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回避

  迎面而来的夜风撩起发丝在空中缠绵,银白的月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夏夜的风因白日的高温生出些许暖意,恰好的温度吹拂在肌肤上不会令人感觉到热。

  游船上灯火通明,晚间八点左右。游客吃完晚饭,少许人在夹板上活动。

  长椅上,栏杆边,站着一对对情侣。聊天说笑,温馨甜蜜。

  远望夜景城市高楼的闪烁的霓虹灯令人产生一种虚幻的美。

  浅淡的月色揉入飞扬的发丛,漾出一片好看的色泽。站在夹板上的男人任由发丝乱舞,半眯着眼感受风掠过肌肤带给他的感觉。

  清脆的高跟鞋声缓缓而来,声音在他身侧止。随后她说话的声音传来,声音被风吹散听上去那么不真切。

  “Bourbon,没想到你会接这单工作。”他已经很久不接耗时较长的工作了,真不知道怎么又想不开突然接了下来。

  她淡雅的香水味被风吹了过来,感觉还不错但不适合她。

  男人微微偏过头去端详身边的女人。黑色的长发扎成马尾,借着月光看清了她白净的瓜子脸上少许雀斑。小巧的高鼻梁上托起一副夸张又老土的黑框眼镜。她自然的将手搭在淡蓝色的栏杆上,交叉着腿懒散的站立着。两指间夹着一根烟,火星在夜里忽明忽暗。

  “偶尔接一两单也没什么。”男人收回视线,重新望向了海面。深邃的眼眸不知看着何处。沉默来了大概一两分钟,身边的人踩灭了燃去一半的烟蒂。

  “让我猜猜,你是在躲什么人?”女人轻笑着,没打算等那人的回答,自顾自地说:“女人吗。”疑问的话语却说出了肯定的味道。

  女人的第六感真可怕。

  “不管是不是都与你无关,Vermouth。”安室透目光转向身边的女人,她笑意吟吟的看着他,那表情似乎在说‘被我猜对了’。

  “噢当然。”轻笑着从高筒裤袋里摸出什么,在经过他身边时悄无声息的放入了他上衣口袋。

  娇小的身影渐行渐远最终融入黑夜。

  坐在长凳上的男女正相拥在一起,紧贴的双唇热吻着。男人甚至把手溜入了倚在怀里的女人的衣衫里。安静的夜里,低声的喘息落入耳。

  安室透别开目光,发现站在不算太远的围栏边上的一对男女也拥在一起。男人低着头说这些什么,怀里的女人轻笑着拍打他。

  夹板上其他的游客皆是成双成对,没人注意到他这边的情况。他收回视线,目不斜视的绕开他们走进船舱。

  回到房间,走到窗边拉开了帘子。在床边坐下,摸出上口袋里的物品。

  是一张暖橘色的房卡,靠上方的黑色磁条上刻着房间号的浮雕文字——这是他这次任务的目标。

  他接手的这个任务对象是一个筹划背叛组织的社会高层人士,他的任务内容不言而喻。

  他要在明晚用完餐时动手,Vermouth会伪装成他然后和同为服务员的他们在一起,这就有了不在场的证明。

  虽然一个人也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不过有人帮那也没什么不好。

  房卡放回口袋,走到洗手台拧开水管洗了把脸就出门了。

  一层的大厅里几个年轻的服务员随意的站一旁,看到客人有需要就会上前问候。

  “去干啥啦?这么久。”一黑发相貌还不错的男性看到安室透走进门就上前打招呼。安室透和谁都能够快速打好关系,相处还不错。

  “去夹板透气了。”

  他应了一声,扯了扯脖间系着的领带,长叹:“是挺闷的这里。”满屋子的烟草与香水味,熏人。

  安室透笑了笑,“出去透透气?”

  他拜了拜手,回道:“不了,快下班了我再坚持一下。”

  大厅里Vermouth没在,安室透不知为何松了口气。那女人对任何事都太过于敏感,也总能说到点子上。

  -

  腹部疼得难受,时断时续的绞痛感撕咬着由纪的感官。她死咬着无血色的唇,捂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

