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止水BG短篇]愿时光温柔待你

    (一)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深深浅浅的呼吸声,烛火被风吹得明明灭灭。

  

  少女垂着头跪坐着,双手搁在膝盖上,暖色的烛光照在她的面颊上,睫毛纤长犹如蝶翼,抬眸眨了眨眼,那似翼的长睫毛就那么上下翻动,深蓝如海的双眸落在了面前的男人的面容上。

  

  “我知道了,父亲大人。”

  

  “那就先下去吧。”被称作为父亲大人的男人看着眼前乖巧的女儿,冷峻的面容上似乎多了抹笑意使得他的面部表情变得柔和了许多。

  

  “是。”

  

  女孩儿单手撑在榻榻米上,施力站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行至门边转身施了礼数后拉开门扉退了下去。

  

  她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面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可内心却乱成了一团毛线。坐在床褥上,眼睛像是望着前方,又像是放空般,看不出她的想法。

  

  半响,她微微叹了口气。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少女姓宇智波名为琉璃,是一个处在花一样的年纪的姑娘。宇智波家族的婚事,一般是由父母亲来安排的,今天这样的情况也不过是通知她罢了。

  

  临近夏季,虫鸣开始兴起,到了夜晚,更是热闹。坐在屋子里边都能听见外面的虫鸣声,凉风透过微敞的缝隙窜了进来,调皮地撩起了她的发。

  

  把扬起的发绾在耳后,站起身走出了房间下了楼去了后院。

  

  夜空被繁星点缀,即使没有烛火,依然能够看清周围的动向,几只萤火虫在空中飞舞,浅浅的绿色光点,很美。晚上的夜,无论看多久都不会腻,盘腿坐在走廊上的琉璃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躺在地板上可以看清天上的星,虽然部分被屋檐给遮挡住了却依旧不会影响。躺着看了会儿星星,脚步声由远及近地靠了过来。

  

  她坐起来扭头一看,从拐角走来的是一位容貌如花月般自然精致的女妇人。琉璃对她点了点头,“母亲大人。”母亲笑了笑,示意她可以随意些,然后她自己也学着琉璃盘腿的模样坐了下来,细声细语地问:“琉璃……你、你会怪我们的安排吗?”

  

  她的语气略带迟疑,停顿了下,终究还是问了出来。只是她看着琉璃的时候,目光里有种琉璃看不懂的神情,不是愧疚,也不是后悔。

  

  “不会。”琉璃说,顿了顿,继续道:“族里的大部分女孩儿不都是这样的吗,我不过是其中而已罢了。”听到自己闺女这样的回答,母亲的面上的期待变了变,有些僵硬。气氛一时之间尴尬了起来。

  

  “母亲,你能告诉我,宇智波止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好相处吗?”

  

  安排既然已经定了下来并且无法更改,那么她也只能顺其自然了。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了解了解未来丈夫的性格之类的。

  

  琉璃在同龄孩子中,能力更加靠近上忍,不过现在还是中忍就是了。依照她对父母的理解,那么那个命叫宇智波止水的少年一定也是相当优秀的男孩子。

  

  宇智波止水,这个名字,她有些耳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现在母亲出现在这儿,正好也能问问。

  

  “止水这孩子,唔……优秀,待人有礼,其他的,还是自己去发现比较好呢。”

  

  “……”好吧看来母亲这条路是行不通了,还不如她自己去认识认识呢。

  

  “你父亲给你安排了明天见面,在你出任务回来时总会去的茶馆,早晨九点。”

  

  “好的母亲大人。”她起了身,施礼而后道:“琉璃先回房了。”

  

  (二)

  

  阳光从木窗洒进房间,照亮了屋子。

  

  琉璃醒来地挺早,起床后简单地梳洗了一番就出了门。

  

  到茶馆时还不到九点,时间有点早啊,还有半个小时才到。早晨茶馆的生意没有完全开始,馆子里冷冷清清地人不怎么多。她点了杯红茶,叫了盘三色丸子,然后就坐在那等。

  

  因为人不多,所以远远地看着一名长相颇为清秀的少年走来,她就知道,大概是宇智波止水。三色丸子一盘只有四串,他到的时候,琉璃已经还剩一串没吃。不过早上空着肚子吃甜点多少会有些腻,茶也喝完了,就不太想继续吃了,索性退远了些放置一旁。

  

  少年走进茶馆,撩起了竹帘子,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靠墙坐着的静雅的女孩子,目光围着店里望了一周,发现只有这个女生,其他的都是店员和老板。目光再次落在她身上,发现她正好抬起了头看着自己,眸如潭水般幽静,看不到一丝波澜。他想了想,走上前,问:“你好,你是……宇智波琉璃吗?”

