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及时

  8月16日,火曜日,下午1时45分。

  今天安室透上中班,提前十五分钟来了波罗咖啡店。一推开门,风铃声响,前台的榎本梓听着声音抬头,本以为是客人,没想到是店员来了,还是安室透。本来面对客人的恭敬的表情一霎时间就成了不怀好意的目光,打趣的眯起了眼,看着他然而又向座位那边扬了扬下巴。

  玄关站着的安室透就顺着她的方向看了过去,深棕色的抛光的皮质沙发与搭在沙发背上那只象牙白的手形成鲜明的反差。

  女人两唇间涂着深色酒红色,靠外的颜色较淡,是咬唇妆,水润透彻的粉嫩。

  她咧开了嘴笑得很张扬,却又散发出一种魅惑感。

  他觉得,这女人生来是妖。他不太想与她走得太近,可她偏偏却不打算放过他。

  无奈之下,他还是走了过去。毕竟人家在你打工的店里,是客人。她还朝自己招手,不去不好。

  “有什么事?我等会儿要上班。”他坐了下来,不废话。

  “我知道,我向梓桑借了你几分钟,晚一点也不耽误。”她轻轻的笑着,破了他想要提前退场的想法。

  由纪握住杯柄,将桌上的冰咖啡端了起来,稍稍抿了一口。上嘴唇一圈咖啡泡渍,伸舌绕着舔了一圈,才道出了找他的目的。

  “上次和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她一提,安室透反射条件的就去回想她说的是什么事情。这一想,脸颊的温度升了上来,毕竟这是他初次遇到女人和他提出发展那样的关系。

  嘴唇微动,刚想要说什么,系统手机铃声陡然响了起来,是从她那边传来的。

  她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就地接通了电话。还没说几句,她细长的眉就拧了起来,“好我马上就过去。”挂断电话后拎起身边的小背包,斜跨背在了肩上。

  蹬着高跟鞋,经过透子身边时忽然就弯下了身。一脚跪在沙发上,身子前倾,手搭在了沙发上。两人的距离在一瞬间拉近,吞吐着温热的呼吸悉数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酥麻的声音在耳畔炸开,“要拒绝的话,请在思考一下吧。I only want to listen the answer that i wonder。”

  末了,她还在耳边吹了口热气。安室透感受到耳边忽然一阵湿润,她迅速的轻咬了下他的耳尖。

  视野中,她唇角漾着意犹未尽和满足的笑意。高跟鞋踩着哐当响的离去,周身似乎残留着她身上的极淡的香水味。脑袋嗡嗡直响,自己被她突如其来的调戏闹得腰似乎有点软。过了好几秒起来转身,入目的是梓桑涨红的小脸。

  那家伙做这样的事情就不能收敛一点吗这么明目张胆的以后他还怎么在这里工作了!

  屏蔽她的视线,深呼吸着走去了更衣间换工作服。

  -

  出了咖啡店,由纪沿着街,一边走一边拦的士。沿路走了几分钟,一辆蓝色的的士停在街边。拉开车门,矮身钻进去,报了地址后司机启动引擎出发了。

  十五分钟左右的样子,到了警视厅。

  推开玻璃门,里面坐着的人齐刷刷就看了过去。

  “橘桑抱歉啊,休息还让你来。”说话的是目暮警部,他愁眉不展的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没事啊,工作优先!我也休息好了。”由纪回答着,暗自庆幸着电话来得及时。如果安室透当时要拒绝她,那她也不可能真的强迫他什么,而且当面拒绝了那多尴尬。

  走近了围坐一团看着什么资料的同事跟前。找了个有些空间的地方站了过去,凑近了些,低下头去看究竟在看什么。

  方桌上,摊开一摞照片,旁边是资料。

  方寸的小照片里,一个女孩子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不算难看的小脸上尽是狰狞与痛苦,扭曲作成了一团。

  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遍布了印记,后背有一大片是鞋印。细腻的肌肤被踩得发红蹭破了皮,隐隐地有少许血迹。

  她的内衣掉落在了床尾,内裤被甩在了地板上。

  从照片里,由纪得出了这个女孩子的生活水平一点都不好。居住在三十平米以上的蜗居般的地方。只有一间她休息睡觉的房间,一张床和贴墙而放的书柜,还有几平方米的洗手间以及一间小厨房。

  “这是昨晚收到的报案,死者有几天没去上学。生前因为和男生走得很近总被老师总提醒,除了这个她还是挺乖的学生。像这一次几天没来学校后,老师打她家长电话没通,然后去了她的地址,后来就……”

