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晚宴

  装潢奢华的酒楼,灯火通明的大厅突然暗下来,随后聚光灯打在水盈饱满似汉白玉般剔透的石阶上。一袭黑丝雪纺长裙自旋转楼梯口悠然出现在众人眼前,拾梯而下,优雅地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行走至楼梯下方设置的小型舞台中央,吊在高墙的LED射灯白炽的光线照耀在她身上。

  长发绾起,极其简单的晚宴式发髻,却因为她的身份在别人眼中搭上了完美无瑕的标签。

  “园子!你不要现在在吃点心了啦!”毛利兰转过头发现自家闺蜜正站在餐桌盘猛吃,完全不关心那舞台上的情况,让她多少有些无语。明明是她带着自己来的却不看一眼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嘛我对再美的女性也没兴趣啊!”这个晚宴是次郎叔叔让她参席的,不得不去,可一个人又觉得无聊就拉上了好闺蜜一起,结果……

  “哇!那个大姐姐好美啊!”步美眼睛睁着大大的看着中央着晚礼服的妆容精致的女人。

  “是的呢!好漂亮!”光彦感叹道,目光又挪向了站在身的穿着小礼服的步美,评价,“步、步美桑也可、可爱!”

  赞美的话语对所有的年龄段的女性都是受用的,步美羞涩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柯南。虽然不是一次看他穿正式的小西服了但是怎么看都不会厌烦呢。想到这里步美的脸颊多了些红霞,分散注意力看向了其他地方。

  “真是的,元太也在吃!”

  园子放下手中的盘子,探腰拿到长桌上的餐纸盒,抽出几张擦净嘴边的奶油渍,“小鬼头们都这样早熟吗!”暗自嘟囔了一句,显然是将小鬼头他们几人的小动作全看收入眼底。

  “那么希望大家愉快的度过晚宴。”透过麦克风,她的声音渗透到偌大的各个角落。繁琐的开场白终于落下帷幕。

  聚光灯熄灭,大厅的照明设备安静的运行。

  邀请入晚宴的名单中是有一些有名气的记者的,下了舞台后,她还要一一解决记者扑面而来的问题。诸如为什么前几年消失了而如今又开始出场矢泽先生的生意上的宴席。对楼房开盘,商品销售有什么样的看法等等。

  摆平了记者,她这才有空闲,踩着高跟鞋,走去离自己近的餐桌,拿了盘子和夹子挑起了食物。

     由纪忽然有些后悔她为什么要答应这样麻烦透顶的差事了果然还是吵一架然后出走来得更爽快还不会有一身麻烦事。

  -

  “你、你——”卧躺病床的人看到推门进入房间的人,面色写满了吃惊,事实上她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来表达内心的惊讶之情。

  来人没她那么吃惊,平淡的拉过墙边摆放的椅子,搬到她病床边,取下鸭舌帽,捋顺被压变形的发丝。

  唇角扬起,“好久不见。”

  真的是很久没见了,没有任何联系就那样消失了六年。能隐约猜测到她离开的原因却无法阻止她离开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她?

  “好久不见,过、过得好吗?”声音哽咽,她觉得鼻子酸酸的,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六年来无依无靠的在国外生活,能过得好吗?

  “还不错。”由纪将帽子搁在床褥上,探身拿起床头的果篮中的水果刀晃了晃,笑问,“吃什么水果?”

  扫了眼果篮中的水果,“雪梨,谢谢。”

    熟稔的削好梨子又去了洗手间用清水冲了冲,回到病房递给她,“很严重吗?”居然要代替她去各种场合。

  咬梨的动作一顿,抬眸,由纪放下刀拿起果篮里红艳的蛇果,一口咬下去。

  “还、还行吧。”至少现在还不会死。

  果皮吐进垃圾篓,又咬了下去,发音不清,“哦是吗?”棕眸里笃定的不相信,但不揭穿,继而扯开话题,“你还是老样子,爱吃梨子,举止礼貌的习惯也不曾改变。”

  由乃笑了笑,不知如何答话。她只是按照父母希望的要求,希望成为的样子生活着,以前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她恐怕自己都不记得了。礼貌,下意识的行为罢了。

  “我要代替你去各种场合,发言什么的我不擅长。你来吧!”

  “我?我不能出院啊。”

  “咳……有空出去晒晒太阳,你是住院住傻了吗,现代设备是干什么吃的?”

