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基德

  浅金发的男人拿着托盘行走至前台将托盘搁在台子上,双手交握地抻了个懒腰。榎本梓把做好的冰镇柠檬茶推到他面前,“辛苦你了,请你喝。”

  由于快要开学时期,在这儿打暑假工的学生们拿了工资以后就问她辞职,然后短时间又招不来新的人手,所以今天除了她之外,店里只剩下三个员工,比平时更忙了。

  “谢谢。”安室透应了声,坐在前台的高脚凳上,伸手拿起柠檬茶喝了几口。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门口处,墙面上的小银铃特别乖巧,没发出一丁点儿声响。

  他实在想不明白,那天为什么会突然间就吻了她,并且在她推开自己的时候,竟有一点失落?

  那个女人似乎总是在撩了自己以后又突然地消失,接着过段时间又会突然冒出来,扰乱他本以为定下心神不会再对她的出现而产生涟漪的心。

  他能够感受到心底有种不知名的情绪在蔓延,将他的心逐渐地彻底地占据。而他现在在做得就是将那种会让他觉得不像是自己的情绪与想法压制着,不想长得太快。

  “说起来,由纪酱四天没来了吧。”榎本梓垂头登陆了聊天软件查看消息,像是日常一样的行为无意识地问了句。

  “……嗯。”

  “你想她吗?”

  “……嗯。”

  仿佛看到了新大陆般,玩手机的榎本梓对他这样的回答感到不可置信,猛地抬起头,对上了男人搁下柠檬茶转过来的眸子。

  “抱歉刚才走神了,你说了什么?”

  “啊……嗯我准备定外卖你吃什么?”

  “唔蛋包饭吧。”

  “好好我给你买。”榎本梓藏不住笑意地点头答应了下来又连忙地垂首定外卖去了。

  安室透:“……”他刚才走神时无心回答了她什么不得了的问题吗?

  -

  后台的化妆间里,镜子上方的小灯泡发出白炽的光线,照得晃了坐在塑胶椅上的黑发女性的眼睛,她紧张地下意识地抓住了裙摆。

  但后一秒被她身边的一位高挑的浓妆艳抹的女性抬手一拍,“不要抓裙边!紧张了就深呼吸!”

  白桃玫深吸着气,试图放松紧张地情绪,结果又被女性给提醒。

  “动作太大了,我不好盘头发。”

  白桃玫:“……”

  捻起一缕青丝,向上绾在里发圈里,别上黑卡子,花费了近五分钟搞定了头型。

  先是给她涂抹一层补水乳液,而后又拿着粉底液拨开盖子挤在指腹上给她脸颊涂抹均匀……

  勾眼线,涂眼影,刷睫毛膏,添嫩粉色的腮红到涂抹口红一系列的上妆,化妆师给白桃玫全部折腾完花了将近三十分钟。

  拧上暖橙色系的唇蜜盖,欣赏成品的目光落在了她略施粉黛的水盈光泽的面颊上。

  “Perfect and satisfied。”化妆师感叹地将唇蜜轻轻搁在了化妆台上,勾起唇角,行至到玄关处拉开门,“Walk up。”

  月牙白的及膝长裙,是一种极其可爱的感觉的款式,而裙边点缀着的蕾丝又将这份可爱添了一抹性感的色彩。过肩长的黑发绾在脑后,呈小球状,用黑发网裹住打了个活结。

  银白色的眼瘾在灯光下闪着盈盈光泽,粉嫩的唇更加诱人。

  十公分长的细高跟将她整个人托长,裙子因为她起身的动作轻轻摆动着,她原地缓慢地转了个圈。垂于两侧的小手攥成拳,眼眸中划过紧张的情绪,小心翼翼地问以莉兹·赫伯特为首进入化妆间的女性们。

  “奇、奇怪吗?”

  “Oh~非常的漂亮。”莉兹女士快步走上前,欣喜而激动地一把握住她的手。

  说实在的她原本对更换模特并不太情愿,但为了时装秀的顺利进行以及项链不会被拿走又不得不换。

  可白桃玫穿上这条裙子给她有种眼前一亮的视觉冲击,使她感到非常的满意。

  白桃玫可是被她忽然地举动和脱口而出的赞扬的话语给吓坏了。她羞红了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连连对她道谢。

  接着白桃玫又和进来的其他人客套了几句,之后有位女性工作人员进来通知她准备准备该上场了。

  由纪对她僵硬地走姿实在看不下去,这四天训练的情况明明很好的啊怎么这就紧张上了。

  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摸出裙荷包里的奶糖撕开包装,拍了下她的肩膀。白桃玫转过身时瞧见一双手朝自己伸了过来,习惯性地想要过肩摔,然而余光又看清了人才堪堪止住了冲动。

  “甜吗?”由纪把糖果塞进了她的嘴里,弯起了眼笑着问。

  白桃玫愣了下,随后点点头。

  “你太紧张了,糖分可以舒缓压力让人放松。”

  “谢谢。”

  浓郁的奶香在舌尖绽放开,齿间蔓延着,好像心情真的没那么沉重了?

