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细腻

      安室透其实并不困,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搂着怀里的女人陪她睡觉,结果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他是被摇晃醒的,哼了声,睡意被打搅了的男人稍稍动了下身体。手往旁边一搭,触及小臂肌肤的是异常的柔软的身体。

      “醒醒!”

      男人收紧臂膀,圈住了温软如玉,然后响起了浓浓地带着睡意的鼻音,“嗯?”

      “透君!”

      “醒一醒啊!”

      耳边不断响起女人的声音,安室透皱着眉左右摇晃了下像是塞了团棉花的脑袋,缓缓睁开眼睛,睡意朦胧地望着视野中逐渐清晰的棕黄发色的波浪卷的女人。

      “怎么了?”

      “我饿了能给我做点吃的吗?”

      浅金发的男人愣了几秒,摘取话语的关键词,重复着说了一遍:“饿了?做吃的?”

      “是的!”

      男人视线扫过她,转向了床头柜上搁放的电子闹钟,时间显示的是2:00。

      这个女人的任性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

      然而对上了她期待的眸子后,男人发现自己没办法拒绝她的任性的要求。

      “好吧我去给你做,要等一会儿。”

      女人欣喜地爬起来环住了他的颈脖在他脸颊上吧唧了一口,“谢谢,去吧!”

      “……”

      安室透掀开被子踩在地板上,走到床尾倾身捞起床榻上的内裤穿上,然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看着冰柜里躺着的不多的食材,浅金发的男人摸着下巴琢磨着做什么好。站在原地思考了几秒,伸手拿出了食材。

      -

      由纪躺在床上滚了几圈,然后坐起来,下床光着脚丫在房间里转,仔细地打量着他的房间。

      房间主要是两个部分,床,衣柜,以及一间小浴室,是磨砂的的玻璃门。

      整个房间是米白色的浅色调,然后蓝色作为辅,点缀着这间房。简约又清新的风格,莫名觉得十分适合他。

      女人又晃悠了一圈,最后来到贴墙而立的木色衣柜边,抬手一把拉开衣柜。

      手指在挂着的服装上一一掠过,最后拿出其中一套取下。拿走衣架,随意地将塑胶衣架扔在床上。

      套在身上,安室透快一米九的身高的男士的衣衫对一米七三的她来说还是有些长,穿着又只是堪堪遮到她的腿根。

      由纪勾起唇角,拉开门扉,离开房间。

      ‘哒哒’地赤脚踩在阶梯上,落地后转了个身。视线中就多了道男人的身影,垂头认真地切着什么。

      走进厨房,她才看到他正在做三明治。

      男人头也不抬地说,“下来得正好马上能吃了,洗手间给你准备了牙刷你去洗洗。”

      由纪向他那边走近了些,看到的是他的侧身。蓝白方格的围裙下,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随着他切半的动作,被内裤勾勒出形状的部分看上去格外的性感。让她忍不住想调戏他,然而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走到他身后身体紧紧地贴在他宽厚的背后上,手溜到前面,从围裙两侧钻了进去。

      男人搁下了手中握着的小刀,一把抓住了挑逗他的,快要将他熄灭的情/欲又撩起来的女人的仿佛柔若无骨的手。

      “去刷牙,马上能吃了。”他的声音像是刻意压低了般,听上去显得有些低沉,又好像是在抑制着什么。

      “你这不是有反应吗?”由纪踮起脚,凑到他耳边,悠悠地呼热气,暧昧地继续说:“真敏感,可我喜欢。”

      女人被男人半压在台子上,紫灰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危险的光。

      “不是让你去洗一下的吗?”

      搁着三明治的砧板以及小刀早已被男人推到了台子的右手边,女人扬起笑,环住了男人的脖颈。

      “可我想先吃你。”

      小手顺着颈脖下滑到锁骨附近去解开他衬衫的纽扣,才解开第一颗,她就被大手给拉住阻止了接下来的动作。

      女人扬眉,“怎么?”

      男人的嗓音低沉微哑,由纪听着觉得特别性感,“别闹了。”

      她轻笑,“我没有啊。”想要去解开第二颗扣子,然而他却把手握得死死地动弹不得。

      由纪也不是那种非要在做的时候让男性脱去衣服,但是他对这件事这么执着,自然而然地多了丝好奇。

      “有不能脱的理由吗?”

