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调查

  门外毛利和安室透还有高木警官分别站在走廊两侧,由纪一出来,他们纷纷侧头看来。

  “诶——你们还在啊。”

  “是呀毛利大叔他们都在等你呢。”一旁的柯南说道。

  “哦呀,有名的‘沉睡的小五郎’侦探等我,真是荣幸至极。”由纪笑靥如花,低头扫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晚饭时间了呢走吧走吧去吃饭我请客。”

  由纪的话毫无疑问的令毛利很受用,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得不那么好看有点猥琐大叔的感觉,“哪里哪里,有幸等候美丽的小姐才是我的荣幸。”

    由纪勾唇笑了笑,迈开步子往前走。柯南跟在由纪身边,毛利他们走在后面。

  “由纪姐姐你好厉害啊,你是怎么知道死者是对什么过敏吗?”

  “过敏源啊其实并不知道,这种东西是因人而异嘛。茶几上有虾类残骸你是看到的了吧,可能是海鲜过敏或者其他的,任何东西都可能是引起他人的过敏源。”

  前面二人交谈的声音不大,但走在后面的人却能够听到。

  “诶……原来并不知道是对什么过敏啊,可即便如此也很厉害了呢。”高木警官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如是感慨着。

  “是啊不愧是学心理学的,哈哈哈不过这样的事情也难不倒本侦探!”毛利小五郎拍着胸脯说道。在漂亮的女性面前,毛利小五郎始终是改不掉这样的习惯。

  安室透没说话,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同队伍行走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视线会在不禁意间看向还在和柯南交谈的由纪身上。

  不得不说,她刚才的表现真的很出色,有一点点令他眼前一亮的感觉。

  “由纪姐姐,你对那个大姐姐提出的问题‘阳台的设计都是落地窗样式’有什么特殊的用意吗?”柯南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出了这个问题。

  “啊那个啊,进一步确定我的猜测,毕竟电视上看到的没来过这里。”

  “这样啊,可是全落地式楼房呀不算少啊。”

  由纪神秘的笑着,高深莫测的看着柯南,“这里可就是心理学的部分了哦。”

  柯南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

  高木等他们,自然是因为他带着他们过来便送他们回去了。由纪秉着有车送回家不坐白不坐的心理,就上了车。

  由纪坐上了来时的高木警官的车,毛利小五郎坐前面,后座只有安室透和由纪外加一个柯南,空间还很多,柯南坐在二人中间。旁边两人则看窗外,风景在快速倒退中。

  行驶了一路,车内一直很安静。柯南无聊间,忽然瞄到了后视镜中。身旁的由纪时不时朝自己这个方向看过来,他当然不会自以为是在看他了。想到先前在咖啡馆看到他们的那是诡异的气氛,一股八卦心理油然而生。

  “由纪姐姐是不是——喜欢安室透哥哥呀?”

  “小鬼你乱说什么啊这可是大人之间的事情捣什么乱!”回答他的是炸毛的毛利小五郎,他猛地回头圆睁着眼睛看着柯南。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么漂亮的女性怎么会喜欢并且倒追安室透这个小子呢他到底哪儿好啊!更气人的是,这个小子似乎没发现啊还是他假装没发现?

  安室透听到这个问题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也没说话,好像没听见的样子,但他肯定是听到了的。车子里这么安静,听不到才有鬼好吗!

  由纪张了张嘴,准备开口,却被所手机铃声打断。

  “抱歉接个电话,等会儿告诉你回答哟八卦的柯南小朋友。”由纪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将通话滑通。

  “喂是橘小姐吗?”电话那头声音繁杂,环境听上去是在夜店之类很嗨皮的地方。

  “我是,你是……?”手机的来电显示没有备注,是一串手机号。

  “酒吧的那位,不记得了吗?”

  “哦哦知道,有事吗?”

  “今晚来吗?”虽然那头很吵,却不难听出说话的男人语气中的暧昧。

  “唔可以的,还是之前那个包房吗?”

  “没错小宝贝儿我等你来。”

  通话挂断了,由纪把电话收回包里。转头看向安室透,问,“安室先生下班有空吗?”守着咖啡店一个星期的由纪差不多摸清楚了他的工作时间。本来可以下班了,只不过因为赶去案发现场时间急,他还没来得及换下工作服。现在这趟是去咖啡店然后就能回家休息。

  “有事抱歉。”安室透回绝。

  被这样直白的拒绝的由纪无所谓地耸耸肩,“是吗那下次约吧。”由纪转头,说道,“麻烦在前面路口停车谢谢。”

  高木:“诶——好、好的。”

  下车后,车内陷入了比之前咖啡店更加诡谲的沉默。最后这样的沉默是毛利小五郎打破,“刚才电话那头,是——是男性的声音吧?”

