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照顾

  安室透回来的时候,她躺在没有血迹的另一半,蜷缩着身子像是卷起来的小虾米似得,两只手按着肚子,嘴唇发白,面颊失去了血色。

  他走过去瞥见床头柜上搁放着见底的碗。

  “你还好吗?”安室透伸手,触碰到她肌肤时,手心接受到的凉意的触感让心惊了一下。

  床上的女人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柳眉皱得很深,疼得几乎快要将她的五官揉在一起。

  失去意识的女人在被触碰后,下意识地喃喃:“Cary吗……我、嗯…止疼药,还有热水。”细如蚊蝇的声音,仿佛随时都会晕厥过去。

  安室透凑近她的嘴边才听清她的话,虽然对她昏迷时喊得名字有些在意,不过却立即起身去楼下倒了杯热水上来。

  将昏睡的女人小心地扶起来,拍了拍她的脸颊,唤道:“由纪,醒一醒,你要的热水。”

  女人被摇晃地稍微清醒了些,慢慢睁开了眼。浅金发色的男人落入她的视线中,逐渐清晰。

  “透君。”

  安室透在她身侧坐下,杯沿贴近她失了色的唇瓣上,“喝点水吧,小心烫。”

  “谢谢。”

  她似乎没什么气力,说话始终是用最简洁的词。

  由纪捂着肚子,皱着眉,在男人扬起杯子的动作下,热水一点点地沾湿她的唇。她张合着嘴,缓缓抿了几口。

  等着杯中的水被喝去大半,她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不再像当初那么惨白,有了点红润的色彩。

  “还要喝吗?”

  “不用,我好多了。”

  为了方便喂水,他现在是直接搂着她的,然后她的头顺势靠在他肩上。

  “你买回来了吗?”

  “嗯。”安室透应了声,询问她:“我去拿,要躺会儿吗?”

  由纪摇了摇头,扭过头看了眼男人,“不想躺,睡得头晕。”

    在确定她的确没问题后,松开了搂着她的胳膊的手,起身走到床头柜前拿起了拿包塑料袋。

  手心里触及到的塑料袋的触感让他回想起来在离家不远的小商超买这儿玩意儿的尴尬。

  站在一排摆放着各式各样牌子的卫生巾商品栏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拿了个广告里经常播放的一个让他有点眼熟的牌子然后去收银台结账。

  把塑料袋递给床沿边坐着的女人,由纪接过,两手捏着手里的袋子。

  盯着看了半响,心情有些复杂,“谢谢。”她轻声地对他说,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由纪扶着床沿站起来,捂着肚子还没走几步路就感觉身子一轻。她被男人轻而易举地抱了起来。

  “透君?”身体无意识地去抓住他的衣服,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

  她行动地太慢而且看起来太虚弱了,这让安室透忍不住想帮她一把。“我抱你去厕所。”

  她的回答是,“我自己可以去啊。”

  床边到洗手间的距离步子跨得大些不过几步路的距离。说话间,他就已经用脚尖勾开门缝,手臂靠在门边用力一推就开了。

  男人弯腰把她平稳放下,然后为她合上了门。

  安室透走到床边弯腰牵起垂落的床单边,抬起一扯,床单就下来了。裹着床单下楼去一层的卫生间盛满水把沾血的床单浸泡在水中,旋身上楼。

  由纪拉开浴室门,听着渐近的脚步声就知道他上来了。

  男人靠近她,然而她伸手拦住了他,她认真地说,“不用抱,我可以自己走,真的。”她朋友不在身边的时候她都是这么过来的,他怎么把自己看得这么柔弱?

  男人看了她一眼,退后让她自己扶着墙一步步走出来。床单被撤走了,由纪站在床边,回身抬眸看着他。

  “你今天应该上班的吧,对不起。还有床单也是,对不起。”

  安室透抬手搁在她发顶,揉着她的发,“这不是你的错,不用对不起。”来例假这种事情,控制不了的吧,而且他迟到了才请假的,他也不可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手来到她的背后,在她毫无防备之下,又一次将她抱起。

  “去客房休息吧。”

  “那你也不用抱我,我可以自己走!”

  “唔你就当做我想抱你。”

  由纪:“……”你都这样说了,我应该怎么拒绝。

  被抱在怀里的由纪视野里看到的是他衬衫下流畅又好看的肌理线条,让她有些沉迷。脑袋慢慢地垂下埋在他的颈脖间,气息喷薄在他的肌肤上,“谢谢。”

  在她所看不见得角落,男人的面庞上唇角漾出好看的浅笑,令人心醉的弧度。

  将由纪安顿好了以后,关上门,把主卧的碗勺拿着下楼下去吃他的午餐。

  碗里的瘦肉粥已经冷了,喝完之后又添了一碗。锅里的粥还是热乎的,吃了一碗多后清洗了碗筷,归还原位又去洗手间把浸泡着的床单洗干净晒在阳台上。

  再上楼去客房,拉开房门。

  阳光照在她身上,她垂着头,捂着肚子窝在床沿地样子有种毛茸茸得很像小宠物的感觉。

  安室透快步走上前,询问:“还是不舒服吗?”

  “一直这样,断断续续的疼。”她听到声音后仰起头,“忍一忍就好了,没事。”

  他记得昏迷的时候有听到她说止疼药,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你有吃止痛药吗?”

  “嗯……有时候撞考试时间了,不能不去。”

  听到她的回答后,安室透忍不住皱起眉,“药是三分毒,以后别吃了,还有,少喝酒抽烟,会有影响的。”这个女人太不懂照顾自己了吧。

  然而又觉得这样对她说,太过于唐突。毕竟话题已经不再是床伴之间,反而更类似于情侣的那种感觉。于是顿了顿,补充,“不想再这么疼,就控制自己。”

  “喔好,我会注意的。”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由纪开口:“我想喝水。”

  “我去给你倒。”

  由纪一直在他家待到下午才好转了些,她提出要回去,然而安室透考虑到食材挺多加上她现在的情况叫外卖的可能性比较大于是劝她留下来吃了晚餐后会开车送她回去。

  她想了想,然后答应了下来。一直留到夕阳西下,吃完了男人做得简单又特别有营养口感又超级好的晚餐,才回家。

评论
热度(4)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