  

  听到少年的问话,她没作答,只是点了点头。

  

  “我,可以坐这儿吗?”他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得到了对面女孩子的回答后便拉开了凳子坐了下来。

  

  止水到的时候,还有五分钟才到九点,琉璃想到自己来的时候没吃早餐,想了想,问:“你吃了没?”

  

  “诶……”没想到她突然问话,他第一时间没答上话,反应过来后才道:“吃了点。”止水看到了她手边放着还没吃完的丸子,“等久了吗?”

  

  “还好,吃了点东西,没注意时间,是我来得太早了。”她的声音很轻,似流水;又柔,似轻风。说不出具体的什么感觉,只觉得好听。

  

  “早晨吃甜食不太好,你还要不要吃点其他的?”

  

  “暂时不太想吃,还是谢谢了,改天想吃再找你吧。”对于宇智波止水,琉璃也不知道要怎么来形容他,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觉得和这个少年在一起,会觉得很轻松,而且如母亲所说,他是一个很有礼节的人。她想,这样一个人,她是不会讨厌的。

  

  “好。”

  

  两个没有什么交集的人见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然后他们二人的对话就变成了一问一答谈天的模式。不尴尬,也说不上多喜欢。

  

  “不执行任务的时候,你、比较喜欢做些什么?”

  

  “唔……大概是被鼬叫出去陪他吃三色丸子吧。你喜欢吃吗?”

  

  “还行,甜食偶尔吃。”

  

  “嗯我也是,不过那家伙特别喜欢吃甜食呢,三色丸子啊糖果啊之类的。”

  

  ……

  

  聊天的话题被扯地挺远的,能聊地都聊,甚至还说上了名字的意义。不过话题因止水的朋友,宇智波鼬的到来而终止。

  

  “跟你介绍一下,他就是我今天总跟你提起的那个伙伴,宇智波鼬。”

  

  看见来人后,琉璃礼节性地冲他点头示意,然后开始介绍起了自己:“你好,我是宇智波琉璃,请多指教。”

  

  眉眼间尽是淡漠的少年看向了琉璃,湛蓝的眸倒映了她的模样,“你好,止水麻烦你了。”

  

  “……呃,挺好相处的。”回神后她面带笑意地回复他。而他只是看了她一眼,没答话。

  

  与他们短暂的相处让琉璃觉得,止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而鼬却似个成熟的小大人般稳重。

  

  回到家的时候是母亲开的门,她连眼角都染上了笑意似得,“琉璃,你、你觉得……?”

  

  看着母亲犹犹豫豫是否要开口询问的模样,琉璃尽收眼底,了然地轻挑眉,“挺好的,不过……那件事,还是晚点再说吧。”

  

  她说的那件事,身为母亲她自然是了解的,看闺女轻快的语调,应该是对那孩子满意的,思及此,抿唇一笑,“好,但是要尽快,你父亲……”

  

  “知道了母亲大人。”琉璃应下,转身上楼回房。

  

  (三)

  

  琉璃仰躺在后院眯着眼休息的时候,突然被骤然响起的敲门声吵醒,反身站起来,快步绕出后院去开门。

  

  来人是宇智波止水,穿着忍者服,额头还挂着汗珠,呼吸也略急促。

  

  “你、怎么来了?”她记得他完成任务回来的日期是在明天才对,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呢。

  

  不过说话间她却依旧侧开了身子腾出道来,“外边热进来说吧。”没等他搭话,她便撇开他进了大厅,拿了水壶和茶杯注凉水,回过头,他就站在门边。

  

  “傻站着干什么进来坐。”

  

  “那就打扰了。”止水走到她对面跪坐下来,抬头,手边就多了杯刚倒好的茶水。

  

  “怎么提前回来了?”琉璃搁下水壶,抬眸就对上了他的眼,他道了句谢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今晚不是有庙会吗?”先前本来约好要一起去吃东西的,但因为出了紧急任务而取消了,所以他才会在庙会前赶回来补偿她。

  

  “好像有这么回事。”她回想了一下,她的小伙伴似乎在昨天跟她提起过这件事,“嗯今晚几点?”

