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疑虑

  棕黄发女人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估摸着他应该离开了后从公寓里出来,揉着肚子走进药店。

  “我要一盒紧急避孕药。”

  “好的,共三百七十五日元。”白长褂的短发女性在身后的药品架中拿起一盒旋身递给她,报了价格。

  由纪翻开钱包,抽了一张五百拍在柜台上,拿过她手中的药盒,“找零二十五元。”

  接过零钱,由纪一边拆包装盒一边往小商超走。买了瓶矿泉水,拧开瓶盖,摊开手,白色的小药丸安静地躺在手心。

  她看着有些出神,莫名地想到了男人看着自己的眸光中,混杂一些复杂的光,他柔和的语气带着点指责的味道对她说:“药是三分毒……”

  就算是这样她也要吃啊,昨晚两次都没有保护措施。尽管现在来例假了后的可能性不大,然而还是要以防万一。

  由纪眨了眨眼睛,仰头将手心的药丸放入嘴中,以水吞服下去。

  -

  8月29日,金曜日

  从20日到23日以及26日到28日共计请假六天的由纪终于上班了,算上周末两日她一共休息了八日。

  由纪去得特别早,顶着黑眼圈,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不声不响地吓到了后来来上班的千叶。

  “啊橘桑,你来了怎么不开灯。”

  “嗯,不想开。”

  “伤好了吗?”千叶把办公室的灯打开,虽然采光不错,然而还是开灯做事看得更清楚。

  “好了,谢谢。”女人没声没气地回应。

  千叶走到窗边抬手开窗通风换气,而后又折身走到饮水机边蹲下拿了个杯子到了些凉开水。仰头喝完回头,她还是趴在桌上没什么精神,于是问:“你是不舒服吗?”

  “嗯昨晚没睡好。”由纪的话让千叶愣了一瞬,稍稍出戏。

  她和安室透的事情,他也是听说了的,在听到她的回答时脸颊爬上红晕,轻咳一声,随后走开了。

  腹部时断时续传递来的疼痛折磨着她的神经,绞痛般的痛感,让她倒吸着气,更加用力地捂紧小腹。

  虽然身体疼痛着,但她对外界的感知还是有的。千叶突然地轻咳声一下就知道他可能想到了哪些引人遐想的画面,毕竟那天她是被安室透抱着走出去的,会想入非非并不意外。

  她不会刻意地去纠正就是了,那样不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更何况,她和他的关系,比他们所猜想地更加暧昧。

  同事断断续续地来上班,办公室中的人气逐渐升高。一群人聚在一起聊了会儿天,然后散了去做各自的工作。

  “由纪可以去吃饭了你不去吗?”

  佐藤早上一来就看到她趴在办公桌上没精打采的模样,奈何自己太忙没空去关心她的情况。

  “唔,肚子疼。”由纪抬起头,面色不太好,说话的声音都是虚的,“没胃口。”

  佐藤也是女人,她这样的状况一看便了然,“来例假了啊,我给你倒热水喝。”红糖促进血液循环的,实际上并不应该在经期间喝而是经后调理着喝还有吃红枣之类的补血物品。缓解疼痛,热水更好。

  “嗯谢谢。”

  佐藤端着飘着热气的茶杯走过来递给她,“有没有想吃的其他东西,我给你带。”

  “想吃牛奶糖。”

  “好,你休息会儿吧,实在不舒服我给你批假。”由纪一点点地抿着热水喝,经痛什么的最烦了,不由得心疼她。

  “忍忍就好,那个,麻烦你了。”

  “不麻烦,那我走了啊。”

  由纪应了声,搁下水杯,又趴回桌上。

  她是被叫醒的,原来不知不觉间睡着了。由纪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摇晃着脑袋让自己清醒地更快些。手枕得发麻,慢慢地活动着手臂的同时,看向了那个把自己叫醒的人。

  本以为是佐藤,没想到却是真琴。

  “哎呀我听佐藤桑说你还没吃饭,我给你买了外卖,饿了吧?”她把饭盒搁在由纪工作桌的空置的一边,揭开盖子,香气四溢。

  “她现在在楼下买奶糖呢,她让我先上来。”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未慢分毫。撕开木筷的塑胶包装,掰开木筷,挑了口米饭递到她嘴边。

  “我自己来就好了。”

  “好吧。”真琴把木筷递给她,自己走到由纪旁边的隔间工作桌,拖了凳子坐下,歪头看着她,兴奋地说,“听说你有男朋友了诶,那个咖啡店里的浅金发帅哥!”

