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尴尬

  由纪一下飞机和毛利兰一行人道别,为了不让柯南这个小鬼看出什么,由纪还特意地亲了下川奈的脸颊对她说我有点事先走了,嘱咐她回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机场附近拦辆出租车不太容易,倒不是说没车,而是客流量太多导致并不好抢,有种先到先得的感觉。

  由纪走了一段距离后才顺利拦到出租车,柯南看着她逐渐走远的渐小的背影,总觉得和追求安室透的那名女生非常的相似。

  “还在怀疑她?”灰原哀余光瞥见身侧戴眼镜的小男生沉思地模样,细声询问。

  “嗯还是觉得很像。”

  灰原哀看着他皱起的眉头,习惯性地调侃着,“大侦探,思考太多可是会脱发哦!”

  “灰原!”

  被点到名的卷发女生耸耸肩,无所谓地模样撇下他与步美她们走得近了些。

  柯南这次会去这次时装秀除了小兰的原因之外,还有毛利小五郎对于和他共同生活五天不太想。一个人的话,随便吃些什么就好了,拖着个小鬼赛马都是个麻烦。

  至于灰原哀,女性嘛,巴黎的时装秀诶,虽然个人举办没国际那么大规模,可是能去上一次就非常满足。

  当然他们缩小后的身体自然是不能做登记信息的,然而有铃木园子这个大小姐在。铃木家的产业与投资范围非常大,客机肯定少不了,这恰好地给他们省下了不少麻烦,航班登记直接写上她与她朋友就可以。

  回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时,托运的行李已经送到,毛利大叔把行李箱好好地摆在了墙边。

  他正仰头咕噜咕噜地喝着啤酒,一脸花痴地看着屏幕抱着蹭,嘴上念叨着:“洋子小姐!”

  虽然有心理准备父亲会是这副模样,但是看到了以后毛利兰还是不太高兴,疾步走了过去夺走他手中的啤酒。

  “爸爸你真是的!不要再喝了,有没有好好吃饭?”

  “唔兰,酒!酒!”毛利小五郎有些委屈地看着她,“我有好好吃饭,才开始喝呢!”

  毛利兰眉毛一挑,实在对这样醉鬼的父亲没辙,工作桌上放着不下十罐啤酒了他还说才开始喝?

  这样可以说是日常的画面让柯南扶额,有点庆幸自己没选择和毛利大叔一起。

  -

  男人从睡梦中清醒,眨了几下眼睛,视线中的事物逐渐清晰起来。他感受到怀里的温软的触感,垂头望去。卷发女人脑袋歪在胸膛上,温热的呼吸平稳的喷洒在肌肤上,弄得他觉得有点痒。

  她似乎睡得正香甜,手臂正抱着自己的腰,小腿与之交缠。

  安室透稍稍动了下身子,将搭在腰间的手拿开,然后在不吵醒熟睡的女人的情况下慢慢将被她夹着地双腿抽出来。

  挪动的过程中,女人弯曲着的膝盖无意间轻碰到清晨特别精神的硬物。安室透倒吸了口气,把和自己分离开的女人放平。

  做完一系列事情后松了口气的男人眸子一转,随之而来的是倒映在紫灰眸子中是惊讶。

  电子时钟的时间已经过了他上班的点,他居然一觉睡到了中午,简直不可思议。震惊之余,视线又回到睡在床上的女人身上。

  还是请假吧。

  他怎么可以放心让个不知底细的女人单独留在他家里?

  安室透没有想过要调查她,两人目前只是肌肤之亲,而她也不太像是会因为其他目的接近自己的人。

  她想要什么非常明显啊,自己也满足了她所需要的——成为床伴。

  语言上没给予她的答复实际上已经承认了,至于为什么,实际上连安室透自己都不太清楚。他为什么会答应?他也想知道。

  或许是对她有点兴趣吧,亦或者生了些好感。

  感觉这种东西说不清楚,看不见又摸不着的毫无形体的物品,唯有感受。就像是昨天被人拉住后发现是她然后默认着被她拉进巷子,在她垫脚亲吻时会俯下身子并且回应地去吻她。

  前者是大脑反应后所做出的决定,后者却是身体让他做出的反应。

  从开始因为她不在了而想她时走神,到现在无法拒绝她任性的要求。

  全部在告诉着安室透,他是对她有感觉的,那么他顺着这样的感觉往下走就好。可是他又有些害怕会陷下去,于是不会对她主动,并且告诫自己,不要产生除了现在这种关系其他的多余的感情。

  他觉得应该能够做到,除了那个男人,他对其他事情上的自控力他还是有足够信心的。

  有人说,有些事一旦出了错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地步。做出‘接受她但不会轻易动其他念头’的这样决定的安室透,完全没有料想到,后来的他被这个女人拿走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不想让她归还。

  -

  安室透刷完要从洗手间出来,床上的女人还在睡,看样子并不会在短时间醒过来。

  给她盖好薄被,旋身出门下楼。

  从裤口袋里摸出手机,解锁拨通了通讯录中的一个号码。

  响了几声就被接通,电话那头是榎本梓的声音。

  “喂,安室君嘛,你今天迟到了喔!”

  “啊抱歉,梓桑我今天能请假吗?”