  

  “晚饭以后吧,我来这儿接你。”

  

  “其实上次的事儿,你也别介意了,我也是忍者能懂。”从突然赶回来,再联想到上次因为失约的事儿,她也就明了了他突然来的做法。心头微微一暖,“谢谢你。”

  

  “没事儿,那、那我先走了。”可能是想法被看穿,他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不坐会儿吗?”

  

  止水摇了摇头,随后起身道:“我先去把后面的事儿处理下。”琉璃明白是与任务相关的,没做挽留,跟在他后面走到玄关目送他离去。

  

  止水前脚刚走,后脚母亲便回家了。

  

  “欢迎回家,母亲大人。”刚走进大厅才坐下来没一会儿,敲门声就响了起来,走过去开门,入眼帘的是身着枣红和服的妆容精致的成熟妇人。

  

  道了礼,她上前迎上母亲,拿起她脚边的大小包。

  

  “家里来人了吗?”

  

  身后的母亲这样问道,走在前面的琉璃寻思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好瞒着的便一五一十的回答了母亲,“是的,止水君刚来了一会儿。”

  

  “看来发展的不错。”母亲脸上笑意不减,走进了大厅倒了被茶水一口气儿喝完了。

  

  琉璃将大小包全沿墙壁放置下来,走到茶桌前跪坐下来,只笑不答话。

  

  她只是觉得和止水在一起感觉十分轻松,不讨厌他是真的,是否喜欢就无法得知了。有好感,但没那么深。

  

  “母亲家里可有和服吗?”想到今晚要去庙会,可自己却从未穿戴过和服,不免有些发愁,当下母亲正好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或许会有。毕竟母亲一向思考的全面,无一余。

  

  “当然的,今天刚好为你买了,颜色也是你喜爱的。”

  

  “麻烦母亲了。”琉璃垂首致谢。

  

  “我来教你穿戴吧。”想着自家闺女从未穿过这样的服饰,大概不会吧……?

  

  琉璃点点头。

  

  (四)

  

  “很漂亮呢琉璃。”少女绕她转了一圈后在她面前站定看着她微红的脸颊道。

  

  “是吗,”琉璃腼腆地笑了笑,踮着脚原地旋转一圈,宽大的莹绿袖口像是上下翻飞的蝶翼,没得令人挪不开视线,“第一次穿呢,没想到和服这么麻烦。”

  

  “嗯比执行任务还要麻烦。”她这样补充道,但是眼角的笑意却怎么也受不住。看来她是相当喜欢这一件衣服呢。

  

  “老实说,你是不是为了他,才打扮地这么美?”

  

  好友由美里抬手肘戳了戳琉璃的腰侧,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使琉璃深深打了个寒战。压下冒鸡皮疙瘩的欲望,反手往由美里后背就是一拍。

  

  “不要说得那么露骨,我、我第一次参加庙会当然要和你们一样穿和服啦!”话虽这么说,可她的脸颊却不由自主的烧了起来,好在夜色渐浓加上她正好垂着头,鬓角的发又恰好遮住了绯红。

  

  “是啊是啊,你是为了我们为了我们!”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我也是相信了。由美里顺应着她的话回答了下来,可她眼角分明戏谑满满!

  琉璃被俩损友调侃了一会儿,一道声音从后边插了过来,“琉璃,等久了吗?”

  闻声,前面俩好友简直就是秒回头然后就看到相貌俊朗的少年缓步走上前来,她们识趣地闪到两旁静静看。

  “没、没有。我也是才出来一会儿,”少年噙着微笑,像春风撩过似得,引得琉璃脸颊一红,垂下了头。

  “嗯这两位是?”止水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身旁两人身上,一男一女,男生英气相貌堂堂,女生吐着舌头俏皮又可爱。

  “你好,止水君,我是宇智波由美里,我家琉璃就拜托你咯~”由美里朝他丢了个暧昧不明的眼神,然后又把目光移向琉璃,只不过后者因为垂了头所以没有看到。

  相比之下,少年的介绍就要简短地多,语气也平平淡淡,“松平樱,你好,止水君。”

  “阿拉,琉璃的朋友吗,请多指教。”止水的语气依然如常,笑着同他们打招呼后目光再一次落在琉璃身上。今天琉璃换上了和服,暗蓝系使她整个人显得相当沉静,但袖口的萤绿又为这身暗色系衣裳带去了几分活力,长长的发被绾在脑后,鬓角两侧的发躺在肩头,又有丝丝优雅的感觉。

