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预告

  那天晚上,小鬼头们没来找由纪玩。关于原因嘛,她不太清楚,不过小孩子的通病是一发现新鲜事物,注意力很快就会被转移开。

  没去找她由纪表示很开心了,她可不想洗好头以后又要戴回发套。发套什么,她受够了,真的会疯的!

  翌日

  清晨的暖意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房间洒在床上。晨光中的细小的漂浮物在空气中沉沉浮浮,阳光下给人毛茸茸的感觉,飘飘悠悠地落在由纪的眼睑上。

  由纪被吵闹的手机铃声从睡梦中唤醒,朦朦胧胧地翻个身把脑袋埋在枕头下,企图挡住着扰人清梦的声音继续入眠。

  好在铃声戛然而止,然而代替闹铃钻入耳膜的是声音熟悉的女人与人的交谈声。

  “莉兹啊,好久不见啊一会儿我们准备去找你的。”

  “什、什么,收到了怪盗基德的预告函!”

  “别慌先通知警察,我们马上就去你哪。”

  由纪烦躁地坐起来,抄起枕头就往不远处地声源处扔,“Shut up!You are too noisy!”

  枕头从川奈闹侧直线飞过,砸在墙上滑落至地面。她对由纪如此不礼貌的行为感到反感,不快地皱起眉,却并未指责她。

  “抱歉吵醒你了,但现在请你起床我们要去莉兹家。”川奈扶着脖子左右转了圈睡了一夜有些僵硬的脖子。走到墙边捡起被主人毫不留情扔下来的枕头,拍了拍。

  枕头递给棕发女人,由纪一把抢了过去,盖住了脑袋。透过枕头传来她略显沉闷的声线,没睡醒的感觉,“I see,Let me awake。”

  川奈看了几眼躺在床上不愿起来的女儿叹了口气,不再催她。弯腰从行李箱中拿了洗漱用品,旋身走向洗手间。

  等由纪完全清醒坐起来的时候,川奈正好推开浴室门拿着她的水杯牙刷走了出来,与此同时,套房的门有节奏地敲了三下。

  随之而来的是开朗活泼地童音,“由乃姐姐起来了吗!”

  棕发女人‘蹭’地站起来健步奔走到沙发边一把抓过昨晚清洗后吹干的发套,匆忙地打开行李箱拿了她的洗漱用具,跑去了洗手间。

  关门,上锁。

  川奈走到玄关拉开了门,步美穿着俏皮的水粉色小裙子,看到开门的人后礼貌问好:“矢泽阿姨好。”

  “步美酱好,由乃她刚起来现在在洗手间。”川奈侧身让出一条过道,顺带将门完全地敞开,“找她玩的吗?你们进来等她吧。”

  一群小孩子说着打扰了,走进了房间。

  刷完牙齿吐出嘴里的泡泡,喝了口清水窸漱口腔。用手腕上绑着的两根黑皮筋绑好头发,重新戴上发套才扭开锁推门出去。

  “由乃姐姐早啊。”步美语气轻松地说着,“园子姐姐说这次时装秀基德会来诶!”

  “啊我知道,母亲告诉我了。”由纪弯腰蹲在地上,翻着行李箱找出洁面乳和化妆用品。

  “好像等下要去莉兹阿姨家吧,”黑发女人语调不急不缓地漫不经心地说着,盖上行李箱,“唔基德不是在日本活动得多吗为什么来巴黎了?”

  “不知道但是好兴奋啊!会不会见到基德呢!”白净的脸颊上爬了少许红晕,语速不自觉地加快了些。

  由纪觉得步美这样的反应挺正常的,像怪盗基德这样充满神秘感的男人,的确能够让很多女性为之倾心。

  “哀酱对基德不感兴趣吗?”一群坐在床上的小鬼头们好像只有短发女生没那么感兴趣,由纪随意地问了下她。

  “还好了。”不咸不淡的回答。

  “再等我一下哦马上好。”由纪将化妆品揽在怀中走进洗手间。

  -

  莉兹·赫伯特家是三层的独立栋,类似小型别墅那样。她们在酒店门口打了两辆出租车直奔她家,下车后的三个孩子感慨着房子好大,然后跟着川奈她们进去了。

  摁响了门铃,清脆的电子铃响了几秒门打开了。

  跃入视野的是金发碧眸的女人,一袭及脚踝的茶色长裙,高挑又有料的身材将长裙撑出火辣的韵味。长发盘了起来,露出点缀着灿白挂坠的白皙修长的颈脖。涂抹着暖橙色的唇彩,将她的肌肤衬托地更白而细腻。