  白桃玫深呼吸着努力的去回想昨晚练习走姿的那种感觉。踩着高跟鞋,拾阶而上。

  一步两步三步……

  每走一步,心脏也随之轻跳了一下,果然还是紧张到不行。尤其是在LED射灯的照射下,万众瞩目之下,在T台上行走还不能忘记要摆出的姿势。那感觉完全不是在莉兹和同事的视线中行走,所能比拟的。

  耳边只有疯狂地跳动的声音,心脏好想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大脑似乎忘记该如何思考,身体因这些日子的训练而无意识地行动。

  骤然黑下来的舞台拯救了白桃玫,她有点感谢这意料之中的意外。几乎是在下一秒,她似乎感觉有人在向自己靠近。有股男士的淡淡的香水味道只钻入鼻翼,是非常的清新的那种香气,似乎还混着柠檬香型的清新剂。

  和记忆中的某个人的习惯很相似,不过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很小的吧?

  白桃玫连忙抬手捂住胸口佩戴的链子,似乎并不迟,是在她碰到链子的下一瞬间,一只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

  耳侧传来男性独有的磁性的嗓音,“真荣幸,为了捉我特意换成美丽的警部小姐。”

  这完全是那日待在莉兹家内部的人才知晓的事情,那么为何怪盗基德他会知道?

  ——“基德这次来,主谋或许是芬妮。”

  ——“芬妮?为什么?又是直觉?”

  ——“Yes!”

  得到她的回答的白桃玫给予由纪的是不相信的目光,但他的话语,让白桃玫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日他们下替换模特的决定时,芬妮恰好从房间出来,对莉兹女士说要出去和朋友有约。

  如果真的像是由纪说的那样,让基德来拿走项链的人是芬妮。那么由纪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直觉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白桃玫抓着项链分毫不让,突然陷入黑暗时台下的人群炸开了锅般甚至还有女性对这突发状况惊声尖叫。吵得她有些头疼但思维依然十分清醒,“这项链是芬妮的?”

    适应了黑暗后,白桃玫觉得他的白衣十分醒目。他不会害怕被抓住吗,这次可是出动了不少人呢。

  白衣男人并未回应,抬眸见似乎看到他右眼的单镜片折射出诡谲的光。

  “项链我收下了。”

  应急灯照亮了舞台,基德在众目睽睽下,优雅而绅士地为完成魔术表演而鞠躬。警部人员冲向舞台一拥而上想要将他压得动弹不得,可他却在‘嘭’地一声,白烟散尽后消失在玻璃面的T台上。

  白桃玫稍微楞了一下,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链子,项链被替换掉了。她之前佩戴地是一条由小颗粒的水钻镶成的喷水的海豚的模样,海豚的眼睛和喷去小水柱是用宝蓝色的小钻。

  一条不论做工还是材质,连她这样的门外汉看了都觉得十分精致,特别地少女风的项链。

  拿走项链或许是有原因的,但这件事肯定成为她抹不去的阴影。毕竟是在她这里被拿走的,不管出于怎样的原因,她没有保护好这条项链,这是她的责任。

  -

  “谢、谢谢你。”芬妮望着手心躺着的项链愣得出神,抬头看向穿着警服的基德先生的眸光中,全是感激的情愫。

  “能为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快斗摘下警帽施了个礼,非常绅士地牵起芬妮的手在手背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吻手礼节。

  松开她的手的同时手心一翻,变出一枝玫瑰花,“芬妮小姐能对这次的事情保密吗,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秘密!”

  “啊好好一定!”

     -

  下班回到出租公寓,脱去警服换下了宽松舒适的睡裙,走到房间坐在电脑椅上抬手打开电脑。

  双击点开skyle的蓝色图标,输入登陆密码几秒钟后,小音箱传来消息的提示铃声,电脑差点因这过多的消息而卡机。

  列表中其中一个的消息显示的是99+,白桃玫滑动着鼠标点开了那个昵称是Magician的人。

  首先看到的就是他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

  Magician:打算什么时候回日本啊~[委屈.jpg]

  White peach:还有几个月实习完就回。[比心.jpg]

  White peach:你这是想我了吗?[捂脸.jpg]

  过去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样子,他回了消息,是个脸红的表情。

  白桃玫看着屏幕噗嗤的笑了出来,回复了个坏笑的动态表情,不过那边没动静,她就将skyle的状态切成忙碌然后去开浏览器看电视剧去了。 

评论
热度(2)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