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工藤

  6个小时,从2时30分开始,由纪已经把自己锁在工作间6小时。晚饭没吃,现在是晚上9时30分。

  “要不要进去送点吃的?”门外的众警员,一人这样问着。

  坐在电脑椅上的人站了起来,双手交握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可是她只说有类似新案件第一时间通知她。”没说其他的时间可以进去。

  “所以你才没有女朋友!”一男人精瘦的面庞上,神色担忧的望着那道紧闭着的门。

  夏季白日长,天色暗得晚。这个点,外面已经黑了下来,亮起了街灯。除了负责晚间接电话的人员部门的灯还亮着外,整个警署就只有他们几个加班工作的这个办公室以及由纪那边的工作间从透气窗瞧见里面白晃晃的灯光。

  空旷无人的长廊,传出哒哒的鞋跟摩擦着光洁的瓷砖地面发出的声音。

  玻璃门还没推开,办公室的开着的灯的白光逐渐照清了缓缓而来的人的全貌。

  是佐藤美和子,手里拎着透明的塑料袋,袋子中所装的物品是警署对面的饭店里的饭盒。

  透明的薄盖上蒙着层浓白的热气,塑料盖下食物的香味隐隐溢出。

  “佐藤桑怎么回来了?”她下班了才对。

  “啊在意案件的事儿,不自觉就来了。在外头就看到这层亮着呢,你们忙完了?”佐藤走到办公室内角落摆放的玻璃矮桌前,将手里提着的搁在了上面。手腕左右转了两圈,“橘桑还没出来吗?”她下班的时候工作间的门紧闭着,里头的人一直没出来过。现在回来推门进办公室时余光瞧见她那儿还亮着光呢。

  “是啊,我们正商量着要不要去送点吃的,都这个点儿了。”说着,男人目光一转看向了挂钟。

  “啊那正好……”正好她买了吃的上来了,一直没接到日暮警部关于案件的消息应该是她还关在工作室里呢,所以才拎着食物上来。

  然而在她说话的同时,工作间的门被推开了。

  由纪交握着双手,伸过头顶在抻懒腰。坐得久了,突然活动似乎能听到骨头发出的噼里啪啦声。

  她拿着素描纸,手扶着脖子晃了几下脑袋。行过走道,地面反射的白光让她抬眸看了过去,“哎呀你们怎么还在?”

  说着手贴上玻璃推开了门,“这个点不下班了吗?”前脚踏进来,她像嗅到了什么似得,吸了吸鼻子。

  目光落在了角落的玻璃矮桌上,双眸放着光。

  疾步走去,手中的纸张往桌面上拍。揭开塑料盖时嘴边还说着,好饿啊真香!

  撕去筷子包装掰开了木筷,魔爪伸向食物吃下一口,那种略显疲惫的好看的脸猛然抬头,“啊这个是给我买的吧?”

  “……”反射弧长也太……吃了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吗!

  “是给你买的。”得到准确的回答后,由纪垂头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灭光了塑胶盒子中的鸡排盖饭。

  狼吞虎咽的模样逗笑了佐藤,认真工作起来,饿了都不知道出来吃饭。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口齿不清的说着话。或许是怕表达不太清楚,她用筷子指了指桌上的素描纸。

  在一旁的看着她的佐藤走过去,弯下身子,伸手拿起纸。

  翻开一看,是个男人的画像。她觉得眉眼有点熟悉,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吃饭的女人咽下了食物,舔着嘴唇,“犯人的画像。”

  她这一说,佐藤蓦地回想起,今天看了一下午的两个出事地的街道录像。抬头眼睛扫向由纪坐着的方向,她正用抽纸盒里的纸擦嘴。佐藤的眼中是疑惑,“你……怎么知道他的外貌。”

  “犯罪心理画像,嘛这个画像虽说是推测不过八九不离十了,照着这个去找肯定不会错。”毕竟是她高中大学专攻了六年的学科,这要是出错,她美国读书的钱可不白花了?

  把沾了油的面纸塞进空饭盒里,塑料袋拉起来打结扎紧。行云流水的完成了整套动作后,站起来,左右扭动着腰。

  “要在新闻里提醒单身女性晚上尽量不要出门,一定要出去必须有人陪同最好是男性。那两个案件的同一人所为,危险程度嘛。”由纪垂下了做伸展运动的手,一手指向了头部,一手指向心脏,“两者有点问题。”

  心理疾病大部分是小时候受到的刺激,出现问题后没及时疏导,导致最后精神上出现了问题。又或者,反之。

  由纪走到玻璃门前,伸手推开,头也不回,“工作间里地图上圈起来的地方可以去看看,没什么事我就走了。”他的作案完全是兴起,没有固定的目标。不过第二个案子,赤羽七月她的手腕明显是被绑住了,衣料上沾有灰尘,肯定是被关在了什么被废置了的地方。