  她上前一步亲昵地抱住了川奈,侧过头与她来了个亲脸颊礼,“Oh,你终于来了。”

  川奈回吻了过去,同样热情地回应,“抱歉久等了。”

  女人退后几步敞开门扉非常热情地招呼她们进去,“别在意穿着鞋子进来吧。”

  客厅里聚集着一些人,穿着警服的男人们。其中杂在一群雄性中那位黑发女性,尤其显眼。

  “她们是……?”一名眉目柔和的男性警官询问,碧蓝如海的眸子扫过跟着莉兹身后进屋的她们。

  “我的朋友们,我让她们来的。”女主人回答着然后转过头还特别心细地弯腰垂眸看向一群小孩子,“要喝点什么吗?别客气哦!”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最后看向了站在身后的兰和园子,在得到她们的同意后才大胆地说:“唔,果汁就好了!”

  “我也是!”

  “麻烦阿姨了。”

  数分钟后莉兹端着咖啡色托盘走到客厅将果汁递给了孩子们才开始先前的话题。

  “我们对基德并不熟悉,所以要拜托日本那边专门负责怪盗基德的警方来。”他说着,顿了一下,视线转向玻璃茶几上的那张右下角涂鸦着卡通的白卡片,那是怪盗基德的标志。

  “取走小公主的珍贵,这句话……不太理解。”

  “他是要拿走什么?”碧蓝的眸子里尽是疑惑之色,唇瓣翕动地喃喃这句话,努力地去揣摩这句话的意思。

  客厅里的气氛因没人接话而沉寂了下来。

  骤然间,响起一道爽朗活力的女声,“小公主应该是指得莉兹阿姨的孩子,珍贵就……”

  所有人不自觉地看向了声音源头,是那位黑发女性。黑眸如黑曜石般纯粹,是种毫无杂质的清澈。润泽的唇瓣起伏,好听地声音随之而出:“莉兹女士好像有个女儿叫芬妮对吗虽然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是这样的。”

  “那这次时装秀有是属于芬妮的物品吗?”

  听到问题的女人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着女性的黑眸,说:“没有。”

  这段对话结束,又是沉默。原本以为寻到地突破口,后来发现其实是死局,难免失落。

  由纪拿着手机刷流量看完了关于莉兹新闻的相关视频,扯下一侧耳塞,问:“不是说最后有惊喜吗,那是什么?能够透露一下吗?”

  “是一条项链。”莉兹回应着。

  “特别贵重吗?”

  “这倒不是,但很精致,我特别喜欢。”莉兹想了想回答她。

  听到她的回答,由纪无意识地抬手打了个响指,“This is。”

  跳跃地思维,一些人对于她们之间的对话感到蒙,最先反应过来地是穿警服的黑发女性,“Why?”

  “除了这个,他还能从时装秀拿到什么?”由纪轻笑着反问。

  “依据呢?”

  “No, this is the intuition。”由纪顿了下,又重复,“It's women's intuition and I can't explain it。”

  “你们还有其他的方向吗?”

  由纪的问题使所有人沉默了下来。由纪面对众人的沉默,不慌不忙地又把耳机塞了回去,切出音乐自嗨。

  她感受到一道视线注视着她,由纪有点后悔发言,她应该保持沉默的啊。本来就没对她打消疑心的小鬼这下子肯定又发现了什么了吧。

  “或许她说得没错,至少现在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突破口。”温文尔雅的金发男人说,然后目光转向莉兹女士,请求的语气询问,“能将佩戴那条项链走T台的女模特换成白桃协助员吗?”

  没等到莉兹回答,被点到名的白桃玫不那么淡定了,难以置信地目光投向高自己很多的长官。

  “您的意思是,我、我走T台?”

  “是的,还有更好的选择吗,你是我们当中唯一的女性了,我相信日本方面也不会将女性分配过来吧。”

  白桃玫听着长官肯定的语气,紧张地抓住了衣角,停顿了数秒后,深呼吸向金发碧眸的男人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Yes, Sir,保证完成任务!”

  得到下属回答的男人,又一次落到了莉兹女士身上,弯腰以示歉意,“麻烦您更换一下模特了。”

  莉兹面露难色,但感受到他这样恳请的态度让她几度犹豫。沉默的斟酌了片刻,最后点头同意了下来。

  “那就白桃小姐了。”

  “不、不麻烦。”

评论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