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回家

      手机自动关机前显示的时间是11时17分,闪过白光的屏幕陷入无止尽的黑暗。失去了唯一能知晓时间的工具后,时间的概念什么的,她真的……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给她漫长的遥遥无期的错觉,实际上并不可能就是了。寂静无声的空间忽然的传来敲击的声音,是从前方隔着冰冷潮湿的空气直达由纪的耳中,按照着某种规律用手关节敲打着门。

  长时间呆在黑暗里,她已经习惯了黑,能够在黑暗里自如的行走。

  敲打的节奏让她莫名觉得熟悉,飞快地在脑海中搜索并排除找出到底是哪一种。毕竟这方面知识她学的挺多,一时不太确定。

  由纪赤着脚走过去,耳朵贴在门板上。抬起手腕距离门板不过一厘米的间隔,随后轻轻的用手关节敲了敲:是的,我在里面。

  那人采用摩斯密码敲击传递给她的讯息是:你在里面吗橘桑?

  敲击声刚落,她又敲着,是安室先生吗?

  警署里面会摩斯密码不会少,可她心底突然地冒出了一个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门外的那个人,会不会是他呢?那个她花了好几个月的不管是怎么样的关系都好,一心想要和他有联系的,不想要放手的男人。

  门外没了声响,就在她产生出一种站在门外的人会不会已经走了的这样的想法时,敲击声又起,表达了简单的两字:是我。

  倘若将她被变态杀人犯绑架这件事,比作从平淡又充实的像是在云端的日常生活忽然就拉入了会被实施酷刑的地狱。那她现在的状态就是迷失在身处在阴冷潮湿又黑暗的绝境中,看到了无意之间悄然漏入了地狱的象征着希望的曙光。

  光芒笼罩着她,温暖、踏实,以及欣喜,不过从心底涌动出来的情绪更多的却是——好奇。

  好奇他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大概依靠警视厅才找到这里的吧?由纪想着,背靠着门顺势滑坐下来望着前方渐渐地出了神。

  好奇归好奇,她还是得先出去了再说。

  绝望的挣扎着的人们一旦看到了希望,哪怕是头破血流也想要活下去。他的突然出现让因时间的不断流逝而心生焦躁的由纪逐渐平静了下来,也让她本做好的‘若得不到救援被那变态男人强上就自行了断’的念头打消。

  -

  安室透不能耽误太长时间,不然销售小姐会感到奇怪。加快脚步从地下室折回上去,走进了厕所特意地洗了个手才又回到大厅。

  大厅离厕所有点远的距离就是了,回去时售楼小姐的注意力全在佐藤警部身上。正对佐藤说着什么,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要不是他出现在她视野中,她怕是还未发现他回来了呢。

  “回来了啊,我觉得这里的房子不怎么样,要不去别处看看?”佐藤煞有介事的说着,看了眼从‘厕所’回来的浅金发的男人。

  “别啊,你看看这套房子从采光到房屋结构然后地段以及价格,都很好啊,非常实惠你们呢!”售楼小姐见好不容易来了的想要买房子的漂亮的女性不是那么有兴趣,一时间有些着急。已经来这儿任职有一段时间了,然而并没有销售出一套房子,虽说老板这几次来没怪她,但她心里多少过意不去。

  “先生您能劝劝您太太吗?这套房子真的挺好的,隔音效果一级棒,适合新婚爱人。”发现之前那个帅气的男人回来了,她不由地将目光调转到他身上。想从这个看着就给人特别会宠女人的他身上找到能说服太太的突破口,于是满怀期待的看着他,结果他却说:“我听她的,她不喜欢,那就不买了。”

  售楼小姐懵逼了一会儿,失望地看着站在一起的男女,做着最后的挣扎,“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不用了,谢谢你。”

  预想着能吃到嘴的肉肉,结果在张嘴想要吃入胃中时,嘴边的肉飞了,售楼小姐难免举头丧气地耷拉下头,“那、那好吧。”售楼小姐收起摊开的图册,仍然不死心的冲走到了自动门门口的二人喊:“要是改变主意了一定要来买啊!”

