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案件

  话一出,本来算得上融洽的气氛瞬间尴尬。铃木园子直勾勾地看着由纪,眼睛瞪得大大的,兰的脸则红了个大半。在不远的毛利小五郎显然也听到了她的发言,报纸震惊地掉落地板。

  目瞪口呆,这四个字用在这里最恰当不过。

  安室透在听到她的话愣了一瞬,他是真没见过这么主动并且开放的女性。

  在他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门铃骤然响起来,随后是稚嫩的男声语气略显急促,“小五郎大叔!”

  “小鬼干什么了啊怎么和高木警官一起来的!”小五郎弯腰捡起地上的报纸,看了眼戴眼镜的小鬼头语气不太友善的说道。

  “嘛毛利先生,在路上看到他就顺带给送来了。”高木警官挠头笑了笑,快步走到毛利小五郎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由纪在看到推门进来的柯南时,才猛地想起被她遗忘了一周前来这儿的目的。

  “呐,你还要搂到什么时候?”身侧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由纪转头,他的脸便撞入她的视野,近得甚至能数清他眼睫毛的数量。

  离得很近的缘故,一股清新的香气悠悠的就自他领口飘了出来,应该是一款沐浴乳的香,闻上去很淡,很舒服,沁人心脾。

  听到他的话由纪这才想起她还是维持着刚才的那个动作,微微抿唇,“Sorry。”

  说实话,搂着他的手感很棒,莫名的会觉得安心舒适,这是她从未有过的。虽说心有不舍,但是没表现出来,果断地松开了他。由纪第一次由衷的认为心理学真的是一门很棒的学科,她可以隐藏起所有的小心思,她知道怎样掩饰不会被发现。

  安室透离开了那个香水缭绕的女人的怀抱,站起来却看到一双眼睛正看着他,那双眼睛的主人表情写满了不可思议,像看见了新大陆般稀奇。

  柯南从没有看到过安室透身边有亲密的女性出没,至少从认识以来就没有。她是……安室透的女朋友吗?可氛围看上去似乎不太像呢。

  高木警官简单说明他来此的原因,然后,柯南的思考被毛利小五郎的咋咋呼呼的大嗓门打断,“快带我去!”整耳欲聋的声音令柯南不自觉的掏了掏耳朵,看向大叔的眼神有些无语,不用这么激动吧大叔!

  上车后,高木从后视镜看到了车上除了他,毛利,安室和柯南外,还坐上了一个女人。

  不认识,不过见毛利小五郎没说什么,他压下心里的好奇没有去询问。

  高木下了警车后带着毛利他们进了公寓,先前在咖啡店看到了这个女生,毕竟长相十分出众,免不了多看几眼。

  与此同时,内心的疑问涌了上来,想了想他还是问了出来。毕竟他们现在要去的可是案发现场。

  “毛利先生,那个……这个女生是谁呀?”

  听到高木的话,毛利小五郎一本正经的表情瞬间就没了影,他没有说话,目光却看向了站在他对立面的安室透。

  估计是感知到了有道视线看向了自己,安室透转过头,对上了毛利小五郎不算友善的视线,无害的笑了笑。

  “波罗咖啡店的女客人。”毛利小五郎这样回答着。

  高木听到他的回答楞了一下,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客人……?

  他已经能想象到一会儿目暮警部又要来训斥他怎么带了一位无关人员去案发现场。

  电梯里位置也就那么些空间,不大不小,现在又站了这么四个大人,空隙的位置不多,却又也不拥挤。

  在这样一个狭隘的空间里,于毛利先生和高木警官的交谈听清楚自然是毫无压力。

  由纪没在意的笑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的柯南。

  这不还有一个小孩子嘛?不过嘛,这个小孩子倒是聪明过了头一点都不像孩子。

  -

  “叮——”电梯门开了后,高木带着他们在走道上七拐八拐不一会儿就在一道房门前停下。

  房间采光十分不错,屋子里亮堂堂的,灿灿的阳光从阳台那扇巨大的落地窗透过来,洒进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地上细碎的垃圾清晰可见。

  这个客厅不得不说十分脏乱,茶几正中间摆着锅炉,接线板一头插在墙壁的插头上,然后一直牵过来在茶几旁边。桌面上的垒高的几叠盘子,空盘上残余的肉沫,盘子便有很多虾类贝类的壳儿。一看就知道是昨晚几个人吃吃喝喝后留下的杰作。

