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欺骗

  昏黄的灯光下,电视荧幕的光线反衬地更亮。

  男人的额前的发梢在光线的作用下漾着圈圈浅色莹光,安室透侧躺在沙发上手掌托着脑袋正聚精会神的观看电视机里播放的烹饪类的节目。

  突然玻璃桌上搁放的手机毫无征兆地亮了,随后传来铃声。他单手撑起来,转而用托着脑袋的那只手将桌面上的手机拿了过来。

  是条陌生号码发送来的短信。

  滑动输入密码解锁页面后短信的界面弹了出来,一眼扫过去浏览完短信的内容后将那条陌生的号添加到联系人列表,直接敲了个备注。

  【明天你休息的吧,陪我逛街。马上栗名月了一起过吧?不许拒绝~】

  不用想都知道这条短信会是谁发的,除了由纪还能有谁会对他用这样不允许拒绝的语气说话?

  至于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手机号,多半是同事榎本梓被她缠着要到的吧。她的锲而不舍,他可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更何况,榎本梓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以及那要撮合他们俩的心思,这手机号到她手上绝对板上钉钉。

  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挪开,放下手机视线落回电视屏幕。60秒的广告播放播放完,现在正讲解着用怎么的步骤才能够使这道菜肴味道更加鲜美可口。

  他的注意力重回到节目中,用心记着步骤。

  -

  服务行业的休息时间并不是与白领类的上班族固定在周末,一般是在工作日的某一天休息。除法定假日外,通常情况下赶上节假日时都是工作度过节日,然后再是补休。

  安室透这次休息是在水曜日,在栗名月木曜日的前一天,也就是说,他连着有两天休。这两天的假日呢,一天是陪由纪逛街,另一天是栗名月那日要做的当然就是赏月了。

  两天时间被她给支配,这让安室透突然意识到一个重要并且深刻的问题:无法拒绝这个女人的毛病真的要改改了。

  虽然是这么想着,然而水曜日那天收到她写着地点的短信时,他还是去了。

  安室透穿着褐色体恤和深蓝色牛仔裤到贸易百货门口比她发来的时间要早到二十分钟,让他所没想到的是,由纪居然已经到了贸易百货。

  这是今年夏天完善好的商业街,从服装到娱乐各个方面都很到位,绿化以及休息区的座位安排也是如此。

  为了避免顾客逛累了,每隔一段路就会安置几条长椅,方便他们休息。

  安室透站在门口看了眼手机发现时间还早,于是塞了只耳机,开了流量玩起了推理游戏。接着缓冲进游戏的短暂时间,他抬头想找个位置坐着玩。

  无意间的举动,让他看到了那个棕黄色的卷发女人。她坐在长椅上,一侧耳朵堵了耳塞,长卷的发丝垂于胸前,她垂着头正在玩手中握着的手机。

  阳光均匀地平铺洒在她的发丝上,给他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正准备迈腿走向她时,离她不远的一对母女。母亲在打电话手中拎着纸袋子,一手拿着电话,没办法牵着孩子。而那小孩子好奇地四处望着这个世界,似乎发现了什么,然后迈开步子走向了由纪。

  认真地刷游戏的由纪在感受到膝盖接触到的不属于她的柔软后,有些诧异地抬起了头。肉嘟嘟的小圆脸撞入了她的视野中,她笑着摸了摸小孩子的发旋。

  “迷路了吗?”

  “没有。”

  “那你的妈妈呢?”

  “在哪里!”小孩子奶声奶气地回答着,转过头肉肉的小手抬起指向了站在不远处打电话的长发女妇人。

  由纪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除了小孩子的母亲外,视野内出现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乖,快回你妈妈那里去吧,她打完电话没看着你会担心的。”由纪这么说着,担心的事情正好就发生了。讲完电话的年轻妈妈在挂断电话收回手机后发现原本站在身侧的孩子不见了踪影,着急地四下寻找。接着她就看到一个女人坐在长椅上一手牵着她的孩子。

  “天呐你要对我的孩子干什么!”年轻妈妈直接向她这个方向奔了过来,质问她。

  “我……”