      安室透紫灰色的眸子盯着她的棕眸看了许久,由纪明显地感受到握着她的手 的力道减小了许多,最后将其松开。

      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

      由纪熟练地将他的衬衫纽扣一个个挨个解开,手掌贴着他结实有力的胸膛,向上滑动,然后掀开了衣衫。

      他胸口接近心脏的位置,有一条近五厘米长的疤痕。从痕迹上看,应该是由 上而下刺入他身体的,疤痕的伤口呈现上粗下窄状。

      由纪忽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不想脱去衣衫。

      指尖由上至下划过疤痕,她听到他的嗓音在发旋上方响起,“你会怕吗?”

      由纪抬头对上他的眸,抿唇笑,“不会,伤疤可是男人的勋章。”指腹在他的肌肤上摩挲,垂首,望着他的胸膛。在男人看不到的角度,棕色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心疼。

      “会疼吗?”

      “不会了。”

      鼻尖抵在他胸膛的上,小舌伸出,在他的肌肤上来回舔舐着。柔软湿滑的触感在伤痕上掠过,安室透被她弄得有点痒。

      ……

      安室透将她托了起来,轻放到大理石材质的厨房台案上。女人张开双腿缠住了他精瘦的腰肢,向他盛情地邀请:“我想要。”

      ……

      “不、不……不要一起,我会、会受不了。”

      “讨厌吗?”男人问,手上与腰间的动作却为停下,由纪这样软绵绵的阻拦完全是无用功。

      “不、不是!”她只是不想太快就进入状态。他的动作太温柔,使她想要享受他的这份温柔,那种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安室透嘴角漾出迷人的弧度,垂首,准确无误地贴上了她柔软的唇瓣。两舌交融在一起纠缠激烈地纠缠着,女人的呻/吟声如同猫儿的爪子一样,抓挠着男人的紧绷地神经。

      ……

      一边吻着她,话语断断续续地从齿缝漏出,“继续被我吃,还是吃你的三明治?”

      “我、我吃三明治,我饿。”白净的脸颊上爬上了显眼的嫩粉色,像是为她上了层天然的胭脂,美得心惊,又性感到了骨子里。

      安室透勾笑,松开了搂住的女人,扶着她的手臂。向后退了两步,抽离她身体中因她的敏感的反应又有几分升温的部分。

      分离之前,柔声问她:“能站稳吗?”

      由纪:“可以。”

      “三明治自己热一下吧。”

      安室透在确认她站好了后,慢慢松开了手臂。旋身走到楼梯边,拾阶而上。

      -

      冲完温水澡从房间出来走到楼下,发现她并不在客厅。饭桌上搁着他做得三明治,四块三明治只被吃掉了一个,剩下的正乖巧安静地躺在盘子里。

      盘子下压着一张纸,素白的纸页上,是秀丽又飞扬的字体:全部吃完哦,还有热牛乳要喝完,有助于睡眠。

      最后是写的一行字体似乎是她刻意写得比较大。

      今晚辛苦你了!!紧挨着文字旁边是个缩小加卡通版的她的模样的吐舌的简笔画。

      男人浏览完纸条的文字后无奈的笑了下。这分明是被她叫起来给她做的啊!怎么最后变成自己吃完了呢?

      抬头大致扫了眼一楼,只有洗手间的门是紧闭着,应该是在里面吧。

安室透端起玻璃杯,抿了口牛乳,温度不太烫了,牛奶的甜度也恰好。这让他有点享受般地眯起了眸子,垂手拿起了三明治一边吃一边喝牛奶。

      ‘吱拉’的开门声过后,女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手臂上还附着晶莹的水珠,脸颊两侧的发丝也有些湿意。

      “怎么不吃三明治吃薯片?”小厅的矮桌上有包撕开了的薯片。

      由纪向他走过去,眨了眨眼睛,“你这么卖力难道不会饿吗?”

      安室透:“……”

      女人交握着手举过头顶伸懒腰,“我去睡觉啦困了,晚安。”

      “晚安。”

      为什么他有一种,她泰然自若到像是在她自己家的感觉?夸张点说,像是女主人?

      安室透摇了摇头,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驱散走。

      把手中的三明治塞进嘴里,仰头喝完杯中的牛乳。

评论(1)
热度(6)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