  “唔请假吗?”那头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是否可行,“可以的,你忙你的事情去吧~我给店长说一声!”

  “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不过呢安室君居然是在迟到后请假~头一次哦!”听着她上扬的语调,似乎能够想象出来她可能又想歪了什么。

  那头隐约的响起了风铃声,然后他就听到她说:“来客人了,先挂了。明天见!”

  通话被掐断,忙音从听筒传进耳中。

  安室透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里,拿了钱包换鞋。轻轻带上门扉,锁了门。男人旋身走去电梯边去摁按钮,准备去商超给家里添置新鲜食材。

  -

  出超市的浅金发男人手中多了俩塑料袋,除了肉蔬菜水果之类的食材外。安室透因为由纪的原因,多买了几条浴巾和毛巾以及女式凉拖棉拖,然后洗漱的塑胶杯。

  毕竟是床伴这样的关系,像昨晚那样她在家留宿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多,所以这些东西是必须添置的。

  然而贴身穿的物品他这样的大男人实在不好在商超买,太尴尬了。给她说一下,让她自己买或者从家里带就好。

  超市离他家不算太远,走过去十分钟就够了,来回加挑选购物能够在一小时以内搞定。

  旋转门把推开门先把塑料袋放在厨房的案台上才上二楼去房间,推开门扉。床上的人依旧睡得很踏实,安室透扫了眼电子钟,已经十二时五分了。

  这睡得时间有点长了吧,平时都是这么能睡吗还是……昨晚累坏了?

  脑海走马观花般扫过昨晚发生的,男人的面颊不禁爬了丝红晕。晃了晃头,想要将那些香艳的画面甩出脑海却起了反作用。

  安室透移开目光,匆忙转身下了楼梯。

  他到现在还没进食,刚才又忙着买东西没时间吃,现在一闲下来觉得感觉肚子空空的,有些饿。

  撸起袖子手伸进袋子里将食材一一拿出放在台面上,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料理前的清洗工作。

  早餐做了特别清淡简单的瘦肉粥,白色米粥上漂着嫩绿的葱花。翕动鼻翼间,混着肉香的米粥味直面扑鼻,勾人食欲。

  熬了小锅粥,添了两碗起来,搁在台面上等自然放凉。

  安室透翻出袋子里的塑胶杯倒了些热水进去滚了圈塑胶杯的内部然后倒在厨房的洗碗槽中,又拧开冷水冲洗着,手沿着杯口用力洗干净以后拧上水龙头。

  放下杯子走去洗手间拿了漱口水和脸盆,带着刚买的塑胶杯走上二楼。

  女人侧躺着蜷缩着身子,松垮的衣衫在不经意间将她肌肤漏了些许在外,白皙的肌肤上印着清晰的紫红色吻痕,是他昨晚留下的痕迹。

  安室透不太自然地避开视线,弯腰把塑胶脸盆放在地上的同时,另一只手推了推她。

  “醒醒。”昨天她就没怎么吃,现在又睡了这么久,这样对身体不太好。

  安室透叫了好几声她才给了些反应,无意识地伸手推开落在她手臂上的手,“嗯……让我在睡会儿。”

  “吃点东西垫肚子再睡。”男人锲而不舍地继续摇晃她。

  “唔就一会儿!”

  “快点起来!”

  因为被吵醒,由纪超级不满地重哼了声。不情不愿地睁开眼,映入眼帘地是模模糊糊地色彩,浅金的发色比较明显。

  “啊透君,早啊。”声音软软地亲昵地喊着他和他打招呼,晃了下头,“几点了?”

  “十二点半了。”安室透回应着她,然后拿起了地上的脸盆,“起来漱口吃点粥,想睡的话在继续睡。”

  “唔我肚子有点疼。”由纪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捂着肚子对半蹲在地上的男人说。

  安室透听到她的话楞了下,目光一转,看到了床单上的一抹鲜红色。

  这、这之前来的时候都没有的啊!

  顺着红色液体的轨迹,视线又回到了她身上,停留的位置让他有点尴尬,迅速地低下了头。

  由纪慢慢地清醒了些,半垂着的脑袋视野的余光中看到了那抹红。整个人僵硬了下来,面颊上也多了丝尴尬。

  猛地站起身才走几步路,人却不受控制地往一边倒。

  睡太久站起来腿没有力气,加上视线产生了模糊的错觉让她差点摔在地上。好在安室透动作快扶住了她,语气带着关心与指责:“小心点啊,你要去做什么?”

  “买、买例假来需要的东西。”

  安室透:“……”

  他把由纪扶回床边,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我去吧,你就在家。”

  “诶——!可是这是女性用得啊你去不尴尬吗!”

  不尴尬是不可能的,然而他没办法让路都走不稳的她去。

  “你在家,”他重复着,认真地对她说,“在我回来之前吃完粥。”

  男人站起来,下楼把粥拿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漱好了口。安室透把瘦肉粥递给她,“有点烫,慢点吃,我出门了,马上回来。”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由纪有点想哭。

  他真的太温柔了,温柔地让她害怕,让她对她们现在这样的关系不安。可是她不想放手,她喜欢他的温柔,想能够一直享受这样的温柔。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伟大的女人,她自私。自私地想要将这样美好的男人留在身边不放开,就算是用这样的关系去享受他的好。

评论
热度(4)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