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担心

  床上穿着浴袍的女人揭开紧密的贴在脸颊上的补水面膜,两手拍了拍水润湿润的面颊。面膜入篓,女人在双人床上来回滚了两圈。‘蹭’的一下坐了起来,起身去书柜边坐下翻开了笔记本电脑。

  登陆Twitter账号点开Beate的头像,是个性感妩媚的女人。

  直接向她发起视频通话,那边没什么动静,连着尝试了几次都没被接通。由纪有点纳闷的看了下时间,加上时差推算出美国那儿的是时间,反复算了数次,得出来的结论都是她应该没睡觉才对。

  由纪坐在书桌前腿搁在桌面上等了一会儿,电脑还是没动静。女人撇撇嘴,起身去厨房拿了瓶草莓味的冰牛乳撬开瓶盖咕噜咕噜的一口气灌了下去。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又回到电脑边,发现屏幕有了变化。

  滑动鼠标接受了视频通话,画面那头是去过几次的挺熟悉的好友的房间。Beate正躺在床上,看上去是用手机和她通话的。视频里的女人面色潮红,薄被只遮住了她重要且诱人遐想的高峰。精致好看的锁骨以及她的大半截香肩皆露在外,将引人犯罪的美诠释到了极致。

  由纪一看就知道好友她现在这副模样完全能想到没接视频之前是做什么去了,眼眸一眯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啧啧,瞧瞧你身上留下的大片的痕迹,几次啊?”

  Beate抬手摸了摸鼻尖,金色的眸子骨碌一转,仿佛是在回忆似的,然后抿唇一笑说:“也就……三次吧?”

  “可以可以,连续三次吗,那这技术可没得说。”由纪对着屏幕感慨着。

  Beate甩了她一记卫生眼,没打算回她的调侃,“你找我什么事啊,一上线你的视频对话信息简直刷了我的手机屏。”

  由纪贼贼地笑着,乐开花儿一般要合不拢嘴,“就之前跟你说的那个,他答应了。”其实硬说的话,大概也算不上正式的点头同意,不过这不妨碍由纪感到高兴。

  想想他送自己到公寓楼下后,她又问了他一遍那件事儿。男人没回答她,不过由纪在他回身要离开时,看到了男人唇角无意间勾勒出的弧度。

  这样的举动加上之前意料之外的吻,让由纪觉得他,嘴上不说实际上心里已经同意了和她成为那样的关系。

  “挺好挺好,别笑得那么贼兮兮好吗,我看着害怕。”女人顿了顿,笑着继续:“你说他感受到了你的技术以后会不会害怕你呀?”她把技术二词特意地扬了个调,期待地目光看着由纪。

  然而Beate得到由纪的回答是同样的上扬语调的一词组:“Get out。”

  “啧行行行那我就Get out了啊。”Beate笑着作势要切断视频通话,然而发现了什么似得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心疼地看着她,问:“Oh,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瞧瞧你的脖子。”

  “嗯出了点事儿,擦点药几天就好了,没事儿。”

  Beate看出她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又绕回了之前的,“那你们关系都确定了准备什么时候实践试试他的技术啊?”

  “唔这个要等一段时间了吧,明天我要离开日本去趟巴黎。”

  “Paris?Why?”

  “因为家里的关系吧,不说了。”由纪笑,“三次可是累坏了吧你早点睡喔!Good Night。”丢下这句话由纪果断地切了通话然后下线遁。

  一个半小时前,由纪接到了矢泽川奈,也就是由纪的母亲的来电。

  通话内容很简短,让她明早九点去机场等她然后一起去趟巴黎和她一同出席她好友举办的时装秀。至于出席的身份自然是不用说的,她代替她姐姐矢泽由乃去。由纪不能反对就是了,她出来租房的条件就是代替由乃出席参加各种场合。