  由纪只能帮着找出那些位置,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日暮警部他们。

  她可不觉得自己这个半吊子警察能搞定性变态的杀人魔。

  -

  翌日,由纪在闹钟雷打不动的折腾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按掉了闹铃。心头的小人儿在起床与不起床间挣扎着,最后翻了个身,枕头蒙住脑袋,选择继续睡觉。

  莫约半小时,床头柜上搁置的手机开始振动。在振动的频率下,小幅度地在柜子面上一点点地往下滑,直到‘啪’的一下,掉到了摁着枕头的手背上。

  疼得她像鲤鱼打挺一般,猛地坐起来。朦胧着睡眼,顶着乱糟糟的发,摸到依然在震动的手机。

  滑通到绿色区域,听筒里那头的人几乎是吼着,询问由纪怎么还不来上班!

  胳膊不由自主的将手机拿开远离了自己的耳廓,只不过动作不太迅速。耳蜗受到了高分贝的摧残,瞌睡虫似乎也被他的声音给吓跑了。

  由纪晃了晃逐渐清晰的头,手机又放回耳边。

  “喂?画像不是放在哪了吗?”

  “我知道,今天工作日你不上班?”是目暮警部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对她今天迟到还没消火,“快点来,你要巡街。”

  不等她的回答就挂断了通话。

  大热天的巡街……?

  真要命,由纪有些后悔了!当初为什么想不开会想在警署上班?

  在床上呆坐了一小会儿,任命地爬起来关掉冷气去洗手间洗漱。

  -

  盛夏时节的艳阳天气,即使站在树荫下,都会觉得时不时会有热浪刮在身上,蒸发着肌肤上沁出的汗液。

  穿着天蓝色束身警服的由纪和真琴,坐在警车里,在街道上缓慢行驶。

  由纪没驾照,开车的人是真琴。真琴她刚考到驾照没多久,技术还很生疏,沿着街道开地小心翼翼。

  好在工作日时间,在街上晃荡的人不多。开了一段时间,她也就不那么紧张兮兮,和副驾驶的由纪找起了话题聊天。

  “今天一早上来就听同事们说,前几天那个两个棘手的案子被你解决了。”回想起她早上一推开门,几个男同事就围了上来跟她说由纪怎么样怎么样。

  从饮水机打好水起身的佐藤也赞同的点点头,说了些夸赞的话,那群男同事说得更起劲。

  由纪也是会开车的人,见她开得那么小心。肯定是新手上路,她就主动负责沿街看路人。

  去得晚了些的由纪,推门进办公室发现只有昨晚的两个男同事以及日暮警部,其他的似乎已经出去了。也就不知道,真琴那会儿发生的插曲。

  “来日本以后没怎么去分析案件,生疏了。”要是在她上大学那段废寝忘食把所以思绪放在案件上的时候,这样的案件花不了她六个小时。

  “啊但是你六个小时就好了诶!好快啊!”办公室里的同事,从监控记录下手找了好久呢。

  从行驶的车里看车外的街景,时间久了,眼睛感觉涩涩的有些酸胀。食指背揉了揉疲倦的眼睛,歪了歪僵硬的颈部,伸着懒腰,吁出浊气。

  “马马虎虎吧,工藤新一的话,大概也能够搞定吧!柯南那个小侦探,也聪明的很呢。”完全不像个大人。

  “工藤君吗?他可是我们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哦!”真琴说道他,在她自身没察觉的情况下,由纪在她眼中读取到花痴的成分。然而接下来的话,使她那些花痴的情绪烟消云散,多了些失望,“不过啊,他好像并不在国内了呢。”

  “出国?”

  “不知道,没人知道。”真琴忽然转头看向由纪,身子一探凑了过去。神秘兮兮的说:“我跟你说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哦。我听到一些传闻,他有是解决了案件却不露面。”

  “可能他很低调?”

  “不不不,他以前一点都不低调,经常上电视。我怀疑呢,他一定是卷入了什么恐怖的事件中了。”她那副煞有其事的模样,好像说得就是事实一样。

  “然后呢,江户川柯南你知道的吧,他简直聪明地不像个小学生。”

  这点你倒是真相了,的确不太像个小学生。由纪赞同的想着。

  “说了这么多,渴吗?”由纪问,视线看着前方,伸手一指,“前面有冷饮店,要不要喝点什么?”

  “啊好啊,我想要加冰的抹茶味奶茶。麻烦你了,一会儿给你钱。”真琴在路边停下了车,关了引擎熄火。

  由纪推开车门,一阵热风就刮到了身上,温差激得她一抖。

  “不麻烦的,这点小钱不用还,当我请你喝。”天蓝色的身影越走越远推门进了冷饮店。

评论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