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救援

  佐藤一进咖啡店就对目暮警部说出调查到的结果,“橘由纪在咖啡店门不远处被和她给出的画像眉眼相似的男人迷晕带走的。”

  咖啡店离这片区域的警所不太远,开车来回不过十分钟。

  “出租车拐进了监控的盲区后来没几分钟分别从盲区可以开出了出租车和一辆私家车,然后我又调出了那片区域的前几日的监控,发现那辆私家车是前几日停进去的。”

  “那个犯人有人协助作案,出租车的司机十之八九是犯人的同伙。我让白鸟警官继续顺着这条线去查了,中午前应该能得到消息。”佐藤警官走到离她最近的沙发边坐了下来,榎本梓倒了杯冰水给她。坐下的佐藤连忙点头致谢。

  其实感到热和渴,饮用白开水效果最好。

  听到佐藤汇报的信息,目暮敛眸垂下了头,“没想到她刚来没多久就遭遇到这样事情。”话语中全是上司对下属的担忧。

  坐了大概一会儿,两人站了起来,“耽误你们这么长时间,抱歉。”

  准备推门离开之时,身后响起一道声音让两位警官的脚步停顿下来。

  “目暮警部能让我和你们一起参与这次调查吗?我是侦探多少能够帮上一些忙,她遇到这样的事我有部分责任。”

  闻声止步的目暮警部回头,一脸为难的神情,“可是……”这是他们警员内部的事情,他不能让一般平民掺和这趟浑水,就算侦探也不可以啊。

  “拜托了!”男人鞠躬恳求道。

  她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有一小部分责任在其中。如果他能够及时认出那个相似的女人是她,又或者,倘若他果断的拒绝她提出的那件事,那么她或许不会来这里,也就不会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

  总而言之,她现在遇到了如今这样被杀人犯绑架的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虽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以至于他为什么会说橘桑被绑架有他的责任在内。不过,平民参加案件果然还是不太好吧?

  或许是他语气中的坚定和他诚恳的态度软化了目暮警部的决定,微胖的男人迟疑片刻,伸手推开门扉,涌进来的风席卷着他细碎的话语来到耳畔。

  “仅此一次。”

  -

  “儿子,你、你能不能不要再继续下去了。”老妇人犹豫着,最后还是叫住了要出门的男人。

  她蹒跚着走过去,一把握住了他的手,那双犯下了三个案件的杀人犯的手。

  “算我求你了,好吗?”

  男人微笑着伸出手,将一根根掰开紧握着手腕的那双操劳得不再细嫩的手指,“我现在这样也是拜你所赐。”

  “收起你令我厌恶的同情心,别忘了,你可是从犯。”话语尾音未落,人却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去。

  在水泥地上睡一夜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由纪只觉得从地上爬起来浑身都疼,被坚硬的地步硌得疼。活动着发酸的脖子,明显地就能听到骨骼经络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但,这并不是重点。

  她是被饿醒的,从昨晚开始到现在未曾进食。不远处的地面上,男人带来的冷却了的食物仍然搁在原地,一如他来时那样。

  由纪忍不住多看了食品袋两眼,垂首摁亮了手机。

  电量显示已见红,还剩百分之三的电量,时间是9时整。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可能是因为门轴不够润滑而发出金属摩擦的刺耳难听的声音。响声来得太快吓得手心躺着的手机从指间滑落‘啪嗒’掉在地上。

  “早啊。”男人抬步走进来,反手关上了门扉。

  由纪没听到脚步声,估摸着他大概是站在原地适应着黑暗。没等多长时间,她就听到他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走向她。

  “哗啦——”一阵窸窣的声响,塑料袋被他踢翻,里面的食物和水洒了一地。

  男人的脚步顿了下来,沉默须臾,平淡的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传过来,“没吃啊。”

  脚步声又响起,走至她身旁蹲下,“不合胃口?”

  没人回应他,气氛又是一阵诡异的安静。

  男人在黑暗中准确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劲儿有些大,让她感到疼,然而依旧没哼声。

  “我在跟你说话嗯?”