  红润的脸颊此时看上去惨白惨白的,失去了色彩。额间沁出的薄汗染湿了垂落的发丝,紧紧地贴着肌肤。

  她扶着墙艰难的一步步挪进卫生间。

  肯定是来例假了。

  看到浅色内裤上的一抹红,由纪微微皱眉。昨天真不应该贪凉喝冷饮。

  嘴角泛起苦笑,不过也习惯了,例假来得这么不规律也怪她总抽烟喝酒。

  脱下了染红的内裤,走去大厅在电视柜上搁着的收纳箱里拿出卫生巾,又顺手拿了静静躺在沙发上的黑内裤走进卫生间。

    由纪像只蜷缩的虾米蜷在沙发上,手臂捂着肚子。盖了薄毯关了冷气,屋内的温度慢慢的回生。身体暖和起来后腹部的疼痛感稍稍得到了些缓解。

  厨房水壶啼鸣,她捂着肚子从沙发上爬起来缓步走进厨房关了只扑腾壶嘴呼呼地冒蒸气的水壶。

  打湿抹布裹住壶把,往玻璃杯倒了些水。杯壁一瞬间就蒙上一层白雾,氤氲寥寥。

  小啜着热茶,慢慢喝完一杯以后气色看上去比先前好了很多。惨白无色的嘴唇一点点恢复了红润。

  由纪躺在沙发上喘着气,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脆弱的令人心疼。

  现在来了也好,月底复查的时候也不会被这个影响了成绩。由纪安慰苦逼的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

  时间不紧不慢的走着,由纪断断续续的姨妈疼了三天在逐步好转。离月底还有一周,到时候复查例假肯定走。

  例假的缘故,这几天由纪都没有去锻炼,在家歇着,等走了以后再增加点训练强度补补例假这些天的松懈。

  从射击室回来,自然下垂的手在轻颤着。每次完成大量射击训练后坐力让手发麻。

    走到窗帘边关严了玻璃窗拉上了厚重的毛绒帘子,脱了汗湿紧黏在肌肤上的衣服。捡起半落在沙发上的睡裙往身上套,开了冷气之后转去厨房倒了杯凉开水仰头咕噜咕噜的灌。

  活动着身子探身拿起矮桌上的遥控器开了液晶电视,电视频道是东京电视台。

  电视上的女人画着精美的妆容,开口就是浓浓的职业语调:“下面播报另一则新闻。”

  “开往横滨市的一艘游轮上在今早清洁员工打扫卫生时发现了两具遗体,死亡的具体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中,但据现场的种种情况看来自杀结案的可能性颇大。”

  主持人的画面被切成小窗口放在了右上角,银幕上正放着现场环境的照片,睡在床上的两具遗体赤裸的身体被马赛克了,面部只是用黑条遮住了眼部。

  电视上的那个男人她有印象,上次的晚宴有他。穿着熨帖的没有褶皱的黑西服,笑得温和无害,但那双眼藏不住色欲的盯着她看在她身上流连的视线实在是令她感到恶心。

  一个词总结他大概人模狗样最恰当了吧。

  “啧,精虫上脑的臭男人死了啊。”由纪望着屏幕忍不住感慨。画面里的那个女人大概小情人之类的吧。还有女人陪着他,真是死了都是风流鬼。

  昨天由纪晚上慢跑一小时后回来整个人都要进入累趴的状态哪有时间去看新闻,洗了澡就直接睡了饭都是晚上饿醒了爬起来随便找点食物吃的。

  她一般开电视都是关注一些新闻频道,所以这才一开电视播放的昨晚新闻的重播。

  坐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燥热感下去了以后才回房间拿衣服去浴室放水洗澡。

  每天洗头对发质不好,由纪在夏天基本隔一两天清洗一次。前段时间来例假肚子疼的那三天都没有洗,油腻的她简直想要扯头发了。没有出门锻炼是能够让她唯一能感到庆幸的。

  -

  横滨站到京东还乘地铁差不多四五小时就能到米花站。

  回公寓以后换了身宽松的衣服,侧躺在沙发上喝着牛奶。电视屏幕上播放着昨晚的新闻重播,他看到了那个任务对象的报道。

  就算查出来是他杀那也差不到他的头上,他可是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呢。

  屋子两周没打扫蒙上了少许灰尘,拿着抹布打扫了一番后才回房拿衣服去浴室放水洗澡。

  这些天虽然在外但是依旧在坐着服务员的工作,虽然习惯了,不过新工作要处理新的人际关系。最主要的是有的客人比较刁难不好对付,那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令不少服务员头疼。

  明天要重回波罗咖啡店上班,只有今晚能有时间休息好好睡上一觉。

  出浴室的安室透脑袋上盖了一条毛巾正擦头发,水珠飞溅。走到沙发边刚坐下,矮桌上放着的手机就响了。

  来电人是陌生的号码,滑动接通,听筒传来男性的声音,“您好安室先生吗你的外卖到了,我在上楼呢麻烦一会儿开门。”洗澡前定了快餐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啊好。”他应下,挂了通话。

  没多久就有人按响了门铃,清脆的电子音回荡在家里。

    “谢谢惠顾。”送餐员递上餐盒细心的将门带上。

  安室透笑了笑,折身往屋子里走。一手提着餐盒一手操作手机查看短信。

  梓桑:安室君忙完了吗明天按时上班?

  安室透:可以的请了两周的假期抱歉。

  梓桑:没事没事XD 明天见。

评论
热度(2)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