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失联

  脑袋晕沉沉的像是被塞了棉花,睁眼后看到的是一片黑,大概过去了一会儿,躺着的女人才缓过了药劲儿从地上爬了起来。

  “啪嗒”地金属物品掉落地面打出的声响。

  看到因她起身时从口袋滑落掉在地上的手机,由纪心里涌出一阵欣喜:居然没被拿走。

  跃入视网膜的是她的玫瑰金的iPhone,伸手按开屏幕,手机荧幕泛着浅淡的光亮在黑夜中显得有些刺目。

  那份欣喜在看到屏幕上显示出剩余的电量以及信号后,顿时没了踪影。

  两格信号与百分之十五的电量,拿不拿走对犯人没得差吧?

  虽知道可能没什么用,但由纪依旧解锁了屏幕去拨打报警电话,希望能来个狗屎运吧。

  拨出去后,嘟嘟响了两声就没了下文。拿到眼前一看,屏幕上显示无法播出电话。

  人在深处危险的边缘时,总会去想各种办法自救,不管有没有用都会去尝试。

  由纪叹了口气,切回主页面。开了流量,看着4G的流量信号变成了满格但却成了2G网。点开Twitter的图标,花了半分钟左右登陆上去。随即点开列表中的其中一个头像,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移动编辑了几条消息,信息前圆点围成的小圈在不断滚动,然后变成了红圈里面是需要重新发送的符号,消息未发送出去。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显示电量的阿拉伯数字十五减少了二。

  反复重试了几次,消息一直未能成功发出去,这让由纪感到烦躁。她记得在昏迷之前听到他说第四,也就是说,她前面还会有一个受害者。她睡了七小时,现在是七时差十分。如果今天他会杀死第三个受害者,那明天就会轮到她,如果得不到救援,她将在明天被男人侵犯然后杀死。

  她的父母会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模样,然后那个追了几个月的男人也会看到,简直糟糕透的未来……

  脑海里浮现出未来的各种,想着出神时,“吱呀”的开门声在寂静又空旷的房间渲染开,激得由纪的腰杆霎时挺起整个人坐得笔直。

  微亮的白光划破昏暗无光的房间,男人进来后反手将门扉合上,又陷入黑暗。

  “醒了啊。”男人的低沉的带着沙哑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炸开,直直地钻入了由纪的耳中。

  由纪没回答,警惕的目光落在向她缓慢走过来的男人的身上,“为什么没有绑着我?”她记得第二个受害者,手被绑,嘴被胶带贴得死死的。

  男人蹲下来,离坐在地上的面目表情过分的淡定的女人半臂距离,“你喜欢被绑?”说着他伸出手,在快要触碰到由纪的手臂的肌肤时,由纪向后缩,于是扑了个空。

  他并不介意她这样的行为,勾起嘴角笑了笑,“细皮嫩肉的女人应该温柔地对待,绑了多可惜,那个女人不乖反抗得厉害,我就绑了她。”

  男人收回僵在半空的手,“你的反应真平静,明天不知道在我身下会不会是另一番模样?”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迷醉。由纪大概可以想象出他现在脑海里想着的画面了,不由得感觉恶心,又退后了些。

  “吃点东西吧,我可不想你明天连叫的力气都没有。”男人放下了他手中提着的食品袋,起身离开了。

  在门合上去的那瞬间,由纪紧张而绷直的背软了下来。她颓废的坐在地上,手扯着头发,保持了这个姿势大概过了一分钟,然后动了。

  她一把抓起身侧的手拿包,摸索着拿出了里面的香烟和火机。

  点了好几次才将两指间夹着的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浓烈的烟草味蔓延肺叶,呛得她眯起了眼睛。灰白的烟雾随着她的呼吸均匀吐出,烟雾弥漫。

  暗红的火星在黑暗中明艳的闪烁着,一根又一根,烟灰落了一地。燃着的烟蒂丢弃在地上,顽强的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指间松开,夹在两指间的烟头掉落在地上,火星四溅。

  反拿着烟盒正在做倒出姿势的手停顿了下来,掌心一收,捏瘪了空烟盒。抬眸看了一眼不远处静静躺在地面的那提食品袋,盯了数秒,最后别开目光,仰头躺在了地上。

  把她迷晕掳走,不没收她的手机是因为没信号,那手拿包呢?他就不怕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她想办法脱困逃出去吗?还是检查过了不担心所以就放在身边然后让她享受人生中仅剩的时间?