  由纪喂了口米饭,口腔发干。她伸手拿起佐藤给的杯子,想要起身去倒水却被一只手拦住,夺过水杯。

  “我去给你倒热水,你继续吃。”真琴拿着杯子小跑到饮水机前打了热水走回来把杯子放在桌上。

  水温并不烫,热水和温水综合了。由纪润了嗓子后握着筷子加了块肉,扫了真琴一眼,回答她的问题,“我没有男朋友。”

  “诶是吗!好可惜呢,他挺帅的!”真琴一脸遗憾地回应她,然后又不太死心地模样继续问:“真的没有在一起吗,你们挺般配啊。”

  由纪夹了块厚蛋烧,一口包进去,抬头看着真琴。等吃完了食物才说,“你喜欢他?”

  “当然没有啊。”真琴几乎是在她反问话语一落立刻反驳。

  由纪眯着眼,用筷子指了指厚蛋烧,对真琴说,“太甜了。”

  “诶有吗我经常吃这家的菜还好啊。”

  “可能我不太喜欢这样的甜度吧。”然后真琴没有再问关于她有没有和安室透在一起方面的问题。

  饭菜吃了没几口,佐藤拿着奶糖回来给了由纪。由纪想要把钱给她,但佐藤没收。

  由纪吃完了饭,擦完嘴收拾好餐盒系紧袋子,起身去扔垃圾。路过真琴的办公桌时,对她说,“他不是我男朋友。”

  真琴回头时,视线中是由纪的背影。她眯起眼,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由纪的话。

  -

  九月的天气不如八月的烤人的炎热,但在路上行走活动还是会热。

    由纪目不斜视地在街上走着,踹飞地上的小石子在空中旋转着几圈后落地。

  穿着帝丹天蓝色校服的学生们在街道穿行,由纪站在校门的一侧,低头玩手机。

  “啊呀,橘桑!你怎么来学校啊?”非常元气的声音是铃木园子的,由纪抬头循声看去,她和兰挽着手向她走来,热情地和她打招呼。她们身边是另外一个由纪不认识的人。

  “等人。”

  兰和园子露出惊讶的表情,停下步伐。站在她身边陪她一起等,两个人皆是有些好奇她等谁。

  站了大概五六分钟,从远处传过来一道男性声音,喊着由纪的名字。因为放学时间,人挺多,就算看也不一定能知道是谁在喊,干脆等那人直接来。

  “等很久了吗?”

  “没有。”

  男生走到校门口才发现她身边还站着其他三个人,身上还是帝丹的校服。不由得从余光转向目光落在她们身上,“毛利同学和铃木同学啊,还有世良同学。”

  毛利兰不仅是那位沉睡的毛利小五郎的侦探的女儿,而且和那个之前非常有人气长相也很帅的名侦探工藤新一的青梅,在学校的人气自然是不需要说的。至于铃木园子,更是校园里人人皆知的铃木家的大小姐。卷发的女生经常和她们在一起,慢慢也就知道是谁了。

  “诶多,藤野学长好。”毛利兰最先认出来人,他在学校的人气不低,脾气好性格温和对后辈们耐心,成绩名列前茅的那种,深受老师们的喜爱并且家境相当不错。

  “啊你们好!”

  “藤野学长好!”铃木园子后认出来,连忙打招呼。

  “藤野学长好呀~”

  毕竟一个学校的,认识挺正常,由纪在刚刷完游戏,退出APP后收起手机。看了眼藤野,问:“有什么事?”她是在昨天晚上收到他发来的短信,他问由纪能不能周五去下帝丹学校,说是有事要当面和她说。

  藤野浩生是她在酒吧的大厅认识的,那天她刚去酒吧。他就趴在前台上,喝了个烂醉,由纪问酒保点了杯鸡尾酒,坐在高脚凳上扫了眼烂醉如泥的男人问怎么回事。

  酒保调至好酒水,搁放在吧台上,在杯沿插了片柠檬推给她。告诉了由纪这位常客她身边的男生的事情:他现在高三,有个喜欢的女生但是正在纠结要不要表白,毕竟快毕业季。不说呢那就留遗憾,说呢,那就又怕剩下的学校生活会尴尬。

  这个问题特别纠结他,然后他几乎每次周末会来这里喝个烂醉说胡话,倒豆子般全说了。

  由纪听着听着笑了起来,喝完鸡尾酒后又点了杯。酒保拿过她放下的高脚杯转身去倒酒,于是错过了她看向男生的棕眸中的复杂神色。

  他借酒消愁的烂醉背影让她联想到了几年前的自己,那个时候和他现在的模样是多么的相似。

  藤野浩生面对意料之外的多出来的三人,有些无奈地提议:“唔找个地方坐坐吧。”

  “啊我想去波罗咖啡店。”由纪眨了眨眼睛,说。

  旁边的两人听着橘由纪和藤野浩生的对话,似乎懂了些什么。需要当面说的话,果然脑子里最先冒出来的想法是告白。

  所以,她们可以看好戏了吗!哦不应该是铃木园子。

评论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