  今天的她和以往同他出去只穿忍者服的她,让人眼前一亮。

  “走吧,庙会已经开始了。”

  “嗯。”她轻声应下,声如蚊蝇。慢慢抬起了头,灯光照亮了脸颊。他突然发觉,她今日上了淡妆,眉眼大了些,嘴唇也莹莹发光,更加红润。

  去庙会的路上,四人在街上行走,两前两后。

  琉璃第一次穿和服,走路难免不太适应,步子跨得很小,走得慢。观察细致如止水,自然是发现了,于是刻意地放慢了脚步和她齐平同行。

  很多时候,不经意间就能够温暖女生的心,比如现在。

  因为身高差的原因,琉璃抬头瞄了一眼止水,轮廓分明的侧脸,高挺地鼻梁,完美而丰盈的唇形。看着这个温柔又体贴并且各个方面优秀出众的完美少年。她觉得,心里的湖水掀起了层层涟漪。

  察觉了目光,止水少年偏头,目光便落在了她脸上,语气轻柔,“怎么了吗?”

  偷瞄被捉了现行,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在烧,连忙低头,“没、没什么。”

  耳边是少年的轻笑声,脸似乎红得更厉害了。琉璃首次觉得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然而手心一暖,看过去时,他的手牵起了她的手,然而耳边是他的声音,“人多,别走散了。”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庙会。

  街上很热闹,人潮多,商铺也多。各色食物,香气四溢。

  “吃苹果糖吗?”

  “额……嗯、嗯好。”

  止水嘱咐琉璃在这儿站一会儿,他去买。结果一回头,琉璃的身影却消失了。

  琉璃站在街道边,现在人比先前少了些,没那么挤。她就那么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伫在苹果糖铺前,问老板买苹果。那个时候,琉璃觉得自己的心颤了颤,忽然觉得,如果以后和他生活或许不错。

(五)

  “止、止水君。”琉璃是被人流推搡走的,她的呼喊被庙会人声鼎沸的热闹声完全遮盖,待他回过头搜寻她时已寻不到人影了。

  拥挤的人潮把娇小的琉璃越推越远,无奈叹了口气,她也只能去神祠等。

  机智如止水,提早说了,如果走散了,就去神祠。然而没说多久,还真的走散,真是足够倒霉的。

  神祠在小山上,不高,却安静。夜晚的神祠给人一种冷清的感觉,尤其是先置身于热闹繁华的庙会后又去神祠,这种感觉便愈发明显。

  举行庙会的街道离神祠略远,可是却又能够听到那边欢庆的声音。

  琉璃坐在阶梯上,抬头看星空。如果要描述的话,那大概就是一张巨大漆黑如墨的黑布上,洒了许多碎玻璃般,闪闪地挂在半空。

  风吹过肌肤,一股凉意油然而生。缩了缩身子,收回目光。一根晶莹透红的苹果撞入视野,再然后就看到了黑发少年的脸上挂着笑容。

  “你的苹果糖。”

  “谢谢。”琉璃楞了楞,接下他递来的木棍,“那个、对……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呢?”

  “唔……因为走散了,害你来这儿找我。”她吞吞吐吐地回答,一想到因为她的关系,而没有好好地逛庙会,心里就不是滋味。

  “没事。”他下了一阶台阶,半蹲下来,伸手轻轻搁在绾成球形的发,少女因自责而低着头声音小小。

  “其实去哪都可以,主要是你在。”止水少年的话毫无意外的像一汪春水融进了她的心底,甜得跟苹果糖似的。

  他的话让她有些不能自己,眼前的视野被蒙上了一层水雾,看不清他的模样。

  “这、别,别哭。”看到她落泪,止水有些不知所措,笨拙地伸手用拇指指腹抹去她眼角的泪珠。

  掉眼泪的琉璃瞧见他因为自己的原因万年不变的笑颜上变了变,多了丝着急又无计可施的模样给逗乐。

  “嗯,不哭。”边说边用空出开的手抹眼泪,止水帮她抹去了另一边。水润的脸蛋儿因为哭过的关系变得有些紧绷,眼眶微红,看上去楚楚可怜,惹人怜惜。

  在这些天的相处,他是第一次发现她令人心疼的一面,心头一动。回过神来时,唇已落下,轻如鸿毛。

  额头柔软的轻触导致琉璃的身子僵硬起来,好像一股电流从心窝里‘滋滋’地冒出来,传遍全身。在她错愕之间,她听到他的声音。

  “琉璃,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都要像你的名字一样坚强。”他的声音依旧很轻很柔,但她不知道为何读出了丝丝悲伤。

  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你会离开我吗?”

