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情敌

  柔和的光晕打照在发旋上漾出一圈圈好看的光泽,由纪双腿叠加着翘着白嫩的大长腿。细长的手端着奶茶杯,抿着奶茶。身边坐着男生,对面分别是毛利兰,铃木园子与世良真纯。

  “你们真的不点些吃的或者喝的吗?”由纪抿着嘴,对于她们快到饭点却不吃食物的高中生非常不理解。

  毛利兰她们纷纷摇头,表示现在还不想吃。无奈之下,由纪转头看向身旁的男生,轻问,“你想说的是什么?”

  藤野迟疑地看着对面席座的三人,眼神看上去有些纠结应不应该说。由纪歪着头等了一会儿,然而他似乎还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转过头,扬手出声将服务员招来,并对他们说:“不如边吃边说吧,现在也是吃饭的点,不要拒绝哦!”

  浅金发的男人拿着菜单走到她们身侧将本子递给了棕黄卷发女人,“需要什么?”

  “三明治和冰咖啡。”由纪接过菜单但并未翻看,直接推给了对面的三位女性。

  “啊那……我要蛋包饭吧,还有柳橙汁。”

  “唔我和兰一样。”园子把菜单递给身旁的世良真纯,女生接过后大概翻看了下,点了份抹茶蛋糕三明治和西瓜汁。

  “我和由纪一样吧。”

  安室透拿笔认真地记了下来后,念了一遍与他们核对,“三份三明治,一份常温咖啡一份冰咖啡,两份蛋包饭和柳橙汁,一份西瓜汁和抹茶蛋糕,对吗?”

  “诶橘桑不是点的冰咖啡吗?”毛利兰诧异地问,安室透不是会犯这样错误的人。

  浅金发男人眸子一转,对勾唇笑的卷发女人说,“你现在不能喝冰。”

  因为他的话,几个人的气氛一瞬间诡异起来,由纪望着男人笑得特灿烂。

  “啊是因为他看到橘桑时不时按在肚子上的举动才得出她现在不适宜喝冰吧,坐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她并没有去洗手间的意思因此排除了肚子不舒服的可能性,那么剩下的就是女生总有的那么几天。”

  “不愧是毛利先生的弟子观察得这么细致。”

  “谢谢,不过我与毛利老师相比还差得远呢,你很厉害呢。”安室透鞠躬礼后旋身离开。

  世良真纯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卷发女人,指腹摸着下巴饶有兴趣地问:“诶多橘桑和他是朋友吗?”毕竟这观察得太过细致已是超过了顾客的范围,而且随便地更改客人的需求只可能是认识的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吧?

  “嗯认识的朋友。”由纪歪头看了眼世良,回答。

  拿起了放在手边的黑色小包,缓慢起身,“抱歉我离开下。”

  -

  刚洗好手从厕所出来的由纪被一道力拉过,背很快触碰到坚硬的物品,她被抵在墙上,身两侧抻着手堵了她的去路。

  “你的常识呢?”安室透的声音在发旋上空盘旋着溜入耳膜,听上去,似乎有些生气。

  由纪抬手,环住了他的颈脖。把本就离自己近的男人,拉得更近了,“你不是帮我换成常温的了吗?”

  “药是三分毒。”

  “我没有吃止疼药啊。”

  “是那种药!”男人轻咬了下唇瓣,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

  由纪稍稍愣了下,随即笑,“没想到透君有这种爱好?”她分明是等他走了以后才去药店买的,那么他一定是折返回来时才看到的。

  “我们做得时候没有措施,所以吃了。”

  “所以说你的常识!”安室透深呼吸着继续说:“来例假了是不会、不会有的。”面颊上染上一层红晕,不知道是否是暖色灯光的效果。

  “喔~我记住了!”由纪垫脚嘴凑近他的耳畔,笑得不怀好意:“透君真了解女性呢。”话音落,女人站平,手不知何时从环住脖子的动作变成了抱住了他精瘦结实的腰。唇从耳垂下滑来到男人的颈脖,伸舌舔舐着他未被衣领覆盖的肌肤。

