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误会

  安室透睡醒起来后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快九点,洗漱完以后用冰箱里的食材做了些早餐吃了起来。

  难得的假日却因准时的生物钟原因,并没有睡长时间。不过他生活上挺规律的通常不会睡得太晚,所以起来得早没觉得多累。

  收拾洗净了餐盘后,下了一层去楼下的侦探事务所了。

  本来他是打算将复式楼的第一层作为他的事务所办公,但想想还是觉得不太好于是把正楼下的未卖出的楼房租了下来。

  私家侦探这个职业,要说忙,也不会一直忙。有人来委托你,你就用得事做了,没人上门找你,基本上和假期没什么区别。

  他的这个事务所命名自然是以他自己的名字了,像是毛利小五郎的毛利侦探事务所就是这么来的。

  安室事务所在这个圈子名气还好,一些他原本的委托人对于安室透这个人的办事效率当然特别的欣赏了。不管是什么案子都能够解决,但却是始终是比不上毛利的。

  可能因为是假日的原因,没有像是平时来什么人委托他做什么事。

  每间房的大小一般来说是差不了太多,事务所比他楼上的家的布局是差了些,但是该有的还是不会落下什么。

  安室透就那么在事务所待到午饭时间,在工作室的小厨房里解决了午饭。打开液晶电视切换着频道看节目,左等右等都没什么客人来访,他干脆仰头倒在沙发上睡了个午觉。

  醒来后已经到了下午,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四点二十,他睡将近有两小时。起身活动了下身体,揉着眼睛去洗手间用水洗了把脸,神清气爽的走出洗手间。

  手扶着后颈左右摇晃了几下脖子,拿了事务所的钥匙打算出门。

  今天一天都没人来,这个时间再来人的可能性应该不太大。在室内待了一天的安室透打算出去转转,而且差不多到了她下班时间了。

  昨天分开后一直到现在她都没再给他约什么时间碰面,但她又说今天要带他去个地方,所以他现在应该继续等她消息吗?安室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还是先出去转转吧?休息在家闷着,挺无聊的。

  锁上事务所的门,转身走向电梯处准备下楼。

  -

  由纪调换了休息时间,栗名月就来上班了。目暮警部看她还是新人,让她稍稍提早下班。她推脱着不能提前下班,毕竟是昨今两天替换了休息。她想着还是要按时下班比较好,然而奈何她拗不过目暮警部,左右磨蹭着硬是将目暮警部让她提早半小时走人磨成了只提前五分钟。

  目暮警部无可奈何地看着她这么磨蹭有点想笑,其他人遇到这情况多半是会兴高采烈地拿包走人,而她呢就是不肯提前走。

  嘴上说着真是头倔驴,但心底却是对她这样的行为举动加了不少分。

  五点钟的时间点搁平时正下班呢,公交车上人肯定多,然而今天栗名月,人挤人的场景倒是少了不少。

  走到空位坐下,从包里摸出手机指纹解锁屏幕后直接翻出信息栏给他发了个消息。

  【准备去你家了。】

  收到这条消息的安室透此刻正在商超里逛着呢,因为不知道由纪什么时候会发地址,加上离晚饭没多长时间他也没想好要去做什么。于是走着走着来到商场门口,跟着就进去看看有什么新鲜食材。有时间的话,正好尝试下先前在电视上看的烹饪节目。

  拿过买好的食材,男人排队付完款后拎着塑胶袋就往小区的方向走。

  商场离小区的路程不远,只是一来一回加上购物的时间,他到家楼下已经五点过十分。远远地他就看到女人坐在花坛边上塞了耳机正玩着手机呢。走进了她也发现有人接近她,于是抬眸看了眼,随后摘了耳机。

  “真居家,买菜去了啊!”

  说着,整个人特自然地往他那边靠,手伸过去拿他手中的塑料袋,同时还说着:“我帮你拎个吧。”

  安室透退了步谢绝了她的好意,“我自己来就好了。”

  由纪撇撇嘴,说着好吧,然后跟着他往小区里走。

  没办法人不给她拎她总不至于逼着人让她给自己拎吧。

  由纪对于安保人员来说不眼熟,处于安全问题保安就没给让她进去。由纪能理解他的做法,本来想给安室透打个电话让他下来的,不过看着屏幕上显示出的时间。她觉得安室透多半是在超市逛着呢。结果正如她所料想的那样,还真的的确确是在超市。

  百无聊赖之际,她只好坐在花坛边玩手机。没过多久,她就感觉到有人在向她走过来,抬头就看到他,接着是他两手拎着的塑料袋。

  然后她就想着帮他拿一下,只不过被拒绝了。

  跟着前面的男人走过安保室时,他先是对安保人员说了下由纪是自己朋友,然后下次她来了就直接让她进来。

  看到安保人员一副我懂了的样子,安室透一阵无语,知道他肯定是又误会了什么。

  随后他还把公寓楼栋下边的密码告诉了她,免得下一次来她还得打电话问自己。

  安室透手里拎着塑料袋不方便,由纪走过去把密码输入了进去按了确定。门开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去。