  “不吃。”由纪一字一顿的回答他,她的下巴被他的大手捏着强迫她与蹲着的他对视。

  “这可是我准备的早餐,再不吃我就提前要了你。”男人放下手里拎着的纸袋,松开了她。掌心轻轻拍打着她的侧脸,蓦然起身离去。

  他对不听话的女人没有过多耐心,提前做了最多不过是尽快去找下一个目标而已。

  强烈刺目的光线只是亮了一瞬,合上门又陷入了无止尽的黑。

  坐在地上的女人呆了一会儿,沾着灰尘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伸出手拿起地上的纸袋,打开伸进纸袋子里拿出有些烫的食物。

  一碗白粥,袋子里还躺着一只塑胶勺。

  塑胶盒铺着一层朦胧的水雾,揭开盖子,热腾腾的白雾随着她的动作悠悠冒了出来。

  由纪握着勺子,一勺勺的往嘴里喂粥。

  她看不透男人眸子里隐藏着的情绪,那双深邃的眼里没有情绪的波动,像是潭死水。听不出他平缓的语调里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她也没看到受害者的尸检报告里有吃什么混有药物的食物就是了。

  暖暖的粥水滑过喉间,湿润了抽烟过后的干涩难受的嗓子,舒缓了两餐未吃带给她的饥饿感。难以言喻的满足在心间滋长着,但一想到这或许是她人生之中的最后一餐,瞬间没了胃口。食如嚼蜡似得重复着咀嚼的动作,机械般吃完了塑胶盒中的米粥。

  -

  浅金发的男人望着摊开平整的放在桌上的地图,上面有五处被圈起来,他端详着看了大概一分钟的模样。手心握着一支笔杆,笔的末端在图上的被红色油性笔圈起的某一处点了点。

  “她在这个地方可能性很高,我们去看看吧。”男人拨开笔帽用黑笔重复画了两圈,筒上笔帽。

  佐藤看了眼他圈着的地方,抬眸看着浅金发的男人,问:“为什么是这里?”她俯身,将图纸拉得离自己近了些,伸手点了点即将被拆除的位置偏远的商场,“如果关人的话,这两个地方不是更方便吗?去的人少,不容易被发现。”

  “驱车来回远了,而且会在车上留下痕迹。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他指了指他圈起来的位置,接着说:“这里是将要出售的楼盘,除了销售人员和欲要购房的人外,其他人靠近的几率小。”

  “可是……”佐藤想要说什么反驳却被开门声打断,办公室里的人循着声自然而然的忘了过去。走进办公室的白鸟警官手中捧着资料,脸颊上还挂着少许晶莹的汗珠,胸口的白衬衫被汗水沁湿颜色偏深。

  “我查到了那个女司机,她曾经是一间公司的股东,那家公司恰好又是目前三座正要开盘的楼盘其中之一。”他的语速有些快,疾步走到佐藤身边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她。眸子一转,看到了桌上摊开的底图,俯身一指,“就是这家楼盘,她的丈夫和她离婚有几年了,前丈夫目前居住在国外,她有一个儿子是这家公司的总裁。”他所指的地方,正是安室透用黑笔圈起的建议要去的位置。

  办公室内安静了半响,佐藤一边往外走一边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去金茂大厦。”作风干练又干脆,率先推门走出办公室。

  几辆车在大厦附近停靠,两人一组,一副对讲机,这次行动一共七人。安室透和佐藤一组,两人扮成购房的情侣,双双走入大厦。其他人原地等候并注意周围的动向,有情况随时通过手机上的社交软件汇报。

  看房的人是佐藤,垂首看着售楼小姐递来的图样。图册表面黏了层光滑透明的塑料纸,图册上印刷地是房屋的彩图,下方或左右侧会副写一些对房屋结构之类的文字说明。

  大概看了那么一会儿,佐藤偏头出声询问身侧漫不经心的看着她手里的图册的男人,“透君你觉得这个套房怎么样?”

  他抿唇轻笑,“你喜欢就好啊。”随后抬头看向了售楼小姐,“那个请问洗手间在哪?”

  售楼小姐是位长得十分不错的小巧的女生,年纪不太大,是可爱的萝莉类型。面前皮相帅气的男人轻微的抿唇的动作让她看得不禁有几分痴迷,慢了半拍侧过身子,手随之抬起来向后方一指。

  “往、往前走到尽头然后右手边就是男厕。”

  “谢谢。”男人笑答,扭过头对佐藤说,“我先去趟厕所,等我回来告诉我你中意的哪套。”

  他的话语让佐藤错愕了下,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不是说她去勘查地形去找橘由纪的吗?

  “啊你去吧。”她错愕不过是一瞬间的事,神情很快恢复如常,配合着他。

  安室透顺着售楼小姐的指示往后走,并没有去厕所而是先走到了挂在墙上的缩小版的建筑示意图前寻找着地下室的图标。

  按照速记下的大致方位,浅金发的男人来到了一扇门前,上面挂着小圆牌是闲人勿近的标示。

  侧耳贴在门边上,抬手伏在门框上有规律的轻轻敲击了几下。表达的意思是,你在里面吗橘桑?

  没多久,从里面闷声响着有规律的敲击声,是和他所用的相同的摩斯密码:是的,我在里面。

  几乎是敲击声刚落下不到一秒,又响起来了,是安室先生吗?

  安室透头一次觉得,女人是种很可怕的生物。

评论
热度(5)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