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日常

       那日后的三周,由纪的生活规律从以前过着糜烂的美国时间彻底掰成了公寓,射击室,健身房,饭馆,公园,五点一线的单调生活。

       哦不,还要加上波罗咖啡店。

  这一日,由纪一早醒来在杯户公园完成了一小时的晨跑后,去便利店买了干毛巾和冰镇矿泉水,打的去了波罗咖啡店。

  推门走入咖啡店,室内的冷气一下就包裹住她。慢跑出了汗,毛孔被打开,虽然用毛巾擦拭过,但她还是感觉浑身一愣,打了个哆嗦。

  听到风铃声,坐前台里的收营员收起手机,抬头看到了一身夏日清凉装扮的常客。

  “来了啊,要吃点什么?”

  由纪走到前台坐上高脚凳,双手交叉搓了搓手臂肌肤冒起的鸡皮疙瘩,“小梓呢?”

  “她今中班,”那年轻的女性垂眸扫了眼手边电脑屏幕上的时间,“上班还早呢有什么事找她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吧,准确的说谁都一样。不过她更熟而已。

  “安室先生今天来了吗?”

  咖啡店里上班的所有人都知道她在追求安室透,但是安室对此没有什么表示。实在要说什么的话,她倒是感觉,安室透在躲着眼前这个女生,至于为什么,没人知道。

  女性滑动鼠标,点开班表翻看,头也不抬的说:“请假呢,还有三天。”

  由纪这些天锲而不舍的来,在这儿的人都眼熟她了,有时候还会和她聊上几句,关系打理的还不错。

  “你和他说了什么呢,这样躲着你。”她问。

  由纪回头,神秘莫测的笑了笑,舔舐着粉唇,“secret。”锻炼她从不上妆,容易花。素面朝天的她笑起来却给人一种与上妆后妖娆不同的惊艳感。

  在一旁坐着的小伙子,叹着气感慨万千:“啧啧,安室那小子怎么对这样的美女都没反应啊,真羡慕他的艳福。”

  “别看了别看了玩你的地铁酷跑去。”

  由纪已经有两周零四天没有见到安室透了,其原因,大概要追溯回那天吃完饭后由纪想不开找闺蜜Beate来了次视频通话。

  话题的内容是围绕男人开展的。

  “Beate,你对一个男人感兴趣会怎么将其拿下?”

  那边依然吵闹,包间里光线昏暗,但她还是看到了Beate身边坐着个男人,那个男人搂着她,亲密无间。

  “发展关系啊,我嘛你知道的。”Beate甩给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没管她们还正在视频,就直接跨坐在身边的男人身上与他热吻起来。

  由纪无言盯着屏幕半响,最终切断了视频。

  的确,如果是那样的关系。单凭Beate和她两人的外貌,屡试不爽。正因为这样,她才有些犹豫。

  她想要的是从正常的恋爱关系开始,可他们认识又不久,彼此不了解,就喜欢未免也太……更何况,她不相信一见钟情。

  思来想去,由纪最后去了咖啡店。

    那天在健身房锻炼完以后在单洗间冲了澡,穿上了带去的换洗长裙。

  到咖啡店时安室透正好快要下班,由纪就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

  穿着浅棕色短袖,深蓝牛仔裤的安室透使由纪眼前一亮,她看上的男人穿什么都帅。

  “安室君,有人在等你哦。”梓桑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安室透顺着所望的视线看去。靠坐在沙发背的女人,棕黄的长发侧绾着,似乎是听见了这边的动静,那人转头看了过来。

  没被挽起的发因她扭头的动作滑落下来,她抬手绾在耳后。她没上妆,却依然吸引着咖啡店男人们的视线。

  她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安室透踌躇了一下,还是走过去,然后在她的对立面落座。

  他看到对面的女人勾唇轻笑出声,起身走到他侧边,俯身弯腰在他耳边轻语:坐过去。

  他真不知道这女人是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穿着低胸装,还是她有意这样做。

  胸前的光景一览无余,安室透面色不太自然,别过头,移了位置坐到里面去。

  落座后,她侧着身子望着坐在里面略显局促的他,叠着腿。手搭在沙发背后,神态自若。

  “紧张什么?这么多人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像是刻意为之。

  然而你之前做过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

  “有事吗?”

  她忽然凑近他,一手撑在沙发上,一手撑在身后的玻璃门上,两人距离一下就被拉进。

  “Sure,我想跟你发展关系。”她在耳边暧昧的说着,狭长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线。

  “发展关系?”他语气不确定的重复了一遍,琢磨这句话的意思,他往玻璃窗那边缩。

  “发展……什么?”