  回应她的只有高跟鞋踩在瓷砖地板上的回声。

  一走出开着冷气的大厦涌来的热流迅速的滑过他们的肌肤笼罩住他们,温差变化地有些大。佐藤原地打了个颤,和安室透一起回到了原地待命的同事的车里。

  拉开车门,一股冷风只往她身边刮,竖起了寒毛。交叉着搓了搓手臂,矮身钻进了车内。

  “怎么样?”这是车内的同事问的。

  回答他的是佐藤望着着安室透的反问,“找到位置了吗?”她对于他擅自改了他们的决定感到不满。

  浅金发的男人没在意她的目光,毕竟错在他。

  “在地下室,上了锁,墙上有示意图,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等他出现,进去大厦后再行动。”并不确定他会在什么时候来,佐藤扭了扭脖子,问:“现在几点了?”

  “11时35分。”

  快吃饭时间了啊,佐藤敛眸沉默了片刻,找同事拿了对讲机:“轮流去吃饭吧,剩下的待命,看到目标人物及时汇报。”几辆车分散在大厦的各个出口,只要出现时没走神,基本不会遗漏。

  末了她补充,“随时准备行动。”

  气势汹汹地回答:“是!”

  佐藤怕犯人太过狡猾,保险起见,她在来的路上就又向目暮警部要了些人手。

  -

  门被开启,入耳的依旧是难听的摩擦声。

  男人逆光站在门口,招进来的强烈光线晃了由纪的眼。下意识的闭上了眼,再睁开伴着刺耳的声响,门合上了,世界又暗了下来。

  皮鞋踩在地面发出的细碎的声音近了,她看到男人拎着塑胶袋走到面前席地而坐。窸窣的塑料袋的声响,男人揭开饭盒,外冒热气。

  “你喜欢吃什么?今天的午饭有鸡蛋烧,章鱼香肠……”男人耐心的一一念着饭盒里的精心摆放的可口菜肴。

  “你怎么不走。”她讨厌和这个男人相处,因为看不透,这会让她紧张,小心翼翼。

  男人抿唇,动了动手中握着的筷子,夹起了饭盒里的小只章鱼香肠。抬手递至她的嘴边,笑着回答:“我想看着你吃完。”然后在吃你。

  面对只钻鼻翼的诱人香气以及触碰到嘴唇的质感。由纪最终扭开头,不吃他喂的食物。尽管知道这样的举动或许会惹怒这个看不出喜怒的男人,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果然,男人说话的语气重了几分,“张嘴。”不过听上去未感受到他的怒意。

  由纪不为所动。

  余光中,她看到男人轻轻地把饭盒搁在地上,筷子和食物放了回去。做完了一系列后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在由纪以为他会不会要离开时,男人忽然地伸长了手臂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扯,抬手一挥。

  火辣辣的疼痛感迅速蔓延至一侧的脸颊,除了疼痛,半张脸麻麻的触感只窜大脑。男人的嘴唇翕动着在说些什么,整个脑袋持续着鸣叫声,她听不太清楚。

  看嘴型好像是在说:我讨厌不听话的女人。

  他粗鲁地扯着细长的头发将女人按在了地上,手包住了她的下巴,一手拿起筷子,夹了厚蛋烧。手一用力,轻易的撬开她的嘴,硬是将鸡蛋烧塞进了她的嘴里。

  “给我吃下去。”男人松开了她,从地上起来。他看着躺着的女人缓慢的撑着手臂坐起来,活动着腮帮子。

  “这才对。”男人拿起地上的饭盒,用筷子夹了口米饭。蹲下身,米饭来到她的嘴边,柔声道:“来张嘴。”

  由纪咽下嚼碎了的鸡蛋烧,张开了嘴,颗粒饱满的白米饭塞进她口中。女人扬起嘴角的弧度,咀嚼时带动了疼痛的地方,她微微皱起眉,问,“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和女人做?”

  没等到男人张嘴回答她的问题,她又说:“哦是不是因为她嫌你粗暴了,向刚才对待我那样对她们,嗯还有你做的菜真难吃。”鸡蛋烧太甜了。

  原以为他会发火,没想到他只是抿起唇淡淡的笑了下,黑眸温柔的看着她,说:“第一次做鸡蛋烧,真的很难吃吗?”简直温柔的不像是前几十秒因拒吃而粗暴地扯她头发她扇耳光将她摁在地上硬是把食物塞给她吃的变态杀人犯。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完全无法猜测到他的想法,被说难吃了还温柔的问她‘真的很难吃吗’。

  由纪索性闭嘴继续嚼她米饭。

  然后让由纪没想到的是,她的沉默再一次让男人暴走。她被突然行动的男人又摁倒在地,塑胶盒翻在一旁饭菜洒了一地。

  “我在跟你说话,你这女人怎么又让人讨厌又觉得喜欢。”

  你这种变态的心理我怎么会懂啊!