  可话说出来,又觉得十分唐突,脸颊又热了起来,视线却未曾移开,直勾勾地看着止水,像是害怕他会凭空消失,除了记忆什么也没留下。

  “当然不会,别担心。我……只是说说。”如果可以,他当然不会离开。

  不管是真是假,能有个肯定的回答总是足够令人放下心来,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

  止水就坐在她身边,陪她望着天看星星看月亮,陪她吃苹果糖。

  夜空突然炸开一朵缤纷艳丽的花,转瞬即逝。又一朵绽放开,比上一朵更大更美,然后接二连三的花朵在夜幕上绽放。

  “烟火好美,不过盛开却只有一瞬间。”

  “嗯是的呢。”

  ……

  他们就坐在石阶上聊天看烟火,至于先前的话题,他没说,她便不问。琉璃想,等他那天愿意告诉她了,她就听。可她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她永远都等不来他说的那天。

(六)

  “一会儿陪我去买棉花布料吧。”

  “好。”

  琉璃在布料店挑了一条藏蓝色的锦缎,蓝色棉绳,还有针线和棉花团。

  止水看着认真挑选物品的她,心里有些疑惑,“买这些是……?”

  付了款,拿过老板递来的包裹,抱在怀里,转身对止水眨了眨眼,“不告诉你。”

  止水无奈,迈腿走到她身边,“还需要买什么呢~”

  “没有了,回家吧。”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灯还亮着,莹莹橙光从屋里透出来,“其实、你可以不用送的,布料店离我家近。”

  止水没回答,男生送女生回家本来就正常,更何况他们还是未婚夫妻。

  “行了快进去吧早点休息。”止水摆了摆手,嘴边催促着早些进去,人却处在门口扎了根。

  直到目送她进了门,止水才转身离开。

  刚过拐角,他身形一顿,刚要开口,后边声音传了过来,“就这样待一会儿。”

  二人无言,他轻轻覆住了环着自己腰身上的小手,“乖,别哭。”

  琉璃的整个人在轻微颤抖,被她抱住的止水自然能感觉到,他反身将琉璃揽入怀里。她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还要瘦小,双肩一直在抖,眼泪一个劲儿地钻进衣衫里,滚烫滚烫。

  两人站在街上相拥了一会儿,直到她的身体不再颤抖,他才慢慢松开她。

  她的眼眶红红的,脸上布满泪痕,妆都哭花了,糊了一脸。

  没来由的,他说了句,“看看把你自己哭得,像个化了妆的小丑。”一边说,一边从荷包里摸索出一条方巾给她擦眼泪。

  琉璃吸着鼻涕,咧嘴笑了起来,看起来像是个傻姑娘。她仰着头任他给自己擦拭。

  本来进了家门的琉璃,不知怎么的回想起来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心中的不安隐隐涌出,扔下包裹顾不上穿上木屐夺门而出。

  行动控制住大脑只是一瞬间的事,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跑到他身边从后面抱住了他。

  触及着皮肤是暖暖的温度,眼泪却没来由的掉下来。像是水坝崩塌,眼泪哗啦啦的顺着脸庞落下,沁湿了衣衫。

  她一定是疯了才会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这样,她一直认为自己的自制力是不错的,可是到了他身上全化作泡沫,那么无力。

  他还是那么温柔,小心地给自己擦眼泪,明明是笑着打趣她哭得像个小丑,可眼底却成了化不开的心疼。

  有收获,便需要付出;有开始,就会有结束。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对立的,美好的时光终会走到尽头。

  他和她,在相拥的蜻蜓点水的吻中,做了告别又约了下次相见。

(七)

  琉璃现在的生活是,做任务,回家,做手工。距离上一次的见面已过十来日,任务的原因,聚少离多。

  下午去茶馆见面,聊聊天沟通感情,之后的日程满,任务多,没时间见面。不过没关系,他们说好了等上忍后就筹办婚礼的事情。现在要做的唯一事情,便是等。

  下月就要举办上忍的赛事,总的来说时间还是过得相当快。

  指腹传来轻微刺痛,轻轻皱眉低头看,食指上多了一滴鲜红的血珠。不知道是为何,琉璃最近总是心神不宁,也刺绣也频频出错。

  把食指含入口中,一股铁锈味在口腔蔓延开。

  然后低头继续绣,一直到母亲下楼走到大厅看到琉璃还在家忍不住开口道:“啊呀,闺女你怎么还在家呢!”