  她不依不饶地继续挨近,用几乎咬耳朵的声音告诉他,“床伴。”

  接收到这个词汇的一瞬间,安室透他整个人是懵逼的。木纳的转头,由纪她已经和她拉开了距离,淡定的喝着冰镇西瓜汁。好像刚才说那个不能更羞耻的词汇的人不是她一般。

  他忽地起身,由纪收起腿给他让出位置。

  “等你答复哟!”

  他走得更快了,一眨眼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安室前脚走,梓桑后脚一脸好奇的凑过来坐在沙发上跟她八卦起来:“天啦噜你跟他说什么了?”她就没见过安室这么不淡定的样子。而且他……他刚才、嗯一定是看错了安室君怎么会脸红呢!

  “没什么,先走了。”由纪仰头喝完高杯里的西瓜汁,舔掉上唇的汁液。笑得美艳,屋外晃眼的阳光在那一瞬间黯然失色。

  -

  由纪洗完澡,擦着头发赤脚走去沙发,扒开似小山的衣服堆坐下。

  俯身拿起矮桌上的手机,解锁屏幕。登陆特推,翻开好友列表call闺蜜。

  连call两次视频通话,对方才姗姗接通。

  乱糟蓬松的金发却没有给她的美貌带去丝毫的影响,是骨子里就有的性感。她看上去还没睡醒,半眯着眼,没精打采的问:“什么事?”

  “我两周没见到他了。”

  “他……?”那头迟疑了会儿,闭着眼摇晃着头,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噢噢噢你上次跟我说的啊,为什么没见你啊?”

  由纪咂嘴,“不知道。”

  她把那天跟她通话后去找他的事情从头到尾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话音落,两人谁都没说话。由纪看着对话那头的人清醒了些,眼中的迷糊劲儿散去不少。

  “你怎么对一个男人这么执着?”Beate挠着头,打呵欠兴致缺缺的问。

  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点醒了梦中人。

  看到捧着手机噘着嘴恶意卖萌的女人在听到自己的话明显一愣时,Beate想要揶揄她的心思油然而生。

  “怎么?爱上了?”

  “别闹怎么可能。”

  “那你为什么执着于他?”

  由纪敛眸,沉默下来,思考着她脱口而出的问题。

  “我感觉颜值吧,还有……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挺好的。”由纪斟酌着用词,继续道:“给我一种舒适安逸感,就像和你们在一起。”

  Beate听着她的说辞,收起了玩味与懒散,“要不然你就先放放,别总去找他。”

  “有的男人不喜欢太过主动的,而有的男人喜欢若即若离,你这样天天去……他肯定在躲你。”

  “你想想啊,一个女人,突然和自己说要成为那样的关系,会乱的吧?”

  她的话让由纪觉得挺有道理的,无意之间流露出的赞同,被那头的人轻易捕捉到,Beate又开始不正经的开玩笑:“听你说他好像是一挺正经的男人!哈哈哈突然害怕他会被你的好技术给吓到!”

  看到由纪脸上瞬间沉了下来,Beate机智的下线遁。

  “我,我先下了有事啊。”

  然后……视频就挂断了。

  由纪郁闷地把手机往沙发上摔:“损友!”她技术哪里好了啊明明比不上她的十分之一!

  来消息的铃声从扔进衣服堆里的手机传出,由纪伸手去拿手机。

  推特上Beate发来消息:亲爱的你的屋子是不是要收拾一下了_(:_」∠)_哈哈哈还有祝你早日追到这个男人让他感受一下你的技♂术。

  “……”由纪真是想拉黑她的心都有了。

  连发了三个挥手的GIF表情,直接下线,关了屏幕。无奈感慨:交什么都不要交损友。

  由纪站起来张望了下客厅,是需要收拾下这一片狼藉了。沙发上堆了两小山丘的衣服不说,地板甩了几件内衣内裤。

  窗外还晒了些洗好晒好却忘记收进来的短裤上衣。

  手举过头顶做了几个拉伸动作,又晃动手臂。

  有的收拾了,由纪心想。任命的弯腰一件件拾起地上的衣服。

  好怀念上学的日子啊,那个时候这种事从来都不是她做,Beate总会帮她收拾衣服,带饭菜。

  哎,损友也有损友的好。

  衣服叠到一半,手机闹钟扑腾的响起来。从沙发起来伸了个腰拿起手机关掉闹钟。

  扯开浴袍,探身拿过搭在沙发背的内衣,穿好扣上。又从刚叠好的衣服堆里抽出浅紫色无袖雪纺衫和宽松的黑七分裤,背上鸦白的休闲小皮包。

  走到玄关穿上帆布鞋,顺手拿上钥匙出门。

  快点到审核那天就好了,这样她就不需要天天在射击室训练到手麻。

  由纪默默心疼了把自己,拦了的士报了地址,直奔射击室扬长而去。

评论
热度(5)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