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巴黎

  警视厅搜查一课强行犯三科办公室里,几个大男人坐在矮桌上围坐在一起热火朝天地谈论着什么,面上的表情无一不是悲伤。

  “啊啊啊我的心好痛,没想到橘桑已经有男朋友了!”一人仰头捶胸哀叹着。

  “我也好心疼啊,感觉比不上人家。”另一个人连声附和道,一脸悲愤,却又无可奈何。

  推门声响起,真琴走了进来凑到男人堆前,拍了其中一个人的肩膀,“嘿,你们围在一起在说什么呢!”

  “橘桑有男朋友什么的我果然无法接受啊!”

  “诶诶诶——!什么!!!男朋友吗!!长得怎么样帅吗!”

  “哎呀就是毛利侦探事务所下面的波罗咖啡店里的服务员了,是个侦探呢那次橘桑被绑架还是她找到位置的呢,难怪他会参与案件。”这是和佐藤他们一起执行援救任务的其中的一位男同事。

  “嘛只能祝福了嘛,他们两个挺相配的啊男才女貌,”一个非常理智的男人这样说着,仰头灌下了手中可乐罐里剩下的液体。

  “行了行了散了吧,工作去。”佐藤从目暮警部的办公室推门走出来行至围坐一团的他们那边,“别因为今天橘桑请假就背地里瞎讨论。”

  “什么她今天请假!”一男人吃惊地说。

  “请假正常的吧,她受伤了不请假目暮警部也会让她缓缓再来。”

  “也是,不过有点好奇为什么请假。难道是——?”联想到由纪被安室透以公主抱的姿势带走,霸气到没得商量,结果今天就这么请假了,上扬的语调中全是想入非非的味道。

  “家事啦!你们快工作!”佐藤拿着手里的文件往矮桌上一拍发出清脆的声响,世界终于安静了。

  佐藤一转头发现身边的女同事表情不太好,关心的询问:“真琴你还好吗?”

  “啊我、我还好了,我去巡街了。”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般跑出办公室,步伐凌乱。

  真琴开着警车不自觉行驶到了波罗咖啡店不远的地方,从车窗里看到浅金发的男人袖子卷到手肘,垂首神情细致注意力十分集中地在泡咖啡。

  动作优雅内敛,熟练地一气呵成。

  认真地男人最帅了,这句话果然没错。

  可是现在啊这个她舍不得碰只是远远看着就感到十分满足的男人如今却成了其他女人的男朋友,只要一想到这个,她的心像是被火烧般的灼痛,呼吸不仅急促起来。

  握着方向盘的玉手,骨节青白。望着他的柔情的目光逐渐被深深的恨意取代,姣好的容貌因愤怒与嫉妒显得有几分扭曲。

  提高壶嘴将开水壶搁在了桌面上,抬起眸望向橱窗外,看到汽车行驶过扬起的尘土。

  错觉吗?

  他刚才分明有感受到一强烈的视线望着这个方向。

  轻轻摇了摇头,垂头继续专注的完成泡咖啡的工作。从洗手间出来的榎本梓恰好的看到安室透正收回看着窗外的目光,走过去。手臂搭在前台上,手指有规律地敲打着,语调带着轻松与揶揄。

  “安室君你和由纪酱肯定有什么进展了吧!”那天他可是为了由纪的事情向自己请假呢,还对目暮警部鞠躬礼请求参与案件。他第二天照常上班那么就说明由纪安全地被救出来了,而一早上班他心情看上去还不错。

  榎本梓看到垂首正在清洗过滤具的男人嘴角的弧度起了细微的变化,虽没回答,不过这笑肯定是他俩发生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吧?

  想通了的梓没再继续缠着认真做事的男人问八卦,拿着湿抹布旋身去擦桌子。

  -

  法国巴黎。

  街头沿路种植着的梧桐树在八月下旬正值灿烂。放眼望去,一大片沁人心脾的绿。

  日本飞往法国的十四个小时,由纪大部分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的。下飞机的由纪眩晕的厉害,走路像在飘。身侧的人搀扶住她的手臂,由纪回头看到是母亲,本能的想要甩开。不过思维还算是清醒的,她身边还有认识的人呢。不能让他们看出什么来,尤其是江户川柯南这个小鬼头。

  “怎么了?”

