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腹黑

      时钟指向7时30分,店门被推开,风铃声响。

      “抱歉啊延迟了下班的时间。”榎本梓有些歉意的说,她家里有些事情,会晚去一些就提前打电话告诉安室让他等自己去交接班了以后再下班。

      匆匆赶去咖啡店后,安室透见梓满头的汗,把店里的毛巾打湿递给了她,“擦擦吧。”

      “谢、谢谢啊,那个你下班吧,明天见。”榎本梓拿过他手心的湿毛巾,擦着汗。

      安室笑了笑,走去了换衣间,没一会儿就出来了。

接近九月的天气已经不太热,短袖衫替换成了一件长袖极浅的蓝色衬衫,下身着墨蓝的牛仔裤,极其的简约风格。安室透个子高,身材也好。典型的衣架子,穿什么都赏心悦目,怪不得由纪那么执着于他。

      “明天见。”

      推开门,人刚踏出去没走几步路。他感觉到身侧有人的气息,身体反射条件的要去躲过那人的袭击。只是在嗅到一股许久未闻的熟悉味道后,打消了身体上的行动,任由那人将自己拉扯拽进巷子。

      脖间被一双柔弱无骨的手环住,那味道更加清晰。胸前感受到柔软的触感愈发明显,棕黄的发尾划破巷子里空气的萧条。

      唇间一片温软,湿润的感觉在齿间蔓延。香软的小舌撬开了唇齿,强硬又有些霸道的攻陷般扫过每一寸,在舌根处辗转着吸吮津液。

      指间穿插过蓬松的发,按住她的后脑勺。手搂过她的腰肢,方向调转,她被按在了墙面上,垂首一方面是免得她垫着脚,一方面更加方便加深这一吻。

      许久过后,吻得难舍难分的二人终是分开了,不同程度的张着嘴贪婪的吸着空气。

      “好久不见,想我吗?”女人改搂着他精瘦却结实的腰,手上其下且明目张胆的吃着他的豆腐。

      “如果我说不呢?”男人并未在意,深紫的眸子里映着女人白嫩的面颊上爬了两片绯红的诱人模样。

      女人勾唇轻笑,“那你还吻得这么激烈,说出来谁信?”

      男人一本正经的抿唇浅笑,“我信。”

      她轻笑着掐了把他腰上的肉,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去我家?还是你家?”

      在听到她说到她家时,脑海不知主就冒出了内衣、裤扔了满客厅的画面,认真地说:“我家。”

      等车的时间是漫长的,由纪不停地看手机上接订单的车到哪里了。差不多五分钟,出租车才姗姗而来。

      安室透拉开车门手放在门上边,请由纪先矮身进去后自己才钻进车关上门。

      晚上7时40分,路况不算太堵,将近8时15分才到他家的小区。

      南苑二期,数栋的银白高楼耸立在平地上。从绿化到安全方面,比她所住的小区好上不止一倍。进楼栋的方式有两种,指纹与密码,或者双重。

      不常见的陌生人进小区之前还会被门卫拦下来询问清楚了才会将其放行。

      在“嘀”的一声电子音过后,玻璃门缓缓缩至一侧。两人一同走进楼栋里,大厅里有空调。开了冷气,温度不低,由纪身子靠近了他,伸手抱着他的腰,笑得特甜:“你冷吗,我抱着就不冷了吧。”

      按了电梯按钮,原本垂下的手,抬起,搂住了她的肩膀,配合着她:“嗯不冷了。”

      “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电梯里没人,两扇铁门合拢前,二人就纠缠在了一起。

      后背抵着电梯壁,凉意透过轻薄的衣料一点点的侵蚀着由纪肌肤的温度。安室将一只手垫在她背后,隔开了她和电梯的距离。

      由纪则是全身心的勾着他的脖子,和他接吻。男人在这方面的主导是绝对的,强硬又不失温柔地吻着她,吸吮着舌根,舔舐着嘴角……

      分开他们的是电梯开启前的提示音,到了十三层。

      粉嫩的唇瓣被吻得看上去有点红肿,却愈加蛊惑。插入门卡输入密码,抽出米色的门卡的同时拉开门,走了进去。

      由纪跟在他身后走进玄关,脱下短跟凉鞋,赤着脚踩在地板发出哒哒的声响。

      走过玄关,抬脚走上一台阶。

      左手边是小客厅,L字型的沙发与墙面里镶着的巨大液晶电视之间观看电视的最佳距离。右手边是奶白色的正方形方桌,四张椅子在桌下方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再过去些是米黄的阶梯,是复式楼。

      阶梯下方是厨房,紧接着是一层楼的洗手间。二楼看到有三个门,应该是主卧,次卧,以及书房。

      由纪回过身,“哇喔,房子挺大的,买的吗?”

