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项链

  通知这次时装秀的时间实际上是10号的午间新闻,原本打算举办三天的,不过后来延长了两天,并且在二十日的早间新闻爆料出这次的时装秀会有惊喜。

  至于惊喜究竟是什么,任凭记者怎么去挖掘都没找到一条可靠的消息。

  十九日晚上十点,躺在沙发上的短发男生拿着平板刷完新闻页面退出切回论坛时看到了被怪盗基德的粉丝们顶到TOP的楼层。

  标题是,希望基德大人能帮帮我。

  在好奇心的使然下,手指轻触屏幕点了进去,滑动着大致翻看了一下。主楼层写了一大串密密麻麻的字,带着极其强烈的感情,整篇文洋洋洒洒地抒写了差不多一千字的模样。

  理清楚内容,她要表达的意思简单化来说就是。

  她有个爷爷身体一直不太好,还有几个月是孙女的生日,为她精心准备了生日礼物。然而没等到她过生日,爷爷却病逝了。她是这几天无意间从家仆之间的交谈中知道了她爷爷为她准备的生日礼物被后妈收入了囊中,礼物是一条项链。

  后来她跟后妈说了这件事。后妈表示她现在还用不上,她会在暂时代替她保管这条项链。等她成年以后会还给她。但她若不是无意间听到家仆说这件事,她一定会一辈子蒙在鼓里,哪里还谈会还给她?

  这条项链会在二十四号举办为期五天的时装秀的最后一日展示出来,她希望基德大人能拿走这条项链,她不想这项链成为后妈的所有物。

  下面的评论两极分化的严重。一方表达的大意是说楼主想火疯了能不能用点脑子啊,另一方表示很心疼楼主然后对那些说楼主想疯的人怎么这么没良心,然后两方疯狂的撕逼。

  快斗斟酌了一下,轻触她的头像,私聊的对话框弹了出来。切换着输入法,指尖轻快地在虚拟键盘上打字。

  Magician:其实,你是想要拿到项链的吧?

  Fanny:唔这个当然的了项链本该是我的所有物啊,为什么她不仅拿走还要瞒着?

  Fanny:抱歉我太情绪化了,现在只希望项链能不被她拿走。

  发出帖子以后没有设置权限的芬妮收到了好多私信,有骂她的,心疼她的,同情她的……五花八门,她全部一一回复了。同样的也收到了‘你是想要拿到项链的吧’类似于这样的言论。

  芬妮望着他的用户名渐渐出神,鬼使神差地输入了一行文字发送了过去。

  Fanny:你是基德先生吗?

  可是发出去了以后又感到有些后悔。她在想什么,怎么可能真的在网络上这么巧合的碰到他呢?

  然后又飞快的编辑出了一条信息,然而还未敲下Enter键,小音箱传来消息地提示音。葱白细长的停留在回车键上方的手指一顿。

  Magician:美丽的小姐你能这么想我很荣幸,可一面之词不能听信。

  芬妮反复地将Magician发送过来的话默念了几遍。他这句话的意思,能不能理解为,他是基德,然后不太相信她所说的话呢?

  楞了几秒,芬妮删除掉之前输入的消息,飞快地打出她要表达的意思,敲送出去。

  Fanny:Oh但你也无法证明你是基德不是吗,虽说你的用户名是魔术师的意思。

  Magician:唔你说的没错[玫瑰花]

  芬妮看着他发来的消息,微楞了一下,他的头像在敲完消息后迅速的灰了下去。他回避了究竟是不是基德的问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对面的那个人或许真的是怪盗基德。

  纠结地咬着下唇,键盘上的手指迟疑了一会儿,在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定后,飞舞着敲出文字。

  Fanny:你能来了我就能证明我说没撒谎,前提是你敢来,你是他。

  头像亮了的同时,他的消息发送了过来。

  Magician:你不会失望的美丽的小姐。

  看到他这则消息时,芬妮有种被他套路了的感觉。

  参加时装秀必须有请帖,如果说是自己的朋友,肯定能走下后门给放进来,不过他万一不是呢。直觉这种虚幻缥缈的东西,不可能百分百的准。

  快斗在发出信息后,退了论坛。摁熄了屏幕放下平板站起身来,双手交握着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

  他探身拿起玻璃矮桌上的手机拨通了通讯录中的一个号码,等电话那头接通了后道:“老爷子,订两张去巴黎的机票,收拾一下明天去巴黎。”

  电话里头的人发怔,好半天没回应,“少、少爷去……巴黎?”

  “Yes,Paris。”接着,挂断了电话。

   寺井黄之助望着被切断通话的手机一脸懵逼,怎、怎么突然就要去巴黎了?少爷要做什么啊!