  由纪一面听着身边的同事说,一面又看向了另一边的案件照片。

  出事地点在米花公园,这次的受害者是成年女性。看上去不大,二十来岁的模样。

  她穿着夏季款式的套装粉色运动服,上衣被撕扯了下了大半,下身的短裤被拉至脚边,裤子还勾着一只脚腕上。

  双手手腕有几道明显的被绳索捆绑的痕迹,脸颊上的嘴唇周围干裂起了皮,猩红的血迹从迸裂的细缝渗出,嘴角边又用胶布拉扯后留下的迹象。

  身体的肌肤上有着和之前一样的,被踩踏的痕迹以及被侵犯的……

  “这是今天清晨要去公寓清理打扫的人员发现。这两个案件有相似之处,可是也有绝对的不同,还不能肯定是不是同一人所为。”

  “两个案子还没找到嫌疑人,而且没有什么头绪……”目暮警部说到这里,由纪要是还不懂那她真的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我要一间安静的办公室,两个案件的照片,资料。白板,黑笔,素描纸,铅笔,橡皮。”由纪直起腰,一口气说出她所需要的用品。她眨了眨眼睛,寻思着有没有落下的,“噢噢一张地图,出事地点圈起来以及有类似的新案件第一时间去找我,我先出去一下。”

  话音还没落,她人已经消失在走廊的转角。

  由纪来去雷厉风行,被留在办公室的人面面相觑。最后目暮警部让手下去准备由纪所需要的东西了。

  至于由纪为什么出警署?

  昨晚回去后一觉睡到天亮已经是下午一点,匆忙的洗漱完毕画好妆。出门直接打的去了波罗咖啡店,饭没来得及吃。

  一个电话她又马不停蹄地赶去警署,大致的了解完案情后自然是要解决餐食问题。

  大概二十来分钟,由纪上来了。一手拿着吃了大半的双层芝士汉堡,一手拎着麦当劳的食品袋,小拇指勾着,装着冰镇可乐的塑料袋。透明的袋子里满是水汽。

  手背挨在玻璃门上,手臂用力推开了活动玻璃门。

  “哪一间?”她一出声,坐在离门最近的男同事,扭过了头。

  看到拿着食物的她,脸上的表情有一点微妙,对她说:“出门直走,右手边第五间。”

  由纪没在意他表情的微妙,道谢后转身拉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虽然占用了休息时间来加班,但那也是上班,她这样撇下工作去买吃的,别人终归会有看法。

  然而她管不了那么多,现在不吃等下工作起来说不定就忘了。

  推开蓝白色的塑胶门,走进去反手关门。

  是个不大的工作间,几张皮质小沙发,一张玻璃矮桌上整齐的放着她需要的东西。

  靠墙放着一面白板,笔和板擦是新买的。

  屋子里开了空调,很凉快。

  由纪缓慢行至沙发边,坐下。手中的食品袋和可乐搁放到桌上,汉堡的外包装被揉成一团扔到桌上,顺手拿起了一叠装订好的资料翻看了起来。

  第一个受害者是帝丹中学的女学生,正念国三,十五岁,叫麻生凛。

  资料上她的学生照很是清秀,一眼看并不出众却很耐看。照片下面是一些老师对她的评价,虽然不乖,成绩也不太好,但没有过翘课的先例。

  正是因为这样,老师才会察觉到是出了什么问题,然后才被发现她已经去世了吧。如果不是这样,那她被发现死亡肯定会延迟一段时间。

  她居住的地方楼下的安保人员说,她偶尔会带不同的男性去她家。出事那天,也有一个男人去了,她是被抱着上楼的,个子挺高的男人,戴了帽子压低了帽檐,看不清脸。他说是她的家人,女生睡着了靠在他身上,表情没有挣扎和奇怪。安保人员也没在意,那个时间正好是交接班的点。

  第二个受害者是社会人士,高薪白领,叫赤羽七月,芳龄二十四。无不良记录,生活相当有规律。不论工作多晚,每日少不了晚跑,运动锻炼的地点也就是出事地点。公园的一些年轻人老人对她有印象,是个温柔的爱笑的女性。

  那些人提到对她的死感到惋惜与心疼,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将两沓资料从头到尾翻阅完,拿着资料的女人,皱起了好看的细眉,把手中的资料往矮桌上扔。

  解开鞋扣,高跟鞋被甩到一边。人蜷缩在沙发上,贝齿轻咬着下嘴唇。素白的一双手举在太阳穴两侧,十指插入柔软的发丛,揪着发,沉思起来。

  麻生凛居住的地方摄像头和赤羽七月跑步的公园中的摄像头肯定拍下了他,但无法追溯着查出他是谁,是个难缠的犯罪者。

评论
热度(5)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