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拒吻

  由纪是被安室透抱着走进公寓的,由纪没穿鞋,纯属无奈之举。然后她们俩进去时还被有些近视的门卫给拦了下来,因为没有门卡,庆幸的是门卫认出了被男人抱在怀里的人儿是这公寓的住户给放行了,不过再看向他们的目光中就多了抹意味深长。

  毕竟被一男人给抱进了自己住的公寓,这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他们。况且由纪是美人胚子,男人长得也帅,双方都不吃亏。

  电梯到达九楼,电梯门在‘叮’的一声中缓缓开启。

  安室透顺着她说的门牌号找到了她的家,由纪让他把自己放下来。落地站稳后,由纪踮起脚在两指宽的门框上方摸索着,最后把什么拿了下来插进了门锁孔里。

  细小的开锁声一响,由纪抽出了钥匙,拉开防盗门。

  一旁的安室透稍稍懵逼了下。她也是可以的,就这样把备用钥匙放在门框上。

  由纪走入玄关,回过身,看了他一眼,“不进来吗?”

  男人犹豫了一下,再三犹豫着,最后还是抬腿踏了进去,“打扰了。”

  “随意坐。”由纪赤着脚走进房间,出来时手里拿着衣服。看到安室透还站在玄关,“进来啊,不脱鞋也没事。”

  虽然脱不脱鞋是个问题,然而重点并不在这里。

  女人已经走进浴室了,客厅中一眼望去,是她扔到满处的内衣、裤,包括玄关这儿……

  他应该——怎么下脚走?

  深呼吸着跨过了玄关的衣物,来到客厅,沙发上更是夏季的衣服堆上了个小山丘似的衣服堆。

  他有点后悔进来了,大写加粗的尴尬。

  由纪家的热水器设置的是定时烧水,这样她一般下班回家就不用等烧水可以直接洗澡。

  墙上的挂钟时针走了一圈,浴室的门才被打开,氤氲的白气争先恐后的涌进客厅。白雾渐散,他就看到由纪裹着浴巾从里头走出来。

  “不是让你随意坐吗,怎么还站着?”由纪用小毛巾擦着头发,一脸诧异的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男人问。

  “咳……”他应该怎么开口呢?

  他刻意的轻咳声以及他脸颊爬上的色彩让由纪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快步走过去有些尴尬地把摊在沙发上的内衣堆一把抱住扔到对面的小沙发上去。

  “咳,sorry。我的问题,没注意到。”

  她裹着浴巾弯腰拿起了矮桌上的遥控器,对着空调摁了开关键。由纪继续擦头发,出声示意他,“坐吧坐吧我拿开了。”

  擦了个半干,湿毛巾随手一扔,走到电视柜前蹲下来拿出吹风机插了电自顾自的吹着头发丝。

  大概过了几分钟,她关了吹风机。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手肘戳了戳沙发上的男人,抿唇笑。

  “对了上次的事儿想的怎么样了?”望着他的棕眸里媚眼如丝,勾人的妩媚。

  他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个女人了,怎么都这样了脑子里还记得上次那档子事儿呢?

  眸子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剔透的像是上等的琥珀石。也不知是怎么的,身体又那么一瞬间像是失去了控制脱离了他的掌控,等到他回神时,他已经将女人压在了身下。唇瓣上的触感提醒着他,他做出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他看到女人眼中的震惊,睁大了眼眸。

  由纪不过是想到了那件事儿然后一说,完全没想到男人会做出这样出乎她意料外的行动。

  不过她喜欢他的主动,偏过头,想要去回应他的吻。然而唇齿间的柔软的触感像是揭开了她不美好的回忆。只窜上头顶的酥麻和恶心感排山倒海向她拍去,她想到了那个强吻了她的男人。

  身体在思维反应过来前,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男人,两唇分离。

  “我、我……对不起。”

  在分开的那一瞬间,由纪心中生出了些许后悔。分明是自己先提出的,结果现在他主动了,自己反倒是推开了他。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作?这个想法塞满了整个脑子。

  二人之间的尴尬气氛霎时攀升到了极点。

  沙发塌陷的程度减轻了些许,陷下去的一角缓缓反弹了起来。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扯过沙发上搭着的浴袍,一抖一扬,撑开的浴袍盖在了沙发上的女人的头上。

  眼前一白之后,她感受到的就是来自发顶的力度不轻不缓地揉了揉她的脑袋。透过浴袍的布料,他的声音听上去愈发的低沉,“我去外面等着,好了出来我送你去医院。”

  紧接着就是门扉被拉开与关合上发出的声响,世界安静了。

  抬手扯下浴袍,女人仰躺在沙发上。由纪觉得鼻子与眼睛有些发酸发胀,这是她回国以来第一次生出想哭的冲动。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温柔到这种程度。