  等安室透摆放好了食材,转过身看到她正坐在小沙发上磕着瓜子呢。

  “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不是来找你呢嘛!”安室透听着她的回答无语了一下,这么明显的事情他当然是知道的啊,可能是他问问题的方式不对吧。

  “你要带我去哪?”估计这和她来找自己的原因有关吧,要去什么地方直接发地址给他不就好了吗就像之前一样。

  “去了就知道了。”由纪神秘地笑了笑,随后把手心沾上的瓜子儿的灰拍了拍走去洗手间洗干净了手后,走向玄关穿上鞋。

  -

  事实证明,安室透的猜想真没错。

  她带他去的地方,能说是个好地方那就怪了。

  和她站在五星酒店的门口时,安室透完全是想转身就走。奈何他被由纪给拽住了胳膊,他要是就那么挣脱实在是太不给她面子了。

  安室透扯了下嘴角,小声问她:“怎么来这儿。”

  “当然是这里挺好啊。”

  安室透:“……”

  最后他还是被由纪挽着胳膊走了进去,只不过他不太清楚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了。

  在前台问服务员拿了房卡后,他们俩跟着引导员乘电梯直奔顶层。

  引导员是位年龄不太大的女性,长相挺不错的,说不上太美,却清新秀丽。侧身贴电梯壁的她,偶尔视线会飘向站在她身边正对着电梯门的浅金发的个头高的男性。

  只不过她这目光里,多了些遗憾。

  毕竟在她看来,这么帅气的男性是有女伴的,而且还在假日里的晚上来酒店度过。

  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说不定会发生碰撞来个干柴烈火呢,更何况他们这还是亲密的情侣呢。

  将他们带去房间后,又惋惜地看了他几眼,随后转身走开了。

  这也怪不得她会误会,毕竟这个时间点来酒店,加上由纪又全程那么挽着自己……

  叹了口气,终究是没说什么。

  进了酒店房间,由纪把房卡插入卡槽,摁开了灯。

  松开挽着安室透的手,弯腰脱鞋换上拖鞋。

  “一会儿就能吃饭了,红酒牛排习惯吗?不行的话打个电话换其他的。”

  “不用换。”

  “那就行。”

  由纪没告诉安室透是要来酒店,自然就没问他吃什么。按照自己通常吃的食物点,不喜欢的话换其他的就好了。

  他们从小区下来后,安室透其实是准备取车然后开车去她说的那个地方。但被她反驳了这个提议,后来两人是乘坐公交去的。

  由纪把挎包取下随手扔到床上的同时,自己顺势坐了下来。目光一转,看到安室透有点局促地站在一边呢。

  “站着干嘛?坐啊。”

  安室透应了声,随后走到了床尾的小沙发那坐下了。

  由纪预定的这套房间挺大的,床这儿是间卧室,紧跟着一侧是磨砂玻璃门的蓝白浅黄三色混合格调的浴室,接着另一边是个小客厅。

  看着安室透刻意地走到床尾去坐小沙发那边,她轻笑了下,伸手一把将他的手臂扯了一下。毫无防备的安室透就被她这么一扯向后倒去,眨眼间躺在了床上。跟着头顶一片阴影,女人的模样映入他的视野。

  由纪俯身手臂撑着在他两侧防止他起来,长长的发丝顺着她的动作垂下,少许落在他肌肤上弄得痒痒的。

  “你是不是误以为我带你来这儿是和你做爱?”

  这么直白的话让安室透面上的表情出现了些细微的变化,由纪显然是捕捉到了。轻笑着用手把头发撩到耳后,嘴巴张开刚想说什么,话语却被敲门声打断。

  “晚餐好了。”

  “来了。”由纪回应着,起身走去开门。

  这边安室透从床上坐起来,有种正襟危坐的感觉。他们这样的关系,来这儿任谁不会想歪,这不怪他啊。

  来人把推车停在门外,端着瓷盘走了房间,将盘子摆着桌面后,对他们说着用餐愉快后,退出房门时贴心地把门给带着关上。

  两份牛排,一瓶八二年的红酒,两碟甜品,两个高脚杯以及包装得十分精致的月见团子。

  起瓶器钻入木塞中用巧力向外一拉,开了红酒。动作熟练地一看就知道她经常开酒瓶,说起来她似乎经常去酒吧。

  由纪给两个人倒好红酒后,走到墙边那一排的按钮处,摁下了开关。

  静坐了一下,似乎没发现什么变化。由纪走过来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对他说,“抬头看看。”

  随着步入秋季,往常还大亮的天空,现在已经暗淡了不少。天花板中间开了一条缝后,向两侧不断缩短。

  外面的夜空在这一刻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眼前,月亮圆得像他们此刻手边躺着牛排的瓷盘一样在微暗的夜空下发出微弱的月白色的光晕。

  等他低下头后,由纪已经在对面落座。

  “喜欢吗?在这里看月亮是不是很棒?”由纪笑着问。

  安室透沉默了一下,最终缓缓点头,“还不错。”

  他又不是小女生会对由纪做这样的事情觉得特别感动,却能从她的行动中感受到她的用心。心里没有掀起一丝涟漪是不可能的,但这样的举动这对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确实有些微妙了。

  “不讨厌就行,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评论
热度(2)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