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租房

   湿儒黏滑的软物在口腔肆意的搅动,由纪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猛地睁开眼,浅金发的男人闭合着眸子,和她拥吻的激烈,后脑勺被他的大手掌着,唇舌纠缠的火热,轻哼从唇边溢出,听得她感到一阵羞耻。全身上下滚烫的血液仿佛窜入了大脑,她觉得脸颊好烫像是要燃烧。

  和她接吻的男人感觉到她的不专心,睁开眸子,握住她似柳腰的手扯松了脖间的领带。

  接吻时看不清男人全貌的由纪在此刻彻彻底底地看清了他的容貌,水润的眼神色复杂,“安室先生你干什么!”

  炙热的手又重新搂住了她的细腰,霸道地半抱半搂着她往前走,很快腿部就碰到引擎盖,然后跟着身子就被他压下,他的手从腰慢慢上移,接触着肌肤的温度令由纪心里燥热。最后在她的傲然挺立的一侧停下,覆其上,圆润的一侧被包裹。他的声音从耳根幽幽飘来,喷洒在肌肤的热气令她身子一颤。

  “当然是在这里做。”

  在这里做什么的!拜托这里是停车场,而且……

  “不不,这、有……有人。”仰躺在车前的由纪为了避免照明灯明晃晃的刺激眼瞳,只能好半眯着眼,但这样也足够她看清周围的情况了。

  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位年轻的女性,绯红的脸颊即便是双手遮盖也能看出其中的色彩。不想看就不要看啊为什么还还还……还张开指缝偷瞄啊我靠。

  安室透将身子一挪,往旁边一靠恰好挡住了酒井凉子可见的视角,她听到他说。“这样就看不到了。”

  由纪有种脱力的感觉,这不是重点啊,“这、这有摄像头。”她也没有在有人和摄像头并且还是、还是在公共场所和男人做这样的恶趣味。

  男人非但没被她说服,反而更进一步……

       揉弄着一侧的丰盈,隔着衣物,由纪能感受到男人准确的找到了她已经挺立的某处,轻轻的按捏,“不、不要……”由纪声音轻颤。

  另一处的温热的手从小腿内侧一路上滑,被人注视着的情况下被男人这样无疑更加刺激起了她身体的敏感度。身体颤抖地更加厉害,想要合拢双腿排除异物但强硬的横在她两腿间的他的腿阻止了她的企图。

  炙热的温度随之向上,裙子被掀起一角,地下停车场冰冷的空气刺激着忽然裸露在外的肌肤。

  由纪感觉自己要疯了,一边是理智告诉自己这样是不行的,可身体却又诚实的反应出了她真实的想法。

  耳边的他性感低沉的嗓音再度传来,将她最后的理智和羞耻彻底崩塌,“你的情况真糟糕……”

  手指在湿润隐晦地来回摩挲,引来她更加诱人的喘息和身体的颤抖。

  虽然腿不能阻止他的动作,但手没有被禁锢住,她抓住了他将要剥离她私处的遮挡的手,“不、不,不要。”拒绝的话语在她微抖的声线和她眼中的迷离看来更像是欲迎还拒的邀请。

  “真的不要吗?”他的手轻轻按住了某处引得她一阵嘤咛。借着这个空档,他轻快地将遮掩的那一缕布料扒下。

  然后是一阵轻响的窸窣声,由纪知道那声音是解开皮带从而发出的。

  由纪最后看到的一眼是外裤下,内里的轮廓惊人的被轻薄的内裤包裹住的形状。

  接着一声沉闷的重物落地声,由纪疼得眼角流出了生理泪,低声骂了句‘shit’,揉着生疼的屁股从地上爬起来。

  “您怎么了吗小姐!”竹田管家着急担忧的声音透过门传来。

  “啊没、没事。”睡觉从床上睡得摔下去这种事能让人知道?关键还是因为做了那样的梦这更加不能说了。

  “真的没事嘛小姐?”

  “没有没有。”由纪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结果看到从枕头一直延伸到刚才摔下去的地方所过处是诡异微妙的红色。

  What the fuck!她她她她她居然因为做了春梦流鼻血!一想到先前的梦,由纪很快扒下内裤,白嫩的小脸又黑又红。

  真的是像梦里他说的一样很糟糕!