  -

  脚跟贴着墙跟,男人背靠着墙壁,脑袋向后仰去抵在了墙面。视线因他的动作就那么落在了走廊上的天花板微微泛黄的纹路上,无意识地轻咬着下唇。

  他刚才都做了什么啊。

  保持着这个姿势站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口袋中手机的响铃将他飘远的思绪扯回。

  摸出手机,跳跃进眼帘的是一陌生来电,滑至接通拿到耳边。

  “喂,是安室先生吗?你和橘桑现在在哪家医院啊?”听筒传来的是佐藤的声音。

  安室透沉默了片刻,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的这个让他有些尴尬的问题。

  电话那头的人迟迟没等到回答,还以为打错了,正准备开口,就听到手机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和橘桑现在在她家,杯户町三丁目27番的杯户公寓。”

  “……”这回轮到佐藤沉默了半响,然后说:“那、那你们好了以后就送,送她来杯户医院吧,我给她挂号,她的手拿包和手机我先放医生这儿了。”然后没等安室透说什么,那头就把通话给挂断了。

  安室透:“……”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男人收起了手机有种想扶额的冲动。

  似乎想不误会都难吧?

  -

  门被推开的声音在耳侧陡然响起,靠着墙站的男人下意识地就望了过去。女人把长发用暗紫色的发绳束了起来,戴了顶奶白色镶着少许圆亮片的棒球帽。

  头发被扎起后露出白皙的脖颈间,上面被划出的红痕看得更清楚。

  帽檐压得很低,不过依旧能看出她并没有勾勒眼线涂眼影之类的,抹了唇膏的唇瓣在光线下泛着水润的色泽。

  至大腿的长版鸦黑的露背吊带衫外套着一件半透明的蕾丝雪纺衫流苏开衫,袖口至半截手肘。下身随着她的走动露出若隐若现的深色牛仔短裤。

  女人反手关上门,转过头对男人说,“抱歉让你等这么久。”

  低而沙哑的声线让安室透回忆起了进入地下室时,借着光线看到一地狼藉的烟蒂与烟灰。

  几乎是她的话音刚落,他的声音就响起,“没等很久。”实际上,他没注意在外面呆了多长时间。

  由纪完全不相信他的说辞,却也没在和他继续纠结‘有没有等很久’这件事上。

  她轻轻对他笑了一下,然后旋身走去按电梯按钮。安室透跟在她身后走过去时电梯门恰好的开了,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

  一出楼栋的大厅,火烧般的热气就像二人席卷而去,开门时生出的巨大温差形成的小旋风撩起二人的发梢在空中飞扬。

  由纪握着伞柄撑开了手中的遮阳伞,抬高手臂跟上了先她一步走出大厅的男人,“不一起吗?”将手臂又抬高了些,伞面举过了他的发顶,遮挡住了直面照射下来的刺目的温度又高的阳光。

  男人回眸看向了朝自己小跑而来的女人,伸手拿过了她手里握着的伞柄,“我来吧。”

  他的动作很快,却还不至于会吓到由纪,只是稍稍楞了一下然后对他低声说了句谢谢。

  她的住所离医院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走过去需要花上一些时间。由纪她又是被困后刚被救出没多久,身体虚,不适合在烈阳下行走太久。安室透就举着伞一面用和她相同的步伐沿着去医院的路走,一边关注从身边行驶过的出租车辆是否是空车。

  可能是幸运女神照顾着由纪吧,才沿路走了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安室透就成功地拦到了出租车。

  拉开车门手背贴在车上方,让由纪先进去后他才收起遮阳伞矮身钻进了车内。

  由纪:“杯户医院。”

  “好嘞。”

  安室透绑好了伞递给了身边报了地址的女人,回应了她的谢谢的话语后两个人由于不知道该怎么交谈于是陷入沉默。

  付款下车,关上车门的男人突然对站在身侧的女人说了句,“你的手拿包和手机在医生拿记得拿。”

  “知道了。”女人应下来,往医院大门口走,自动门随人感应着开启,冷风从内向外涌,吹起了她的发。

  她发现男人并没有走过来,于是停下脚步,回头问“你不进来吗?”

  安室透摇了摇头,“我去买点东西。”

  “哦。”由纪回答着走进医院。

  由纪脖子上的伤口不算重,也不深,流血不过是因为皮肤表层被刮破了而已。

  医生给她的伤口上了些许消炎药,围着脖子缠了圈纱布包扎好,顺带嘱咐她不要让伤口沾水以及要记得按时换药吃消炎症的药物就差不多了。

  由纪道谢后问医生拿了她的物品就出了治疗室。走廊的空气中弥漫着的药水味,她不喜欢这样的味道,微微皱起了眉。

  没走几步,她就看到靠墙摆放的一排休息的座位上的浅金发的男人。他两腿间隔着半透的白色塑料袋,看到她出来以后起身向她走了过去。

  他手心里拿着什么,向她走来时一边拨开了手中的盒子。

  “吃颗润润嗓子吧。”男人拉过她垂于身侧的手,将手中的塑胶包装袋放在她的手心。

  是效果很好的薄荷味润喉糖。

  由纪盯着手里的包装纸出神,头埋得很下。她的整颗心脏被一种莫名的情绪裹住了,轻轻的颤着。

  男人没在意她的沉默,继续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嗯。”

评论
热度(4)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