  “嗯睡久了有点晕。”由纪顺势靠在了女人的肩上,问:“现在是去哪里?”

  园子回头看着脸色不太好的由纪建议道:“去酒店吧,真没想到我们居然都是去参加阿姨举办的时装秀。”

  园子和小兰坐在由纪前面,两个人交谈的内容她有听到,自然而然的就和她们说了起来表示来巴黎的目的完全相同。

  由纪眨了眨惺忪的睡眼,说话声音软软的像团棉花,“其实嘛有交集才是正常的。”就像同一个圈子里,和朋友聊天会发现你们还有共同认识的第三、四个人甚至是更多,然后发出‘啊这个圈子好小啊’之类的感叹。

  “酒店的话,莉兹有定。”说话的是矢泽川奈,她扬了扬手中握着的手机。刚才收到了一条好友的消息,说为她们定好了居住的酒店。

  川奈对由纪在清醒了些后不着边际推开她的搀扶的举动上不由觉得难过,好在并没过多的表现出来。

  有句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虽说算不得上是家丑的地步,不过人是要面子的生物。

  元太惊叹着说:“诶酒店!”

  步美脸上是挂不住的兴奋,双手捧着脸,开心的说:“好棒的感觉,第一次住酒店!”

  “我也是!好幸福啊!酒店里的鳗鱼饭会不会更好吃呢!”

  “元太君真是的,酒店里面还有比鳗鱼饭更棒的食物啊,你可真是爱吃鳗鱼饭。”光彦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样对元太说。

  “你们呐!”柯南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吐槽了,刚在飞机上吃了好多食物的元太现在居然还想着要吃鳗鱼饭。

  莉兹·赫伯特还在为明天下午一点开始的时装秀做亲自确认工作,于是没能来机场接她们。川奈对这个事情没多在意,她知道好友的性格。加上时装秀是她一直期盼的想要完成的梦想,作为好友她肯定会全力支持。

  说话间,小兰在街边拦下了两辆的士,扭头向她们招呼,“快点上车吧。”

  一行人融入了巴黎这座大城市的车水马龙,到达莉兹为她们定下的酒店时已经临近晚上的用餐时间。

  柔和的光线下,黑发女人拿着银白的金属刀叉,慢条斯理地切着盘子里躺着香气四溢的牛排。红酒香醇浓厚的味道刺激着味蕾,唇齿间红酒的醇香在厨师的烹制下融入到嫩滑美味的牛排里。

  抬手举起切好的小口牛肉放入口中,齿间留香。

  “由乃姐姐吃牛排好熟练啊。”

  “小鬼我吃牛排也很熟练好吗!”铃木园子视线一转看了眼隔着个小兰的戴眼镜的小鬼,“女生吃东西的时候看着她很不礼貌好吗,吃你的意面去!”

  “唔各个方面都要被训练到近乎完美,吃牛排也要吃得动作优雅好看,我是被这么教育着长大的。”由纪说得这不是假话,不过她不管怎么做,也没有她姐姐由乃给人那么浑然一体的感觉。或许是气质的问题吧?

  “啊这么严啊,我家人也没做到像你这样呢。”园子听到由乃这么说,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身边的小兰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一下她的小腿,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道:“啊矢泽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

  矢泽川奈笑了笑,没接话。

  “没事的了,我母亲啊她对我也很好的。不过柯南你好像很在意我呢,从飞机上开始的哦。”由纪将左手的银叉搁在瓷盘,微微起身去拿香槟。抿了口,微笑着对戴眼镜的小鬼说。

  “呃,那是因为姐姐很好看啊,比园子姐要好多了!”柯南楞了下,稍微慌神,连忙说。

  “你说什么呢小鬼!再说一遍!”听到小鬼头的发言,原本平静地吃着牛排的大小姐顿时怒了。声音拔高了好几个音量,横眉竖眼地瞪了下柯南。

  “哎呀,柯南,园子,你们不要这样啦!”毛利兰充当和事老拦住了身侧有点生气的闺蜜,劝阻着她们。

  “工藤君你是不是对她太在意了些。”灰原哀喝着饮料,小声地对好奇到反常的江户川柯南说。

  “唔。”他也觉得是太过在意了,眼前这个黑发女人真的给他一种和由纪十分相似的感觉。一次两次可以用巧合来解释,但是发生的次数多了,真的是他的错觉吗?

评论
热度(1)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