  脖子突然感受到的湿意令他脊背一僵,推开了女人后迅速地掠过她走进男洗手间。

  似落荒而逃的背影尽收眼底,由纪脸上的笑意更甚。收回目光步伐轻快地回到座位上。

  安室透那日目送她走进公寓后确实是准备离开的,然而往停车方向走得男人突然想到了忘记告诉她的话,于是又重新折返回公寓。

  然后他看到由纪从公寓走出来,下意识地回避了她。看着她走进了药店,没几分钟又出来了,正低着头拆手中的白色的方盒。接着又走去了不远的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出来后拧开瓶盖把手心里的什么东西放进嘴里以水吞服了下去。

  做完一系列事后,女人拿着药盒和水瓶重新回了公寓。

  安室透并看不出来她吃的什么,不过从药店里出来买的多半是药了。某种情绪驱使着他走近药店,询问店员先前进来的女性是买了什么。

  他发现店员看到的目光发生了点微妙的变化,这个变化在他知晓‘她买的避孕药’的答案后瞬间明白了那微妙的原因。

  这个女人真的是一点常识都没有!

  安室透无奈地想着,有些尴尬地离开药店。

  至于他特意折回要对她说的话要表达的大致意思是希望她以后在咖啡店中不要再做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了,毕竟他还想安稳的在那上班更方便完成工作。

  -

  拧开水龙头鞠了捧水,浇在升温的面颊上。反复几次,脸颊上的温度才降下些许。

  望着印在明镜中自己浮出绯色的面庞,暗自咬牙。拧紧水龙头,叹着气。

  怎么自己这么容易就被那个女人撩成这样。

  将被女人搅乱了心绪收拾好才走出洗手间,面色如常的走回前台。榎本梓刻意压低的声音响起,带着八卦的气息。

  “呐,你和由纪酱这么快就打得火热了,看到我好紧张。”安室透给由纪换咖啡的举动,以及世良和她的对话能把他们两人的关系推测出个大概。毕竟知道女性生理期的事情,虽说是安室透推理出来的,但观察的这么细致,肯定是非常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了。再结合由纪去洗手间后,安室透也往洗手间走了。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肯定会碰到,然后……嘿嘿嘿。

  真的是超兴奋啊!

  瞥见梓脸上逐渐浮现的红晕,安室透能将她的脑洞猜个大概。

  浅金发的男人卷手至唇边轻咳一声打断了榎本梓的YY,拿着她调至好放在吧台上的几杯饮品走向由纪她们。

  把饮品分别放在点用他们的人的桌前,鞠躬面带笑意地对他们说着食用愉快。临走前,安室透多留意了下坐在由纪身边的那名男性。

  按照她之前的习惯,即使是工作日,她也会抽时间下班来咖啡店。然而从那天一连过去好几天咖啡店都没她的影子,一直到今天周五金曜日才来。并且除了她和兰他们,还多了名不认识的男性女性。女生是兰的朋友,男性似乎和由纪认识关系不错的模样。他们的话题,多多少少能捕捉到一点,似乎是男生有话要对由纪说。

  晚餐慢慢上桌,由纪拿起镀了圈银边的瓷盘中的冒着热气的三明治,咬了口。幸福地眯起眼,享用着美味的食物。

  “话题回到之前的吧,藤野君要对我说什么?”

  话题突然被提起,藤野咀嚼的动作一顿,似乎是被食物噎住了。急促地端起桌上的冰咖啡,喝了几大口。

  “诶……那个,就是……嗯谢谢你之前对我的开导。”藤野吞吞吐吐地说着,眼睛时不时地飘向坐在身侧的由纪。被注视的女人完全没有自觉,正在咬着三明治,吃得认真。

  由纪吞下嚼烂的食物,扭头看向藤野,“这种事情在电话里说不就好了吗?嘛不过也挺久没见你了。对了,你想好告白的事情了吗?”