  -

  手机闹铃七点钟准时响起,女人摁关了折腾的手机,在床上躺了几分钟才百般不情愿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洗手间走。

  上厕所,刷牙洗脸,换衣服,上妆,梳头发。

  出来时已经七点四十了,女人拿了涂抹的药品又走进洗手间去上药。拖着装了几件换洗衣物的银灰色行李箱走出公寓已是八点二十,在路上一边走一边拦出租车。

  八月下旬天气已经不是热到能用原地爆炸来形容的了,而且在路上走的女人还带着不透风的发套,烦躁的心情可想而知。

  上了开冷气的出租车后,由纪才觉感觉到自己原来还活着。

  司机在得到了目的地点后认真地开着车,到达矢泽川奈说得机场时间正好掐在九点整。

  矢泽川奈出行一向低调,由纪在看到向机场方向驶来的金属棕色的天籁公爵XV-VIP旗舰版,差不多知道她来了。

  垂眸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过是晚了那么一分钟而已。

  车停下后熄了火,司机推开车门走到后座拉开了车门。女人穿戴着素色真丝长裙,绾着鬓发,向她款款走来。

  “要去几天?”电话里压根没说就挂了,由纪怎么的也要知道个具体时间。国际上的时装秀一般一周左右,这次去不过是她朋友的,应该要不来多长时间吧?

  “五天。”

  “五天?”

  川奈美眸一转,看向由纪,“有事?”

  由纪淡淡地回应道:“没有。”唔五天勉勉强强地可以熬过去的了,有的可惜的是刚确定下来就要分开见不到他,这让由纪稍稍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因为这些天不再改变主意。

  川奈眼尖的看到了由纪脖子上的痕迹,虽然淡了些但依然能够看清是一件被利器划出的痕迹。

  下意识地抬手靠近她的脖间,却被由纪抬手挡开。

  “怎么弄的?你真的在警视厅工作?”当初拿到调查的资料时还不相信她真的在工作,今天看到她脖子上的划痕,心里难免觉得疼,“你怎么能去警视厅上班?不知道多危险吗!”

  “哪有如何?我的专业做警察不觉得很合适吗?”听到母亲充满关切的话语,以及眸子里藏不住的心疼时,由纪只觉得异常烦躁。

  说到底她去美国读书就是不想看到他们对由乃好却忽略自己,年少的叛逆加上冲动才提出的出国的决定。他们当初要是能够继续劝解她,那么说不定她本就不坚定的态度会被轻易的瓦解。

  当时提出出国留学被父亲极力的反对,然而眼前这个女人却劝说他让他同意了自己的决定。

  分明是你推开了我,现在却又假惺惺地作出一副疼惜你的模样。由纪不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到底能恶心到什么样的程度。

  一袭红裙的女人拉着行李箱的拉杆,拖着半人高的银灰色行李箱往机场里面走。背过身,头也不回的由纪没能看到身后贵妇的眼底的心疼与后悔在疯狂的滋长。

  -

  司机帮夫人和小姐办理完行李拖运的手续后将票据分别交付给了二人。接过票据由纪道谢后,直接往登机通道走。

  “夫人!”中年司机轻声喊着。

  望着小姐毅然决然转身离开的背影,完全没看夫人一眼。对于这样的行为多少为这个对下人很好的夫人难过。他在这个家任职已经挺久了,一些事情也是了解的。在国中发生争吵了以后由纪小姐就去了美国留学,出国前先斩后奏的拿走了户籍资料去修改了姓氏。

  老爷因为她的行为气到差点住进了医院,夫人对由纪的做法也极不赞同不过最后还是劝老爷不要生气了。

  “哎我没事,你回去吧。”说着她也转身向登机通道那边行去。

  矢泽川奈购买的是两张头等舱的机票,由纪上飞机后询问了空姐位置后就朝着她的座位那边走去。

  头等舱可以用小的包间来形容了,几张舒适的L型小沙发交错着,横在座位之间的矮桌,以及矮桌上的饮品与食物。

  简洁的格局,静逸雅致的环境。花了相对多的消费,各个方面自然比其他舱位要好才行。由纪还是初次坐头等舱呢,先前去美国念书乘坐的是经济舱,回日本购买的机票同样是经济舱。