  “……”

  “发言你来然后理一下记者可能会提出的问题,我记一下不行的你来圆。”

  “但声线——”

  由纪挑眉,“变声器。”

  不过考虑到敏锐难缠的记者,由纪在这些天做足了基本工作,不至于所有的问题都要堆给病人解决。

  大厅冷气开得足,由纪还是觉得头上闷热的厉害。夏日戴密不透风的假发套是一件难熬的事,她简直想一把扯下扔进垃圾篓。

  吃着餐盘中的食物,时不时要放下美味的食物应付来向她道贺的人。吃东西都不能吃得顺心,由纪一阵烦躁。但她要挂着虚假的面具笑脸相迎,搞定那些城府深似海的各界大牌。

  “铃木小姐也来了啊!”抹了发胶的发梳得一丝不苟在灯光下好似要发光。

  “啊风间先生你好。”园子笑着打招呼,内心其实是这样的:没有帅哥在的地方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

  “园子!你看到柯南他们了吗!”小兰快步走来,高跟鞋什么的她不太喜欢呢。

  “可能是去哪玩了吧。”听着小兰略着急的语气,灵光一闪,胳膊一勾,作势迈开腿,“那个风间先生抱歉我朋友有麻烦失陪了。”

  “啊没事的需要帮忙吗?”

  找小孩子多一人多一份力找起来也快,小兰这样想着但又害怕耽误到人家,于是委婉的问,“那个,不会麻烦到你吗!”

  “不麻——”最后一个字未吐出,一道稚嫩的声音插足而来,“兰姐姐园子姐姐!”

  “柯南啊你们去哪了!”小兰有些生气地叉腰问道,她找了他们很久,总是会乱跑。

  “没、没什么啦元太他们玩探险!”柯南急忙解释道。

  “真是的,那跟我说一下就好了啊!”一转眼就不见了害她找了好久。

  风间见他没插话余地,悻悻然离开了。

  “小鬼!这里有什么好探险的啊!”园子见想甩掉的麻烦自觉离开,她松了口气,转向柯南。说什么都不相信这些小鬼头会在这里玩什么探险,依她看多半是找那个什么矢泽去了。她可是听到小鬼头们一直在说刚才台上的女性呢!

  “铃木园子小姐,好久不见。”

  “诶多,矢泽小姐好久不见。”其实她没什么印象啊只对帅哥印象深刻的园子笑答。

  “这位是?”由纪目光调转,故意问道。虽然她见过在波罗咖啡厅但她现在的身份是矢泽由乃而不是橘由纪,不能暴露了实际上是一个人。

  “我闺蜜毛利兰,她父亲毛利小五郎是个名侦探,不过今天没来。”随后又介绍了柯南他们。

  “很可爱呢你们!”由纪弯腰挨个揉了揉他们的脑袋,柯南不太情愿不过还是无法幸免。

  然后他们随意聊了几句,由纪便和他们分别找了其他的地方,坐着短暂休息一下。要知道,矢泽家举办的晚宴要是主人不在难免不太好,由纪必须从开始到结束都要逗留在这浑身不自在的酒宴上。

  “兰姐姐,我觉得矢泽由乃姐姐有点眼熟!”

  “诶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会不会是在电视上,她有一段时间没出现过呢。”先前她的讲话,兰有在听,毕竟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分神还有埋头吃东西不太礼貌。

  “可能吧!”

  由纪窝在沙发边上举着高脚杯,有意无意看向兰他们那边。没办法柯南这个小鬼简直比记者还要敏锐像是个侦探一样。只要他看不出什么马脚,那她今后的演技准能过关。

  这次晚宴是全程直播,电视上能看到现场全貌,还有人在一旁长篇大论的介绍。只不过没有真正参加的身临其境而已。

  镜头中,女人举着高脚杯,靠在沙发上品着红酒的特写。精致的妆容,好看的眉眼,薄红匀称的腮红,挺翘的睫毛上涂刷的青黛色睫毛膏,粉嫩的浅桃色唇彩素裹饱满莹润的唇瓣。

  安室透卧在沙发上,吃着烧烤味薯片。

  清新怡人的小家碧玉型的女人,从她的动作里,读出了似曾相识。

  抿唇,咬唇,走路的姿势,说话的语调,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性感这个词忽然就从脑海中冒出来,和电视机前的女人逐渐重叠的影子,令他联想到一个星期前强吻了自己的女人。

  是巧合吗?

  安室透扔下薯片起身抽了张纸擦干净指头的油渍,疾步行去房间翻开电脑盖。

  搜索条输入矢泽由乃,矢泽家其他的资料,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鬼使神差的搜了橘由纪,同样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关了电脑,漆黑的电脑屏幕如一面镜子反射了他的倒影。

  应该是错觉,这个女人突然出现扰乱了他的生活现在又突然的玩消失——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女人。

评论
热度(1)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