  快步走上前拉开衣柜门,翻找出换洗的衣物迅速脱下内裤往浴室走。

  镜子里的她面颊上泛起的红晕还未褪去,如果不去看从鼻翼下方流出的可疑液体,其实她现在的样子是性感中透着甜美可人感令人产生出一种想要拆吃入腹的欲望。

  手背抹掉脸上的血迹,打开了水管冲了个干净。

  脱下沾了鼻血的睡裙,穿上了内衣套了衣服。自力更生的洗了梦中遗留下的痕迹,小脸又是一阵通红,肌肤像是在燃烧。

  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为这样的梦而流鼻血,最最最关键的是,她还没看到重点就这样了……简直不敢相信。

  抹了洗衣液,搓着点缀在鹅黄睡裙的樱红色。思绪却神游在外脑海回放起了梦里的小细节。

  半敞的衬衫下若隐若现的微起的肌理线条,隐约凸起的腹肌,结实有力。性感的唇形,娴熟的吻技,低沉的嗓音,还有他轻微的喘息……

  由纪甩开手中的裙子,猛地一拍脸颊,冰凉的手接触的肌肤温度脸颊一凉,给自己打气:不要这么不争气,明明还没有吃到只是梦而已啊!

  收拾完自己出房间已经过了午饭的点,由纪打包了床单被套,拖着行李箱和袋子下楼。

  “小、小姐,您这是干什么?”

  “我想去外面住,老头子在吗?”

  “老爷不在家,您、您这样做我很难办的。”竹田管家一脸为难的看着由纪,希望她能够改变主意。

  “没事我打电话跟他说责任不在你,也希望你别拦我。”由纪说着,拿出了斜跨包里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但没接通。由纪挂断电话,耸耸肩,“在忙吧大概我一会儿在跟他说。”

  竹田站在她身前拦住了她的去路,“麻烦让开。”

  “不行的小姐。”

  由纪忽然对竹田这个老管家的忠诚感到头疼,身后柔美的成熟声音从高处传来,音不大却不容置疑,“让她去吧。”

  “可是……”竹田管家还想说什么,却被妇人所打断,“相对的,你要去看你姐姐,还有你父亲会让你代替你姐出席的重要会场不许拒绝。”

  思考片刻,并无不妥,由纪答应了下来,“好。”要求也不算过分,能在不争吵的情况下让她们同意自己出去住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拖着行李箱往外走的身子突然一顿,回头看向竹田管家,“对了我要去趟干洗店,好了以后麻烦拿回来。”说罢扬了扬手中牛皮纸制手提袋,扭头离开。

  以矢泽家的经济条件,找有家具的出租公寓轻松方便,由纪没理由不利用现有资源条件。

  经过筛选后选定的公寓在杯户町,位于杯户公园附近的一套环境幽静的公寓。商场饭店医院公园游乐场,反正一出门应有尽有的设施,交通方便想要去哪都没问题。安全措施完备,进出公寓门要打电子卡,丢失卡了的话可以指纹进入。最让由纪满意的是,隔音效果的评价似乎不错。

  预付了租金后,房主喜笑颜开的和她说着客套话,由纪回应了几句准备清理家具上的灰尘,还有整理衣物。见状,房主不再停留和她告别离开屋子。

  蒙了灰的家具简单的擦拭干净,打开行李箱把衣物全拿出来挂进衣柜。全收拾完毕后坐在沙发上休息的她,手机突然响了,由纪不情不愿地起来找手机。

  “橘女士是吗?”

  “是的你是?”

  “哦您好是这样的,您要求干洗的床单被套好了请问什么时候来拿?”

  “哦哦好我这就去。”挂了电话,由纪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16:17。

  挺有效率的嘛!

  由纪感叹着,拿了钥匙和钱包出了门。

  先前还没觉得,现在看了时间才意识到午饭没吃,顿时觉着饿得慌。于是先去快餐店买了汉堡可乐,打包上路边走边吃。

  ……

  竹田管家对于橘小姐回来感到意外,在看到她手中提着的袋子后又笑得有些无奈。

  小姐的内在其实从未变过,她不喜欢过多的麻烦别人,却总是口是心非。

  笑着接过她递来的纸袋,听到她的问话,“我母亲呢?”

  “在花园喝下午茶呢小姐。”

  真的是这么多年这个习惯从来没有变过。由纪轻哼一声,出了宅子往后花园走。

  由纪拉开象牙白的雕花镂空式木椅坐下,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歪过头问好,“哟喝茶呢!”

  搁下茶杯,她落在由纪身上的视线写满了不悦,她实在看不惯女儿的这副鬼样子,“你的坐姿呢!去国外读了几年书怎么就成了这样!”

  由纪满不在乎她的语气,悠然自得地前倾身子,半撑半倚在桌面上,吊着眼皮,漫不经心的问,“地址?”

  “我在说你的坐姿!”由纪母微怒,圆睁着眸子,眼中暗藏怒火,她的教养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不能轻易的为了小事而发火。

  由纪来这儿主要是送干洗的被套免得让一个老人家来回跑,再顺道问一问那个卧病在医院病床上的并不太喜欢的姐姐的住院位置而已。不是来听她发火的,她可没兴趣自找不快。

  望着她端起一副要教育她的模样,由纪只觉得一阵恶心。时隔六年对她不闻不问,凭什么现在来教育她?

  由纪起身,摇了摇握在手心的手机,“地址发我,走了。”

评论(4)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