  由纪原本是这么以为的,现实却……

  “这沙发坐着好舒服啊!软软的!”元太坐在座位上兴奋地用手拍打了两下扶手。

  “是的呢!”这是步美的声音。

  “你们啊快坐好快起飞了。”这是柯南的唠叨。

  铃木园子叉着腰对除了柯南之外的略显兴奋的几个小鬼说:“小鬼头你总算是说对了句话了,小鬼头们快坐好!”

  “嘛园子她们这是开心啦。”这么温柔的人肯定非毛利兰莫属了。

  “……”这是推开舱门矮身进来后对头等舱里中见到的乘客一脸懵逼的橘由纪。

  ↑所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她们在啊?

  震惊归震惊,由纪的脸上的诧异转身即逝,挂上笑意,向她们问候:“好巧,你们也在啊。”

  “诶?”铃木园子见到她一时没回忆起来是谁于是脱口而出地问道:“你是——?”

  代替由纪回答的是柯南,“啊由乃姐姐!”

  经过柯南这么一提醒,园子响起了眼前这个略施粉黛的妆容淡雅的女人。

  “哦哦抱歉啊你好矢泽小姐,好巧好巧。”

  毛利兰脸颊爬上浅浅的红晕为闺蜜就这么快遗忘了人家的失礼行为感到少许的尴尬,“那个矢泽小姐,园子她就是这样的,你别介意。”

  由纪轻笑着给予她答复,“没事的了过去挺久了没印象正常。”她这么快认出他们也是因为柯南在的原因了,不过她倒是看到了一个上次没见过的短发的女孩子。

  她们寒虚问暖着,舱门又被推开,进来的是由纪的母亲矢泽川奈。对话被突然开门给打断,沉默了几秒。由纪直接走过去自然地挽起了川奈的手臂,“妈,这是我先前在晚宴上认识的朋友。”

  这一声妈叫得川奈的心脏为之一颤,“你们好,请多多照顾小女了。”

  “哪里的话阿姨,我们才是呢。”又是必免不了的客套话。

  “由乃姐姐是感冒了嘛声音和之前不太一样呢。”柯南在大人们互动完以后,奶声奶气地问道。

  “啊对,吹空调感冒了。”由纪笑着垂下眸子回应这个对细节莫名尖锐的小鬼。

  “哎呀姐姐的脖子受伤了吗?”柯南眨着大眼睛无害的看着她又抛出了个问题。

  “是的啊,被手指甲不小心划破了。”由纪眯起眼睛笑了笑,随后伸出了手指在他面前摊开,继续说:“姐姐平时喜欢留长指甲,划伤了以后就把多余的指甲剪去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小朋友?”

  十只指甲盖都有修剪过的痕迹,不那么平滑,看得出是昨天才修剪过的。

  “没、没有了!”柯南无辜地看着她。

  “柯南!”毛利兰语气里有点责怪的味道。

  “没关系,小孩子嘛好奇心强。”由纪笑着说道,然后挽着川奈走向了她们的座位。

  接着就响起了起飞前的提示音,嘱咐乘客做好系上安全带。

  对他们的互动全程没什么兴趣的灰原哀介绍了自己后就坐到了座位上,她对柯南有些反常的行为多了几分疑问。扭过头小声的问:“矢泽由乃有问题吗?”

  “啊问题没有了,不过觉得她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有时有些许相似。”

  “哦,那你发现她们是同一个人了?”

  “应该不是……吧?”

  回答他的是灰原哀的轻哼声,身边坐着的侦探君就是对所有的事情都太过细致了。

评论
热度(2)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