      安室透脱鞋子没她那么快,后她一步走出玄关,点了个头算是她的回答。他穿着凉拖走去了厨房,从碗柜里拿出水杯,一手拿起蓄满水的玻璃壶。

      “我也要喝水。”

      他搁下空玻璃杯,掠过由纪走向了厕所,“自己倒吧,顺便帮我冲一下放回去。”

      “喔好吧。”由纪耸耸肩,走过去拿水杯自己倒水喝。

      冲好杯子放回了碗柜,身后传来拉门声。他从洗手间出来了,走路时脚步声有些闷闷地,低头看,双脚打湿了,应该是冲了脚。

      由纪走过去,环着他的脖子,语气暧昧,“是不是要开始正戏了呢?”

      他未答,手游走在她的背以及臀部,由纪哼着抬起了一条腿,他就将其托住,然后是另一条。

      靠在他一侧肩头,在耳畔吹着,“抱我去你房间做吧。”话音尚未落下,她又吻住了他的唇。

      安室透托着她,从厨房走到阶梯边。两人一面接吻一面上楼。除了行走比较慢之外,由纪更多的是觉得这家伙在想坏心思。

      半托着她位置恰好因他上楼的动作而摩擦着升温的硬挺之物,引得她阵阵嘤咛软了腰。身体不自主的想要去提高腰的高度却又被他给摁了回去,时不时地这样摩擦着走到二层才作罢。

      二人唇瓣之间连接着一道银丝,空中断开后余丝顺着垂落黏在嘴角边。

      门敞开着的,安室透抱着她走进主卧,将她轻放在床榻上,自己随之也躺了上去,跨在她身上,伏在上方。

      由纪整个人被他吻得有些迷醉,但意识还不算太乱。她感觉到腰间多了一只手,他的肌肤无意间蹭到了她的,灼热的温度,点燃体内的欲/火。

      被掀起衣角,肌肤裸/露在外,只觉得身体更热了,像在烧。手在慢慢上撩,接触空气的皮肤面积更大。

      纤细的手拉住了他的大手,抓得有些紧,“我有些热,能去开下冷气吗?”她的目光一转,安室透顺着看过去,窗帘被帘绳子绑在两侧,敞开的窗子对着另一栋楼层。“能拉上吗?”

      轻声回应了然后起身开了冷气,放下窗帘并将其拉拢,还走到门边关上了门。

      回头看见由纪身子僵硬,直挺挺的躺着,双手抓着两侧的床单。抿唇浅笑着走过去,在床边坐下。

      “很紧张?”

      由纪摇头,“不紧张。”不过就是马上能吃到花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撩到手的男人而已,有什么好紧张的?

      一点都不紧张!

      ……

      指头勾起蕾丝边的裤缘,手从拉开的缝隙灵巧地钻了进去。

      男人沉默了片刻,说:“你的情况真糟糕。”

      “怪你技术太好。”由纪娇呻喘息着回应他。

      ……

      乖,我们要做拉灯党!

      身下女人在他释放出欲望的那一瞬绷直了脚尖,两人保持着顶到深处的这个动作莫约数秒钟后,安室透才将怀里半昏半醒的女人轻轻放在回了床上。随后抽离了深埋在她身体中的属于他的部分,俯身在她一侧的眼睛上落下如羽毛般的细吻。

      “累吗?”他问,声音轻柔的像是流水,拂过她疲惫的身子。

      由纪蜷起身子,眉眼带笑,“有点,你累吗?”

      “你认为?”安室透挑眉。

      由纪半抬着眼,瞅了他一下。下午看着他的时候明明还有几分疲惫,现在怎么看着那么精神!

      对上她的视线,安室透忍俊不禁,抬手拨开了黏着她脸颊的发,“累了就睡吧。”

      起身要走却被拉住了,身后响起她有些疲惫的声音,柔柔地挠抓他的心间,“陪我一起睡。”

      安室透笑得有些无奈,他本来想去清洗下身子的,被她这么看着,无法拒绝啊。要不然,明天早些起来再洗就好了。

      “好。”

      然后他又回到床边,把她轻轻的搂着,“睡吧。”

      “晚安。”

      “晚安。”

评论(1)
热度(7)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