  真的让人厌恶的恶趣味。

  冰冷坚硬的地方硌得由纪背后有些疼,索性又坐了起来,摸起了地上的手机摁亮屏幕。

  时间是9时13分,还剩百分之十的电。

  从地上爬起来,切换成省电模式。用微弱的荧光照亮脚边的路,光线太暗,看不清地面。由纪借着微光一边摸索着,大致走了圈关着她的屋子。

  那扇门紧闭着,屋子里唯一的光源就是亮着的手机屏幕。房间里除她,地上的食品袋以及她的手拿包外,没有任何东西。

  环境上看,应该是哪里的地下室。

  由纪闭合上眼睛,思索起来她先前在地图上用红笔圈起的一些可能囚禁被害者的位置。共画了五处,两处是即将要拆除的没什么生意的商场,地方偏远交通不便,然后公司运作也出了问题。剩下的三处是正在筹办预售的楼盘。

  她根本没有办法断定自己被关在了哪个地方。退一万步来讲,她就知道具体位置,也无任何办法发出求救信号。

  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的这样的状态,令她生厌。

  -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手机里传来女性官腔的提示音。

  手机拿至眼前,屏幕上的指头微动,通话页面被切成了主屏幕。目暮警部眉头紧锁,像是川字。

  玻璃门外的办公室内,安静地诡异。

  “警部看上去很烦啊。”

  “当然了现在又出案件了然后橘桑又联系不到。”

  佐藤昨天休息然后今一早签到后就去外面巡逻,一回来听到他们在说由纪联系不到的事情。想也不想就走到目暮办公室门前,敲了几下玻璃门就推门走了进去。

  “目暮警部,橘桑联系不到吗?”

  坐在小沙发上锁着眉头的正考虑要不要让这个上班不准时还联系不到的姑且算是实习的橘由纪走人的目暮警部听到从头顶上方飘至而来的声音,抬头扫了眼来人。

  “是啊,打不通。”

  “要不要去波罗咖啡店问问看,她昨天和我们分开是在那附近下的车,我觉得橘桑并不会是那种不接电话的人。”

  “你的意思是……?”

  “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手头还为解决的两起案子,算上早晨发现的是第三起,受害者皆是年轻貌美的女性当然除了第一个尚未成年。由纪又是相貌出众的女性,成为目标的可能性非常大。

  目暮警部沉吟片刻随后起身说,“去波罗咖啡店。”

  急促的刹车声划破苍穹,一辆私家车在波罗咖啡店门口停歇。熄了火,率先从推开车门走下车的是身材微盘的男人。

  清脆的门铃声响,伴随着店员热枕的迎接词,“欢迎光临。”

  “哎呀,目暮警部怎么来了?”榎本梓把手机放回兜里站起来走出前台,询问道。

  接过她的话的人是随后走进来的佐藤,“梓桑昨天大概快12点,橘桑有来这里吗?”

  听到她的问题后,榎本梓手摸着下巴,陷入了回忆,不过须臾,她给出肯定的回答。

  “没有呢,昨天一直到中午两点安室君下班都没来。”说着梓桑看向了在清洗咖啡杯的男人,“是吧安室君?”安室透上早班的话,只要有时间,由纪通常会在下午一点左右来这里然后一直待到他下班中途会时不时的撩他。

  “是的没有来。”

  拧上水龙头,男人头也不抬的回答,一手拿着咖啡杯一手拿起了案台上的干毛巾擦拭着咖啡杯上的水渍,最后将瓷白的杯子放回柜子里。

  “不过我昨天快11时50分时,我看到咖啡店前有个人晕倒了后来一个男人将晕过去的人抱上出租车。”他顿了顿,接着说:“背影有些相似,服装是她的风格。”

  末了,他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用目暮警部说,佐藤就麻利的转身出去找相关部门调出街道的监控记录。

  目暮警部视线落在安室透的身上,目光深邃,“联系不上她,她可能发生了意外,要等佐藤去确认的消息才能知道昨天在咖啡店门口被绑走的人是不是她。”

  男人用毛巾擦拭手上水迹的动作一顿,抬眸,深紫色的眸子中神色复杂。

评论(3)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