  经她这么一说,琉璃这才发现,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心下一惊,手上的速度加快,完成了做工后,时间刚好到了。

  草草梳洗一番就奔出家门朝茶馆跑。

  下午的茶馆生意好,人多了起来。琉璃还是习惯性地坐在进门的墙边,三点过了十分钟,没看到止水的身影难免有些失落,不过转念想想,或许有点急事儿呢?

  阳光透过竹帘的细缝打在地面,光影斑驳。地上的光点从门栏处慢慢地移,犹如一只缓缓蠕动的蜗牛。头上方的灯光代替日光照亮屋子,弯弯银月探出云层。

  店里的客人慢慢地散了,换了一批又一批。琉璃还在坐在哪,看着未动的茶杯中的小小的茶根漂浮。

  “姑娘,还在等人吗?”直到身侧传来低沉的男音,她才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扭过头。

  经营茶馆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长了一张凶悍的面容心地却善良地不像话。

  “是呢。”声音低又哑,转过头拿起早已凉透的茶水抿了一口,润喉,“不过……没来。”

  在茶水的作用下,干涩的嗓子舒坦了些,她清了清嗓子,歉抱歉地说道,“抱歉,打烊了吧我这就走。”

  “诶……”老板拉过欲走的她的手臂,把热腾的饭团塞进她怀里,“拿着吃吧,路上小心。”

  看着热心又善良的老板,心头一热,她低下头,匆匆道谢,慌张地逃出了店。

  庙会后,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路上行人不多,寥寥无几。走在路上,腿却跟灌了铅似得,挪不动。

  恍惚间,她好像被人叫住了,木讷的转身,入眼帘的人的模样却不是他。

  “啊鼬君晚好。”

  “我有话跟你说。”他的声音一如平常的冷淡,语速很快,似乎很急。

  “改天吧抱歉。”

  “琉璃桑,止、止水他……死了。”这句话,无疑如同一枚威力超强的炸弹,瞬间把她整个人炸清醒。几乎是下一个瞬间,转身奔到他跟前。

  “我,你……你、你说?”她仰头抓着他的双肩,有些语无伦次,“你刚才——刚才是说,说谁、谁死了?”

  鼬低着头,看到眼前的少女,她的表情是惊恐的,不可置信的,剩下的情绪他无法看清,因为她的双眸蒙上一层水雾。

  短袖袖口被抓地皱巴巴的,疼痛慢慢地透过肌肤传达而来。他的眼睛闪过一丝痛楚,“止水他、死了。”

  琉璃突然发现,她的听力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的灵敏。脑子像是死机后卡在了一个地方不停的重复:止水他死了……

  宇智波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肌肤被刺破,尖利的指甲掐进肉里的疼。

  眼睛努力地睁大,可还是看不清面前的人的脸,更无法看出他是不是在说谎。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哽咽,断断续续地说,“鼬君不好笑,真的。”

  “怎么可能呢不会的。”

  “鼬君他只是有事不能来对吗,快告诉我是吗。”

  那个时候她像个疯子,死死地抓着他的手,逼着他告诉自己,那是骗人的,不是真的。

  可是,他什么都没说,紧紧地抿嘴。

  他的双肩在抖,她能感觉到,通过紧紧抓住他手臂的手感受到的。

  “你他妈哭什么!”

  “告诉我啊!不是真的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听说谎话说一千遍就会成真,但是她念到嗓子发干换来的回答依旧是:琉璃桑,他死了。

(八)

  睁眼,白色的天花板。四下看去,然后她确定自己回到了家里。

  撑手起身,脸都没来得及洗就出了门。

  指甲缝的血迹干了结了痂,她知道,昨天发生的不是梦。琉璃今天很冷静,她不会再像昨天一样发疯。

  可是来到止水家的门口,平静的心开始狂跳。深吸一口气,迈上前一步,敲门。

  “咚咚咚——”

  没人回应。

  “咚咚咚——”

  还是没人回应。

  “咚咚咚——”

  依

评论
热度(9)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