  茶几上摆满了餐盘,空酒罐横七竖八的放在能放的位置上。

  还算得上干净整洁的沙发坐了两男一女,看上去有些拘谨,但更多的是难过,尤其是女性满脸的泪痕,妆都哭化了,脸上一团乱。另外的两个男性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从他们微红的眼眶能看出他们情绪上的低落难过。

  屋子里站了不少人,每个人皆是低着头认真专注的做着分内的工作。

  “目暮警官,毛利先生来了。”

  高木跨过地上的散乱不堪,走到站在中央的戴着浅棕色帽子身材略胖的男人跟前。

  被称作目暮警部的男人转过头,目光落在了进门后的毛利小五郎身上,开口招呼着,“哦毛利老弟来了啊。”

  目暮警部绕过地上的垃圾走了过来,手一伸便往毛利背后招呼过去。

  看着他们的互动,相当熟稔,一看就知道是认识。

  简单的含蓄过后,两个人站在一旁似乎是在说着案件相关的事情。

    等交谈完了后,目暮警官目光一转,看到了柯南在房间转来转去,后来和检验人员说起了话。

  “柯南也在啊。”

  闻声柯南抬头,他看到毛利大叔朝他走过来。表情不太高兴,看上去挺凶的。

  啊又要被说了啊。

  “哦在玩侦探游戏吗,那么小侦探你发现了什么呢?”温润如玉的声音悄然响起,打断了走过来准备抓起小鬼的毛利小五郎的行动。

  步子一怔,他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

  目暮警部自然也被着道打岔的声音所吸引,最终把目光停在了从未见过的生面孔上,是一个涂着艳丽口红的女人。

  因为她的关系,柯南得救般的跑去了由纪哪儿,在保证了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然后才回答了由纪的问题。

  “那个照片中的大姐姐手臂和腿部有大片红点呢,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个啊是因为过敏而冒出的红疹。”

  由纪进客厅后大致扫了一下房间的情况,注意力被在房间里乱转的柯南吸引住了,她看到柯南特别认真仔细的看了一遍房间后跑到一旁和一位检验人员说起了话。

  他看到检验人员蹲下身把手里的照片给他看了看,由纪站在他们不算远的位置,把照片上逝者的样子看了个七七八八。

  后来呢因为毛利小五郎的动作比较大,但是柯南又特别认真所以并没有发现毛利先生的举动。

  然后由纪顺手就帮柯南解围了,接着就变成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由纪是跟着毛利小五郎后面进门的,所以目暮警官在和毛利交谈的是并没有发现房间里多出了这么一个人。

  直到听到了她说话的声音,注意力才移到了她的身上。

  刚想问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一个音节,因为由纪开口打断了他未来得及说出口的问话。

  “尸检报告的话重点看一下逝者是否怀孕,死因嘛是由过敏引起的呼吸道肿胀而导致窒息。”

  现场陷入诡异的安静,显然是被她的发言搞得略懵。

  “呃——请问你是?”打破这样气氛的是目暮警部,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点不可思议。先不说前面那半句,光是后半句话,让他有些意外。

  没看过案发现场的人怎么会知道逝者的死因?

  不过接过他的话的人却是走进房间的一名检验人员,他走进房间后看了眼手中的报告书,道,“死者已有身孕。”

  检验人员收到了警官的指示说要查清楚过敏的原因。但是她的那群好友却并不知道逝者对什么过敏,这倒是让人意外。身为好朋友怎么连吃什么过敏都不知道呢?

  抛开询问,剩下的方法只有平时病例的一些症断书了,但是初步查了一下,对芒果轻微过敏但是这并不会致死。

  进一步调查尸体后分析居然发现这个逝者居然有了身孕,但她最近并没有去医院就医也就是说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的这件事情。

  这句话让现场除了橘由纪以外的所有人惊讶不已,居然说中了?真是不可思议,她是怎么知道的。

  由纪将他们惊讶的目光收入眼底,勾起嘴角点燃了拿出来的烟,吐了口烟随后吐出灰白的烟圈,开始解答他们的疑问。

  “是从刚才和小侦探说话的检验员的照片上得出的结论,照片上女人的面部嘴唇青紫,显然是窒息死亡才会有的特征,而她的脖子却并没有勒痕,但细细看就会发现她的脖间会发现微肿。”

  “加之刚才小侦探说她手臂腿部有红疹初步能断定是过敏而引起的,但普通情况下过敏并不会致死除非是特别严重,但倘若严重到会致死,那么她一定会注意不吃导致自己过敏的食物。”