  不过作为助手,他只能忍着疑问去订机票了,反正明天能知道为什么。

  -

  莉兹定了两间酒店的套房,四位女性加上五个小孩子,分配起来有点麻烦。这几个小鬼好像很喜欢和由纪在一起,于是造成了站在酒店前台的她们踌蹴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由纪倒不是讨厌小孩子,不过她现在很烦躁,密封的不透气的假发套快要让她炸了。她无法想象和她们待在一起,去体验要一整晚的戴着假发套睡觉的畅爽感。

  讲真,她会崩溃。

  “要不要,先去看下套房再决定呢!”提议的是毛利兰。

  “不这么麻烦,再挨着订一套不就好了吗?”这个是非常土豪的铃木园子。

  “我和我妈在定一间就好了,挨着你们定。”由纪怕她的这个话太过于唐突于是又补充,“唔有大人在怎么能让你们破费。”且不说她比园子和兰要大上四岁,光是矢泽川奈在就不可能让她们来出钱了。铃木园子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没错,但她现在也不过是高中生。

  “诶——由乃姐姐不想和我们一起睡觉吗!”步美听到她的话有点难过,她超级喜欢这个温柔又好看还特别有气质的大姐姐。

  “啊没有的啊不过现在不好分配房间嘛,订在隔壁可以来找我玩的啊。由纪弯腰抬手揉了揉步美的脑袋,柔软顺滑的发丝的触感缠绕在指间忍不住让她多摸了两把,“步美乖,你可以和你的朋友一起睡啊。”

  “唔好吧。”步美点点头勉强地接受了。

  川奈付了房钱,和由纪一起跟着服务员向套房走去。

  行李箱是在由纪他们吃饭途中送过来的,被服务员送去了两间套房里面。矢泽母女先是去房间拿了她们的行李箱然后与兰她们暂别后就回去了她们所定的房间。

  推门走进去后由纪蹬着高跟鞋几个箭步跑去开关空调的墙面摁开了空调,将温度调至十八度。

  烦躁地一把扯掉假发套,脱去高跟鞋赤着脚走到床铺边坐了上去。

  密不透风的假发套闷得她的头发丝沾满了汗水,顺着发套被扯下来的动作瓷砖地板上被带出一串水珠。

  由纪把发套甩在地上,皱着眉非常认真地思考她究竟是多大的毅力才能将这个鬼玩意儿戴了这么久。

  川奈一手拖着一行李箱的拉杆,把她们的行李放置在双人床的一侧边,降下拉杆。

  白净的手捡起地上的挂着汗的发套,川奈对她这样的行为不太满意,习惯性地指出她的问题,“你这孩子不要这样乱扔东西。”

  由纪扫了她一眼,没答话。

  在床上坐到心身静了,凉快了后,起身走去洗手间。

  站在台盆前按合了底座出水口,拨开水龙头调着水温放水打算洗头。

  弯腰埋在台盆里头发对着水龙头手搓着头发让水将头发均匀地打湿,手间打了洗发乳搓出许多泡泡后往湿头发上抹。

  包着毛巾出来看了眼时钟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刻钟左右,扯下毛巾抖开擦着发丝。洗干净之后由纪莫名地生出些许满足。

  没戴发套的感觉真好。

  空调的温度已经被川奈调高了许多,不那么冷的温度正好。由纪接过川奈递过来的吹风机,轻声道谢,然后跑到床上插上了电吹起了头发。

  “我帮你吹吧,委屈你戴了这么久的发套了。”川奈在捡起她甩在地上发套后,沾手立刻感受到湿儒的汗水。一想到她为了扮好由乃而这么努力地忍着,心像是被人死死地揪着一样生疼。

  吹风机发出的声响掩盖住了她说话的声音,川奈无可奈何只能伸手拍了下坐在床头的女儿的肩膀。

  由纪回头顺手关了吹风机,扫眼看了下刚才触碰了自己的女人。有些厌恶的皱起眉,在她还没开口说话时听到她用几乎请求的口气对自己说:“我能帮你吹头发吗?”

  与她心疼又小心翼翼的眸光相对,由纪勾唇轻笑,“当然可以满足你虚伪的同情。”

  由纪将吹风机递给了川奈,她转过身背对着川奈。女人心情复杂地拿过吹风机,打开了开关伸出手穿过她的发丝。熟悉又特别陌生的,通过柔软的发,悄悄地传递到她的心里。

  究竟多久了呢?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上一次为她吹头发是在什么时候。小学?还是国中?

  一种超越了难过的,或是愧疚的许多糅杂在一起的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悄然地蔓延开。鼻子发酸,眼睛有些胀痛想哭。

  穿插在发丝间的那只手在微微的抖着,纠缠着手指的发丝不小心扯到了她,有一点痛。

  这让她记起了小时候,母亲给她吹头发时她特别的调皮,喜欢乱动。导致她总会被头发扯得疼,接着捂着头任性地对她说,‘我不要你给吹头发了’。那个时候母亲就会笑着说,‘不要乱动就不会疼了,由纪乖’。

  回忆像是潮水汹涌地向她拍来,淹没了她。

  由纪定眼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远方的高层建筑闪着刺眼的光点,亮得她眼睛不太舒服红了眼眶,刺目地竟然让她流了泪。

  棕黄发的女人回身夺回了吹风机,快速地垂下头,“我自己吹你去洗吧。”

  川奈被她突如其来地动作吓了一跳,视线里发丝还有些湿的女儿,眼眶似乎有点红了?

评论
热度(1)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