没想过,女人在被拒绝后会想要吻自己。

  表面了自身想法和立场的男人,自然是会拒绝。他要推开她主动的索吻,虽说摔在路上女方会很难看。但肯定会让她对自己失望,这是他想要的结果。

  于是他不假思索地推开帖上前的女人,由纪脸上划过失望与诧异。穿着高跟鞋的她,眼看着重心不稳要摔在地上。

  可正常行驶而来的车,在面对着突兀发生的状况下。哪怕是及时刹车,她这么摔下去绝对不会是只有摔伤这么简单。

  安室透不愧是组织里的人,身手自然不弱。他飞快的判断后,伸手像抓小鸡崽儿一样拽住女人的手臂。

  两人的间距在这一瞬间拉近,男人也在救人直接毫无防备的落入了她设下的圈套中。

  两唇相贴,他们吻在了一起。

  由纪像小孩子偷吃到了蜜糖似得露出得逞的笑容,机智如安室透,他立刻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的反应被她预料到了。

  她的动作很快,接着男人的靠近,一手圈着他的脖子,一手穿插入他的后脑勺的发丛。

  安室透完全没办法挣脱她刻意而为的吻,唇舌纠缠着。他想退,可由纪缠上,轻咬着他的舌。

  他明白自己被算计了,可他除了服气真的找不出第二种感受。

  安室透是个心细绅士的男人,就算打算结束他们的关系。他也依旧会非常绅士的想要将行走在外侧的女方护在内侧。不过一开始,由纪拒绝了他抽手的动作。

  假若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料想到自己会在路上,明确地告诉她要结束关系。她出门前挽着自己的动作是她刻意为之,那么这个女人胆大心思深沉到了一种他想象不到的地步。

  如果他没有及时救下,说不定她就会被行驶而过无法及时刹车的汽车碾过。她将自己的生命全数压在了他身上,救与不救不过在一念之间。

  两人短暂的拥吻,因为司机的叫骂声,吸引了许多行人的注意力。

  路人虽然没有目睹到这有生命危险的惊险一幕,不过聪明的人看到他们这样倒是猜出了几分。本一副看兴趣要围观的样子,但他们两人实在是不管不顾地接吻吃了大把狗粮的单身狗悻悻然选择离开。

  一吻结束,安室透的嘴唇被由纪惩罚性质的咬破了两处。

  由纪舔着落在唇上的银线,望着男人的眼瞳中是想要吃掉他的欲望。

  “透君果然还是很温柔细心的人呢。”

  她垂头整理着衣摆的折痕,“透君是因为那样的视线所以决定结束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透君完全不必担心,我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她说着,抬头对上了男人的眸。

  “不过透君要是真的很讨厌我们现在的关系,”她顿了顿,伸手,笑着说:“那么我们重新认识吧,从朋友关系开始。”

  “你好安室先生,我叫橘由纪,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6)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