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坦同人]捉迷藏——短篇

  一位身材矮小的男孩子从某间屋子中冲出来,奔跑时没注意,手臂微微蹭到了破旧到摇摇欲坠的木门,发出一阵吱呀的声音后,掉落地面。

  手臂被刮破了皮,苍白的肌肤表面渗出一丝红色,尤其显眼。他似乎没有感受到疼痛一般,紧紧地抱住怀里干巴巴的面包,生怕那面包长了双脚一样会逃离他的怀中。

  这里是流星街,在这里生存的人们都是被这个世界所抛弃,没有物品能证明他们的身份。他们的死活对与这个世界来说已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就比如,有人在你眼前倒下,又或者即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他们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不痛不痒。

  你说他们很残忍?

  不。

  残忍的不是他们,而是这个世界。

  他们不被这个世界承认,即便是死去了,也没有人会记得他们。他们心里生根扎地的想法只有一个——任何事情都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

  一道谩骂在安静的街道中响起显得尤为刺耳。

  “小混蛋,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拿我的面包。”

  跟在男生身后冲出来的是三名男人,看上去算不上高大,但如果将那男生的体型与她们相比,三个男人在体型上远远胜过男生。把他们比作壮汉都不为过。

  他们一个个手里都抄着木棍,眼神里透露出凶光。

  街道上寥寥无几的人,看到他们纷纷低下头,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对他们唯恐避之不及。他们还不想死。

  男生虽说身材矮小,但他的速度却是极快,几次呼吸间,他就跑得老远老远了。

  “快追!”其中一名男人道。

  小孩子终究是跑不过大人的,眼看着他们离男生越来越近。飞坦有些不甘心,收了收手臂更加抱紧怀里的面包,力气大得将干硬的面包压变了形。

  一只手突然从拐角伸了出来,准确无误地抓住了男生的手臂,用力一拉,另一只手迅速而有力地捂住他的嘴。

  他被硬生生地拖进胡同里,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手臂与嘴部冰凉地触感令他身体僵住。他体会到的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的肌肤,俨然像是一具从地底爬出来的尸体的那种刺骨的温度。

  但他并没有感受到来自身后人的敌意。

  在帮助自己吗?

  这个想法,他不确定。

  “靠,小兔崽子,跑得倒是挺快啊。”男人粗喘着气,愤愤地用手摸掉脖间的汗液,偏过头,碎了口唾沫:“嘁。”

  她见男生没有反抗地迹象便慢慢地松开了捂住他嘴巴的手,让他能更好的呼吸。

  “没事了吧?”

  他没有力气去回答,长时间的跑动对现在饥饿的他来说有些吃不消。

  没逮到他的那些男人们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胡同里传来了轻微地咕噜声。其中有一个听力很不错的男人显然是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动静。

  “我刚才听到了声音,是从那边的胡同发出来的。”语毕,他还伸手指了指某处。他所指的方向正是他们藏身的灰暗胡同里。

  同伴们顺着他的手指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胡同里有一个算不上很大的木箱,但对于孩子瘦小的身形看来,绝对是一个绝好的藏身处。

  互相看了眼另外两名同伴,接着扭过头,目光落在木箱上,他们嘿嘿地坏笑着慢慢向那胡同走去,手中的木棍轻轻的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掌。

  男生他们并没有躲在木箱里面,而是藏在了木箱的后面,胡同内的阴暗加上木箱的大小,足够遮挡住他们的视线。

  眼看着他们一步一步靠近,他有些头疼地皱起眉头。

  转身推开身边的人,她的身体猝不及防地撞在墙壁上发出沉闷地一响,这声音令他们更加确信那个小鬼藏在了这里。

  他快步跑出胡同,挑衅的眼神看着他们,这令他们有些恼火。一咬牙,更加确信今天要好好教训这个死到临头还是傲气满满的小鬼头。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他被大人狠狠地打了一顿。

  身体蜷缩起来,双手护着膝间的脑袋,防止被打伤。

  依稀间,他似乎看到了胡同里的女生走了出来。大声地喊着不要打了,但那些大人就好像看不见她一般,无动于衷。她伸手想要阻止他们,却发现她的手臂生生透过了大人的身体穿了过去。