  “告、告白……!”兰与园子有些吃惊,园子的目光则多了丝意味深长地在由纪和藤野二人间流连打量。

  “对象可不是我。”由纪看了眼园子,笑着说。

  “诶!?”

  “诶!?”

  “这个是隐私了。”世良真纯笑得时候露出了嘴角一侧可爱的虎牙,“虽然对学长喜欢的女性有点好奇。”话虽是对藤野说的,可她看得却是他身边的卷发女人。

  由纪忽视世良投射来的目光,安静地吃完了三明治顺带解决了咖啡。

  她也就比他们大三四岁,话题能聊得上来。五个人一直坐在咖啡店聊到外面天色暗了下来,差不多是八点四十的模样,几个人才恍然想起来要回家了。

  毛利兰的家出门走几步路上楼就可以了,铃木园子的话打出租车回家,世良真纯表示还要去买点东西,她自己可以回家。

  于是只剩下由纪坐在店里,藤野还没打算走的意思。

  “我、我能送你回家吗?”他小心翼翼地问,不敢对上由纪的眼。

  “诶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准备在这儿待一会儿。你先回去吧,现在这么晚你父母会担心的。”

  委婉的回绝了他的提议,藤野的眸子微不可察地划过名为失望的情绪。几秒后又振作起来似得猛然抬头,“可你还是女性,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由纪态度坚决,藤野不好再说什么怕惹得她反感,只好答应下来。离开咖啡店前,他回头看了眼坐在吧台上手掌托腮的卷发女人,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用抹布清理吧台面的浅金发认真的男人。

  于是他的目光也落在了他身上,是个看着很舒适养眼的男性,灯光下他的轮廓异常的柔和。

  不用去看,他都足以确定,由纪望向他的眼神是怎样的温柔。

  可他不会放弃的,他们只要还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他就有机会。

  藤野浩生收回视线,推门迈开步子头也不回地离开。

  -

  “你今天下班的可真晚呢~”

  “忙起来了。”

  “世良同学对你似乎很感兴趣呢,就是那个短发女生,时不时会看你哦。”刚开始并没发现,然而在他端着饮品开始后,世良的视线时不时地越过她看向前台那边。

  “你感兴趣吗,女侦探哦。”

  安室透在流动的水龙头下清洗着蘸了清洁液的抹布,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面对他的沉默,由纪坐改单膝跪在高脚凳上,一手撑着吧台台面,长臂一勾框住男人的脖子,将他一把扯了过来。

  四目相对,由纪勾唇,“只许你对我有兴趣或者……性趣。”女人舔唇。

  安室透看着她静默了几秒,张唇,“他呢?”

  “没兴趣。”她自然知道他意指谁,“我只对你有兴趣哦。”

  他从她的眸子中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安室透垂头,拧干了抹布,“他不会放弃的。”

  “那是他的事。”

  搭好抹布,拧上水龙头。他抬头,对上了她的眸:“你真冷漠。”

  “我对你可没有。”由纪笑,“你是吃醋?”

  “没兴趣了呢?”安室透推开活动门,走出前台。

  “这种事……发生了再说吧。”至少,她现在还不会对这个男人失去兴趣。她想要享受这个男人他的温柔,他的细致,他的好。

  由纪走到挂着员工换衣间的挂牌前,推开门,脑袋探了进去,“需要我帮你换吗!”

  “你……你出去!”安室透完全没想到这个女人会突然开门,猝不及防地愣了下,快步走向她抬手将她的脑袋推了出去,‘啪’地关上门。

  隔着门,他听到女人的笑声传递入耳膜,“里里外外都被我看过了还羞涩的你真可爱。”

  “你闭嘴!”

  回应他的是更肆意地笑。

评论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