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家庭

  由纪刚进门,一阵酒气扑面而来。她看到趴在茶几上酩酊大醉的男人,像一滩软泥。怀里还抱着斜倒的酒瓶,余留的酒水沾湿了他不整的衣衫。

  由纪走过去,用手拿包的一角戳了戳他,“喂,醒醒。”醉酒的男人喃喃着无意识推开了想要吵醒他的物品,然后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她皱眉,不打算管他,转身要走。

  系统来电铃声噼里啪啦乱轰而来,声音来自身后。由纪停下来,迟疑了一会儿,旋身又走回去。

  沙发上跳跃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的备注是未婚妻。

  由纪翻开手拿包,摸出手机,解锁翻来了通讯录里面的其中一个号码。

  “有什么需要吗橘小姐。”电话里响起的男性声音正是吧台的酒保。

  “小桶装一半的水,拿到301包间来,速度。”

  挂断电话后,屏幕上跃出座机来电,手一划,“橘小姐吗?”

  “什么事竹田管家。”

  “夫人老爷都在家呢,等您回家吃饭。”

  “哦忙完了就回去,他们先吃吧。”

  电话那头管家应该还要说什么,劝她早点回家,由纪不想听果断的掐断了通话。

  没多久,包间门被推开了,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青涩的脸庞一看就知道还是未成年,不过个子高。

  由纪接过水桶,少年懂事的替她关了门,退出房间。由纪提着半桶水,走过去又试探性的踹了踹他的脚。愣是没见他来给力的反应,遗憾的摇了摇头。

  找了个安全区,抬手,倾斜。水哗啦的全部淋到了烂醉如泥的男人的身上。趴着的男人猛地弹起来,骂骂咧咧,“妈的谁啊要死?”

  他瞬间清醒,拨动着淋个透湿的头发,水渍四溅。由纪满脸嫌弃的退后,避免水滴飞溅到身上。将桶往沙发上一扔,顺手拿了手机,回身说,“你未婚妻电话。”

  “哦。”他应着,脱了湿透的衬衫,在拧干。

  由纪把手机递给他,随后摊手,“车钥匙。”

  “啊?”男人重新穿回了衬衫,弯腰拾起西服。

  “想酒驾?那好我走了。”说罢,毫不犹豫的回头就走。

  “诶!你!”男人叫住她,“拿着。”由纪走到门边,回身看到他将车钥匙抛来,伸手准确地接住。她听到男人接踵而来的问题,“你不是才回国没多久吗,有驾照?”

  “美国的。”由纪微笑,关上门。

  “……”

  幸运女神眷顾着由纪,一路上没有遇到查酒驾的巡警。停车,熄火,推开车门猫着腰出来。

  他下了车,由纪走过去把钥匙还给了他。

  “下次还出来喝酒吗?”他问。

  由纪甩给他白眼,给予忠告,“没驾照,还是解决清楚自己的事情吧。”前半句是说给他听的,后半句除了他外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该来的总还是要来。

  将飘落在前遮挡了视线的发丝往后一扒,抬头挺胸,往地下停车场的出口方向走。

  人还没走一半路,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他身边却站着一个女人,浑身上下透出那种事业上女强人的气质。可她面上的表情的狰狞像是要将由纪撕碎般,双眸之中是不加以掩饰的厌恶恨意。

  走近后,那位女强人开口道,“请你离开他。”

  不长不短的路程,由纪飞快地在脑海里将杂乱的信息屡清楚,不慌不忙地开口,“哦哦新垣先生的未婚妻对吧?很遗憾我和他并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麻烦你查清楚再找人麻烦好吗?”

  由纪特意将未婚妻和找人麻烦这几个关键字咬重音,看到她本来就不好的脸色更加难堪。

  在她张嘴欲反驳,由纪往前跨一大步,伸手,准确无误地穿过他的臂弯挽住了他。亲昵的靠在他肩头,继续道,“和我有关系的是这位,对吗亲爱的。”

  “你——”女人气得身子发颤,转眸去看她的委托人,“是、是这样吗?”

  三人的僵持最后由安室透打破,只见他轻轻点头,“是这样的,酒井小姐。”

  由纪一脸如你所见的表情,又环手抱住了他的腰间,以增强他的说辞的可信度。

  酒井没有完全相信他们的说辞,始终坚信她自己认为的想法,“那你们怎么证明你们、你们是情侣!”

    由纪歪过头,在看他的面目表情,他是要说什么吗?不会揭发是真相吧!由纪暗道不妙,松开挽着他的手,快一步走到他身前,伸手将他领带一卷往下一拉,垫脚迎上了他的唇。

  触碰了片刻不到,她就松开了领带。回头看酒井,“这样可以了吗?”