  她愕然的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拳打脚踢。

  她惊奇的眼神慢慢的转换成了恐惧,又变成了释然。

  她似乎记起了什么。

  那些大人打累了收了手,丢下了一句,“别让我再看见你。”然后离开。

  她蹲下身子,呆呆地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男生。

  他听到她说,我想起来了。

  她记起了死因:饿极了去偷食物却惨遭发现被追,逮到后被围殴致死。位置正是在他现在躺着的地方。

  她还说,只有你可以看见我。

  她好像还说了些什么,但是他听不太清楚了。

  他的意识,变得有些模糊。

  她知道他要是现在睡过去他可能会死,然后她身上想要拍醒他。奇怪的是,她的手没有穿透他的身体,而是真真实实地落在了他身上。

  然后他睁开了眼,他看到她哭了。

  她说:“原来我还可以碰到你。”

  她还说:“那既然这样,我们来玩捉迷藏吧,你当鬼,来找我。”

  容不得他反对,她就在他眼前慢慢地变成透明的,融入空气中,最后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这一年,他八岁。

  这一年,她十岁。

  *

  任务执行的前一天,飞坦都有去游戏厅玩游戏放松心情,打游戏打到过瘾。今天他和以前一样,去了游戏厅。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一转眼已入夜。

  飞坦从游戏厅走出来,歪了歪长时间盯着屏幕到僵硬的脖子,骨头相互摩擦,发出一阵咯吱声。

  余光无意间撇到深巷中的瘦小身影。

  缓缓扭过头,盯着巷子深处看了半响,缓过神来后快速冲进巷子里。朝其中一个人的肚子上狠狠的打了一拳。那人吃痛地蜷缩起身子,跪在地上。

  飞坦抬起头,看向其他的人,黑瞳中的戾气一瞬即逝。

  “滚。”

  看着比自己还要矮上一个脑袋突然出现的人,皱了皱眉头,一脸不屑地看着飞坦:“臭小子,找打啊!”说罢,猛地出拳攻向飞坦。

  飞坦颦眉,心头冷哼一声。

  不自量力。

  准确无误地握住那人的手臂,轻轻往前一带,另外一只手随之伸出,狠狠地向手肘的关节处砸下,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

  骨骼断裂的声音飞坦再熟悉不过了。

  接着飞坦听到了一道刺耳的哀嚎,有些烦躁地看了他一眼,但顾忌身边还有一个孩子看着在,他耐着性子开口。

  “还不快滚。”

  “是是是。”那人痛苦地捂着断裂的手臂和他的同伴一溜烟地逃走了。

  飞坦转过身,看了眼比自己还要矮上小半个脑袋的女生,缓缓地开口。

  “我找到你了。”

  她木讷地看着救了自己一命的男生,机械地张了张嘴,没发出一个音节。显然是没有从刚才的一系列事情中缓过神来。

  见眼前的人没有什么回答,他到也没有多在意。

  或许只是认错人了吧。

  但是真的很像,她们的身形,她的样貌,以及,眼中的某种不明情绪。

  转身欲离开的时候,他的手指被轻轻拉住,飞坦诧异地扭过头。

  “那个,我——我、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女生糯糯的声音传来,落入飞坦的耳中。她脸颊微微泛红,可能是没有与人过多交谈而感到羞涩。

  “嗯,我们见过哦,很早以前。”他缓缓开口,语气里透着他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

  “诶!”女生不太理解他所说的话歪了歪头,补充了一句,“是这样吗?”

  “对。”

  飞坦将她带基地的时候令‘蜘蛛’里的成员们愣了愣神。

  团长率先恢复神智,“蜘蛛里不需要废物。”

  “我知道,可是,我想留下她。”

  团长从飞坦的眼中读出了执着的味道,他倒是第一次见到飞坦对审讯和游戏以外的事情执着。

  “她的安全我们不负责。”言下之意就是,她可以留下来。

  飞坦点了点头,将她带到房间去。

  “团长,这样好吗?”

  信长看着渐行渐远地飞坦,转过头问自家老大。

  团长摆了摆手,“罢了罢了。”

  老大都同意了,他们自然不会说什么,纷纷离开,回到自己房间,养精蓄锐做好明天的任务。

  这一年,她十岁。

  这一年,他十八岁。

  【Fin】

评论
热度(2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