  “是你的孩子自己走过去找她的。”安室透向她这边走过去,对着急地年轻妈妈解释。

  “你怎么能乱走呢!”自己因为接电话而疏忽了孩子本就有错在先,现在又错怪了人家这让她感到有点难堪,于是矛头一转责怪起了自己的孩子。

  由纪没太在意这位妈妈对自己的误会,笑着无形之间铺了条台阶,“嘛小孩子天生对什么都好奇,下次接电话把手边的东西放下牵好孩子就好了。”

  她这么说着,目光飘向一旁的安室透。她倒是没想过,他会为自己说话。

  “以后注意点哦,毕竟你家小宝贝这么可爱。”

  “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妈妈一边道谢一边伸手将孩子的手牵了起来,然后又说,“你们以后也会有可爱的孩子的。”

  听到这位年轻妈妈的话,安室透就知道她的误会……简直比误会是男女朋友更大了,这直接就奔着孩子去了什么的。刚想要说什么的他,却被由纪笑着挽住了胳膊,“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然后……他就被由纪给拉着走了。

  安室透陪着由纪逛了几条街,她买了几件秋装和鞋子,差不多吃饭的时间找了家饭店才歇脚。

  二人分别点好了餐后,安室透才有空提起先前被误会了的那件事儿。由纪给予他的答案是:“透君很在意吗,以后遇到的可能性很小啊。”

  他成功地被这回答给堵住了嘴。

  没错,对于一个不会有接触的人,解释了那个误会又能怎么样?

  抛去这个问题后,两人断断续续地聊了一会儿,安室透突然想到了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你今天应该要上班的吧?”今天是工作日的最后一天,按理说她肯定要上班的明天栗名月才休息啊。

  “调休了,你今天休息嘛。”言下之意就是,为了和他逛街于是今明两天的休息对调。真是个任性妄为的女人。

  “反正栗名月晚上过也一样。”由纪咬着吸管吸着西瓜汁,歪头看着安室透,对他眨了眨眼睛,“明天带你去个好地方。”

  总感觉并不是个好地方。

  安室透感叹着,忽然扭头从身旁的橱窗玻璃望了出去。视野中人头攒动,外面行人热闹地逛街,或情侣或闺蜜。

  他刚才感受到强烈地视线胶着在身边,但并非落在自己身上。

  扭过头,发现坐自己对面的女人和他同时收回视线,“透君也感受到了?”

  “嗯。”

  由纪手指捏着吸管,用管底戳着飘浮在西瓜汁中的冰块,“可能是羡慕我们长得好看?”她托着腮,笑着开玩笑。

  安室透微微皱起眉,对她的笑话完全笑不起来。那目光给他的感觉是一种极为强烈地恶意,像是想要将人置于死地般。

  -

  涩谷真琴今天是下午上班,上街巡逻两圈就能够下班了,明天是栗名月,所以昨天开始警署的气氛很欢乐显然是沉浸在节假日当中,每个人脸上皆是笑容。

  真琴和由纪年纪相仿,所以关系处得还不错便知道由纪请了假。她是在下班前请的,说明天有事栗名月补上。

  人家说是家里有事要解决,目暮警部也不会说什么就批了假,顺便嘱咐由纪栗名月时上班别迟到了。

  栗名月是法定假期没错,但他们上班的地点可是警署,所以这样的假日总还是会留少许人在这儿上班应对突发事件的。

  得到半天假期的真琴准备去买些月见团子过节吃以及要在过节前插在花瓶里的芒草、苇草之类的花草。

  一个人逛街在三三两两结对的人堆里其实是比较扎眼的,毕竟快要过节了还一个人过多寒酸啊。不过这样的事情对真琴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的。从以前开始直到在警校然后毕业这么多年,她基本上是一个人生活。

  不是说没小伙伴,只是她对她们并不太交心,关系不错是肯定的。

  买好了需要的东西之后,乘着还没到要上班的时间,她准备找个地方解决午餐然后直接去警署工作。

  只不过在寻找中意的店铺时,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她所喜欢的人还和由纪坐在一起谈天说笑。

  像是根刺扎在她的眼睛和心里,疼得她将手中的月见团子的包装捏得有点变了形。咬牙,深呼吸着试图舒缓心头的堵塞感,但似乎没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她更加难受。

  不是说没有在一起吗?那这是怎么一回事?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眼眸中倒影着由纪的样子,黑瞳孔中划过毒辣的光。旋身离去,娇小的身影被来去的人海淹没。

评论
热度(5)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