    “我记得一篇报道,大致内容是因怀孕期间吃了食物但并非过敏源却引起了呼吸道肿胀导致死亡。怀孕是特殊期,很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可能在这段期间偶发。”

  “啊回答刚才警官的问题,我叫橘由纪,大学专科是犯罪心理学,医学略懂一点。”

  一串话说完,点燃的香烟已抽了一半,银白的烟灰掉落在地上,多少破坏了案发现场。由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香烟按在瘪了的烟盒上熄灭了烟头。

  然后她看歪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请问,厕所怎么走?”在咖啡店的时候饮料喝多了。

  女性怔了一下,吸了吸鼻子,回答道,“你的右手边第三间。”

  得到了回答的由纪道谢后转身走进了厕所去解决生理上的需求。

  -

  站在洗手池前,她单手撑在光洁的镜子上,一手挠着她长长的头发,细长的眉揪在一起。

  总感觉有地方缺失了一块,但又不知是哪儿出了问题被她忽略掉了。

  是哪呢?

  屋子外窸窸窣窣的响着,应该是在收拾地上的残骸从而发出的声音。

  由纪叹了口气,缓缓抬起埋着的头,发丝凌乱蓬松的翘着,伸手抚平了翘起的发。

  下嘴唇上的口红比上唇要淡了许多,显然是因为陷入思考后下意识咬起了嘴巴从而留下的痕迹。

  由纪翻开手拿包,将残缺的唇膏用卫生纸擦掉后又从包里翻出口红,揭开盖帽,熟练的扭出里面的唇膏。

  湿润唇瓣,抹口红,抿唇,熟练而一气呵成。

  镜子里的女人又恢复了先前的妖娆妩媚的性感,将纸巾和口红重新放回包里,抬头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眨了眨水润明媚的大眼睛,打了个响指,随后一撩头发转身推门走出了卫生间。

  走到客厅,屋子的女主人正弯腰收拾着地上的垃圾,只是去厕所这么一点时间,客厅现在看上去却是要干净不少。

  从落地窗外的景色看出现在天色已是不早,对面楼盘的灯稀稀拉拉的点亮。

  明明是第一次来但意外的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前几天才看到过一样,而那种熟悉感越来越强烈。

  远处灰暗的天空的高出在忽明忽暗的闪着光点,液晶电视旁的音响播放广告的声音落下后放出了新闻播放前的倒数。由纪恍惚了一下,内心那团疑问破土而出。

  视线从液晶电视上挪开,转过去看向依旧在收拾的女人。

  “呐,你们这边的阳台的设计都是落地窗样式的吗?”

  “是啊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当初才在这儿买的房子。”女人手上动作不停,回答了由纪的问题。

  “哦哦是嘛。”

  “打扰你了……”由纪听到她的回答,沉默了半响,好似在思索回忆着什么。

  “那个其实,你是准备设计一出你的好闺蜜和男朋友在酒醒后发现了入室偷窃的小偷而小偷则为了隐藏自己的样貌所以杀死他们的假象吧?”

  说完这句话后,由纪已经走到了门口,回过头看到的是那个女人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目光。

  她微微一笑接着道,“但是你在醒来后却发现她呼吸困难的样子,但你却装作睡着等待其他人发现后在报警。”

  “刚突然想到前几天看的一则报道,地点就是这栋楼,发生入室抢劫案但由于屋主不在所以只是丢失了财物。”

  “而你作案的动机,就是你的男朋友出轨和你的好闺蜜在一起了并且怀孕。刚听到死者已有身孕的时候,你的男朋友的面部表情显然比死者的男朋友更加惊讶。”

  “你没有实施你的计划,但你没有呼叫救护车放任生命垂危的人的挣扎求救,一样形同犯罪。”

  “你——”女人失焦的眼瞳蓄满了泪水,由纪抬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然后说道,“这里是快感还是心痛与失落?”

  由纪看到她痛苦无力的跪了下去,捂着脸再一次哭了起来。她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却看到虚掩着的门后露出了半边身子,是柯南在门后。眼镜反着诡异的白光,柯南抬头看着由纪,奶声奶气的说着,“由纪姐姐你好慢啊。”

  “抱歉抱歉——等久了吧。”

  由纪拉开门跟着柯南出去了,顺手带上了门扉,晦暗无光的屋子在合上门的那一刻彻底与外界隔绝开。

评论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