  酒井:“……”

  由纪歪头,调侃笑道,“难道要在这里做才相信?”

  酒井目瞪口呆,她没想到过这个女人这么开放,“不、不了。”

  安室透的嘴角抽了抽,被她的语出惊人所震惊。

  由纪转过头,笑:“走吧,回去了。”

  走在前面的由纪,伸手触碰着嘴唇。指腹在唇瓣来回摩挲,柔软的触感令她感觉不真实,但身后回响与她步伐不一的脚步声却告诉她这是真实的。

  眼角带笑,却不自知。

  出了停车场,由纪想起什么似得,停下脚步。安室透和她的身位是错开着走的所以并不会因为她停下而撞上,直接越过走到了她前面。

  “刚才算还人情谢了,有车吗你。”

  “没开。”

  由纪耸耸肩,“好吧,走了,拜。”

  前面的人渐行渐远,她伸手没回头,挥手,说话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挺有缘呢一天遇到两次。”

  世界人口60多亿。倘若能活到八十岁那么就存活在这个世界上29200天,平均每天可以遇到1000人左右。仅一天,她就碰到了两次,相当幸运的概率呢。

  由纪拦了的士,向司机报了地址,就靠在一旁玩手机。

  安室透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发愣出神。前面坐着一对情侣,依偎在一起说着甜言蜜语,明眼人一眼就知是正处于热恋中的新人。

  前面的年轻男女耳鬓厮磨,情侣间的话语断断续续传来。他看着亲密靠在一起的两人,莫名的想起了一个人。脑海十分配合的浮现出她的样子。

  在酒吧里,有人帮他打发走那个女人,他有什么不乐意的?刚才,打掩饰那算是还她人情。可是,那个吻意外。没想过她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所谓的情侣关系。

  利用视觉死角,实际上是错开了只是双唇相碰而已。但从酒井凉子小姐眼中的震惊看得出来,当时那个画面以及视角一定是相当微妙。

  咬了咬下唇,微皱着眉。

  好像并不讨厌,不过……他以后还是回避一下这个女人比较好。

  矢泽家宅,位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与米花町相聚甚远。到家附近时已是八点,一路上手机又打来了几次电话,同个座机号。

  由纪下车,慢慢悠悠往家方向走。

  到家门口,她看到竹田管家正来回踱步,嘴上念念有词。

  “小姐你可回来了。”一眼扫见迟迟未归的人,竹田管家快步走上去。

  “忙完就回啊进去进去,老人家别这么费心。”由纪笑着说,“我已经回来很早了啊。”以往那都是半夜三更或者根本不着家。

  管家重重的叹了口气,没下接话。

  “他们哪呢?”

  “客厅。”

  “哎哟还在客厅等我啊。”

  竹田管家推开原木雕刻着花样繁杂大气大门,侧身请小姐先进去随后关上门站在一旁候着。

  客厅中,吊在正中央一字排开的水晶造型的几盏巨大吊灯将偌大又空旷的屋子照亮。

  深棕的皮革沙发被灯光照得泛着白光。矢泽拓真坐在能够容纳好几人的长沙发的中央,原木手杖放在一边。坐姿端正严谨,衣衫发型打理的一丝不苟。整个人由内而外发出那种商业人士的庄严肃穆。一旁的贵妇坐单人座的小沙发上,无论着装还是发式都没有任何破绽,唯一不同的是她身上没有那种威严的气质,给人随和温柔的感觉。

  与这二人相比之下,由纪把手拿包随手扔上沙发,而后又将自己整个人往沙发上扔。甩了高跟鞋在一旁盘腿坐在沙发上。

  “什么事要这样聚在一起说啊两位大忙人。”

  矢泽拓真没有在意由纪话中的嘲讽,他看着自家女儿,眼中有丝心疼,但更多的是愧疚。

  “是关于你姐姐的。”

  “哦哦。”经他这么一说,她这才意识到回国的这几天没有见到那个人。

  “怎么?”由纪问。

  “她在医院。”男人继续道,“你不去看看吗?”

  听到男人的话,由纪停下刷微博的手,抬眸看了这个男人一眼,关了屏幕,起来捞起地上的高跟鞋,“没什么事我就去睡了。”

  一直不说话的妇人看不下去自己女儿的这副态度,“由纪,你这是什么态度,他是你父亲!”锐利的声线不复记忆中的温和委婉音色。

  “你们尽过父母的职责吗?”

  由纪停下步伐,回身微笑着撂下这句话,踏上阶梯,消失在走廊尽头。

评论
热度(2)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