  高木点头如捣蒜,“好像是。”

  这段对话之后,车内再一次沉默。

  坐在她身旁的柯南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清楚的听到电话里头他们的对话,有种在风中凌乱的错觉。

  她、她她她她不是在追安室透吗?怎么这么快就杀出了一个‘陈咬金’?

  柯南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安室透,高低落差加上灰暗的车内没有开灯,车行驶在路上也没有特亮的光源能照清他半隐在阴影中的脸。

  没学过心理学的柯南没办法透过安室透面无表情的脸而推测出他内心的想法。作为一个实际年龄已是十七八的正常男人来说,他没办法接受由纪这么快的转变。

  这是闹哪样啊喂!

  转念想一想,像由纪这样学过心理学的人怎么可能不了解男生的想法。但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还约了安室透去、去去去约包房?简直神开展。

  先和聊案件时,柯南感受到走道里来自身后的安室透时有时无的视线。

  对细节敏感如她,肯定是发现了吧。这么说她是故意的?

  等等,自己在这里纠结什么啊,这么纠结的锅怎么想都应该是安室透来背而不是他吧。

  “小鬼,干什么呢快下车。”

  柯南错愕的抬头,毛利侦探事务所进入视网膜。胡思乱想间原来到家了啊。

  连忙下了车和高木警官道别后,跟着毛利大叔上楼前,视线一转,看到波罗咖啡店里,安室透和梓小姐聊着天。

  ……

  安室透的回绝其实并不是说谎,他真的有事,是私人调查。委托人是酒井凉子小姐,家族企业的继承人。调查对象是她的未婚夫,怀疑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和梓小姐告别后,打车回了趟家。拿了墨镜和棒球帽就出门找酒井小姐发给他的地址去找酒吧。

  烈焰红唇,酒吧的名字,很女性化,或许是女人开得也说不定。安室透看了眼酒吧名想着,戴上墨镜和棒球帽进了酒吧。

  酒吧里光线暗淡,空气中酒香浮动。重金属摇滚的舞曲刺激耳膜,舞池中央各种灯光设备全部打开,灯光师在认真努力的工作。彩光下,热情地随着音乐节拍扭动着躯体。

  安室透拉低帽檐,舞动着人群中费了番力气才走出来,去了酒吧高台前坐下。

  酒保看见来了客人,从高脚凳上站起来走过去,头顶上方的灯光照在眼前的男人脸上,他取下墨镜,拉松了领带,解开了前两颗纽扣。坐姿随意,手撑着吧台,目光却在四下看着。酒保有些奇怪进酒吧的人怎么戴棒球帽还压这么低看不清脸。不过他并不会多话,只是尽职尽责的询问,“要点什么酒先生。”

  “清水吧。”

  “呃,清水吗?”酒保错愕。

  “唔,威士忌吧,加冰。”

  “好的稍等。”酒保应下后去拿酒杯取冰块了。

  端上桌,把玻璃酒杯推到他跟前,“慢用。”

  “谢谢。”酒杯外壁缀满了小水珠,拿起酒杯只觉得手心一片凉意,安室透抿了口酒水。剔透的琥珀色液体滑入,喉结滚动,竟有种无法言喻的性感。

  皮相好的男人总是能吸引女人的注意,比如现在。一个女人摆动着她似水蛇的妖娆身段踩着高跟鞋迈着猫步走过来,坐在了安室透身边。歪头胳膊抻着脑袋,画着夸张眼线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能将他扒光了吃掉一样。

  “哟帅哥一个人吗?”

  一只手从侧伸过,端起刚搁下的酒杯。一手将坐着的比自己矮上很多的男人一勾搂入怀里,语气挑衅,“抱歉这个男人是我的,”由纪仰头一饮而尽灌下大半杯威士忌,才继续道出前半句的后续,“猎物。”张扬而又自信,她赌安室透不会拆穿她劣质的谎言。

  然后她看到那个浓抹的烟熏妆的女人精致的脸像生吃了苍蝇般难看,最后只能仰头哼哼着离开,高跟鞋踩着地上哐当响。

  由纪松开他,坐在高脚凳上,放下酒杯,对酒保说,“Make it two。”这才把目光看向了身边的男人,“在酒吧忙啊。”

  安室透面不改色,“工作。”

  酒很快端了上来,由纪收回打量的目光,“OK,他的酒记我账上。”由纪向酒保交代完后就起身走开。

  人走远了,安室透低头看着被酒保推过来的酒杯,一边的杯壁外侧印着下唇的口红印,周身的空气衬衫领口似乎还残留她身上的香水味。

  安室透将酒杯转向没有唇印的一面,仰头饮下。

  “这里有单包间吗?”

  “有的,您要定一间吗?”

  “不了问问。”

评论(2)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