  由纪简直要崩溃了。

  崩溃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他的话语,而是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的手。动作熟练又一气呵成地握住了她的柔软,由纪伸手想去推开他,奈何自己的力气根本抵不过他。

  倾身,脸靠近了,由纪别开脸,却被他的手硬生生的掰回去。唇多出了份不属于她的柔软,男人的气息笼罩着她。紧闭着的嘴被他施力像先前喂饭一样掰开了嘴,软滑的舌探了进来,长驱直入。

  那一瞬间由纪整个人是蒙的,随之翻涌着强烈的恶心感。这感觉让由纪难受地想吐,于是挣扎着用力去推开他。

  门那头忽然响起了动静,被推开了,光线照了进来。伏在身上的男人停止了动作,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拽起来。

  一些人逆光从入口涌进来,抬着手似乎端着枪,纷纷指向他们。

  “不许开枪,都放下,要不然我戳穿她的脖子。”

  木筷尖端紧挨着她的脖子,抵在其上。这是男人在慌乱之中摸索到的能够利用的利器了,加上由纪这么一个人质,足够成为他逃走的筹码。

  ——“Carry,如果有一天你被犯罪者用利器挟持了你可以去踩他的腿然后弯腰顺势一个过肩摔撩到在地。”高大的男人手指指尖紧挨着怀里的女人,对她说。

  ——怀中娇小的女人用高跟鞋踩了脚抱着自己的男人然后顺势将他摔在地上,笑着说:“像这样吗?”

  ——“哈哈是的不过我可不是犯罪者哦。”男人抬手刮了下她的鼻梁,宠溺的说。

  忍着自发顶传来的疼痛,由纪深呼吸着曲起手臂使劲儿的用手肘往后捅。男人因疼痛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女人顺势抓住男人握着木筷抵着脖子的那条手臂,扎扎实实地给他来了个过肩摔。

  巨大的声响中尘埃四起。

  警务人员迅速围了过去将被过肩摔的男人擒拿住,‘啪’的拷上手铐。

  脖子上隐隐约约的传递着刺痛,雪白的脖间被木筷拉出一条两三厘米左右的红痕。由纪失力地跌坐回地上,惊魂未定的大口粗喘着气。

  要是失败了,她确信男人成功潜逃后,她会比死在他手上的任何女人都要来得惨烈。

  脚步声逐渐靠近,停在她身边,由纪没来得及抬头看是谁,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视野清晰后,落入眼的是黑黝的肤色,脖间流畅养眼的肌理线条透过最上方未扣起的纽扣展露出来。

  好看喉结因他说话而上下滚动,性感低沉的男性磁性的嗓音随之钻入了耳,“我带她去医院。”

  话音未落就迈开大长腿,走出地下室。

  地下室除了闷些外,其实挺凉快的并不像外面挂在亮得发白的太阳对着大地烘烤般的热。

  安室透拦了辆出租车,怀里抱着人儿拉开车门不太方便。将由纪又抱起来了些腾出手腕一小节余位拉开车门然后矮身把由纪抱了进去,跟着自己也钻进车内。

  “司机麻烦去最近的医院。”一边说着,他从上衣口袋拿出了素白的方巾,俯身直接用方巾轻轻按住了她的脖子,“捂着,流血了。”

  “司机不去医院,杯户町三丁目27番的杯户公寓谢谢。”由纪抬手替换他按住了自己受伤的地方,目不转睛地看着身侧的男人,话却是对司机说的。

  “呃——”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车厢里的情况有点懵逼,不知道应该听谁的。

  由纪的棕眸直勾勾的看着他,声音却和她直白的态度完全反比,温软的勾人,“我想回家。”

  安室透对上她的视线僵持了半响,最后转头对司机说:“听她的。”语气中透出无奈。

  他听到身边的女人微乎其微的低声对他说了句谢谢。余光中,她侧过头,一路上没有再看过他。

评论
热度(4)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