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你们每天都在秀恩爱」安原惠×安室透

|01|都是因为潜意识

我叫七栗薄,明明认识安原惠比安室透要晚,可是为什么跟安原惠聊起来要比安室透要愉快,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同性相吸?可是偏偏自己又这么讨厌安室透,可能这算是一种潜意识的讨厌。

但是说起安原惠,我就觉得很奇怪。因为多年以后我问起安原惠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喜欢上安室透呢?

当时的安原惠是这样回答的。

因为潜意识喜欢

因为潜意识爱他

因为潜意识的相遇啊

这应该算赤裸裸的秀恩爱吧?这是我听完后得出的最终结论,真不应该问。

|02|やすはら めぐみ

不管多少次只要是做完任务,我一定会回到日本,回到这家酒吧,想静静的呆着。

我坐在酒吧的吧台上,冷面的脸色让在场的男人不敢靠近,“一杯威士忌。”嘴唇轻启,将决定告诉那个素未谋面的调酒师女人。

不一会,一杯穿着酒液的杯子被推了上来,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的炫目。我抬起手拿过酒杯抿过一口,眸光落在眼前正在调酒的女人背部上。是很苗条甚至迷人的身材,嗯哼。

安静的时分不算保持太久,身旁来了一个人,熟悉的气息让我不禁蹙眉,只听到这样一句话。

“小姐,两杯果汁。”

声音很熟悉,甚至不需要看,我都知道是谁。就是我潜意识中最讨厌的人,安室透。

“先生抱歉,这里没有果汁。只有酒和水?”调酒师的声音低低的却意外的好听,沙哑的女音不刺耳反而让人舒服。

“那就两杯水好了。”男声清透,“怎么?任务刚刚出完就喝酒?喝醉了可没有人扶你回去。”

听着像是关心,听在我的耳中却觉得莫名都讨厌,没有搭理对方反正抬眸,刚好目光触及拿着两杯水转身过来的调酒师。

女性一头波浪长发,纯纯的亚麻色,精致的容貌,一对黑色墨玉般的眸子,嘴角是柔柔的笑容丝毫不差的幅度,看起来格外的舒服。修长的手指搭在水杯上放在桌上时放开,目光微移刚好跟我相接触,一抹温和的笑意从她的脸上弥漫,很好看。

真的是个让人很舒服的女性啊。

没错,安原惠就是这样一个人。懂事聪明进度有度,处事让人感到舒服。这样一个人走进任何一个人的内心都很简单。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七栗簿。”

“啊?小姐你就这样问我的名字……”

“咦,你不会是想让他问你的名字吧?”

“被这么帅气的男性问名字,是我的荣幸呢。”

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安室透终于被点中了。

“唔,我还以为要一直被你们晾在一边。”安室透拿起水杯放在嘴边,抿了几口后放下,笑容和煦双手手指交叉而叠,“其实能让在下问这么美丽的小姐的姓名才是荣幸,不过为了礼貌在下是……”

“不,等等。先生你的名字不如让我猜猜?”她神秘一笑,手指立于嘴唇之上这个动作似乎是做给我看的,随后她唇瓣微启:“安室透,安室君。”

“嗯?竟然知道。”

“白痴,你的牌子都写了。”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手轻摇着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推给她,“你的牌子也写着……安原?”

“やすはら めぐみ,惠。安原惠对吧。”安室透缓缓的说道,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欸?安室君怎么知道的,这个工作牌上明明没有全名的。”安原惠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

这下连我都有些惊异的看着安室透了,那个自己特别讨厌的男人脸上嘴角缀着温和骄傲又略带耀眼的幅度,不知道为何有种炫耀的恶意,真嫌弃。视线默默的转到一边的安原惠身上,发现她眼中除了惊讶还有点点羞涩,天啊?

“虽然不知道安室君怎么知道我的全名的,可是这个酒吧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呢,一旦在场的员工被知道全名就会对对方做出一个行为,还要拍照作为留念呢。”安原惠的话很好的解释了她眼中会有羞涩的原因也解了我的疑惑。

“诶?不会吧,明明安原小姐你的名字很容易知道的。”

“怎么会!”

“明明在那边有个用平假名写的人员牌,难道那个やすはら めぐみ不是你么?安原小姐?”

安原惠口微张,扭头看了看那边吊着的人员牌,不可思议的看着上面的平假名书写,“不可能,明明一直以来写的不是这个啊,到底是哪个混球写错了,真是的。”叹息了一声,看了眼安室透后,“不过既然安室君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么……”

一旁的我惊呆状态的看着安原惠,想不到一直以来自己经常来的酒吧还有这样的bug存在,真的是太惊喜的,不过这位安原惠小姐要做什么呢?话又不讲完的……

但下一刻安原惠的举动不仅吓呆我也把安室透惊到了。

只见安原惠伸手扯住了安室透的衣领,将他拉近,她的嘴唇就轻轻的贴上了安室透的脸颊,不足一秒就离开了。反正不知道安室透是不是故意不躲开的,我直感觉安原惠应该是自愿这样做的,否则以自己对安原惠的短暂看法假动作有多难。

两个人不约而同脸上浮起的淡淡红色,不过来的快去得也快。让我没想到的是敛得最快的竟然是安原惠,这让我侧目不已,安室透你装什么纯情小男生,噫。

“呼,抱歉安室君没造成你的困扰吧?”安原惠看着许许不回神的安室透,内心不禁大喊着抱歉。

“啊,没事只是第一次被刚刚认识的女性亲了想不到看似内敛安静的安原桑竟然这么大胆。”安室透呵呵笑着。

也不知道为何看着他们聊天的我,总觉得眼前冒着可怕的粉红色泡泡明明他们才第一天认识吧?哎哟卧槽……

不过很久以后我懂是怎么回事了,虽然问安原惠没有从她的话中得到答案,但是偶尔在她的日记本中看到这么一张条纸。

透子,请多多指教。              ——惠。

泛黄的纸条上娟秀的字体,却不难看出安原惠不是第一次与安室透见面,那种难以言喻的感情。


|03|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论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发展速度,简直不能用快来形容。明明人是自己带回家并且劝住下的……为什么最后是我想烧呢?EXM?

“亲爱的惠酱,那篇于花都之中的耽美漫画看了么?”难得不用出任务,我拿着漫画来到住在我和安室透共住的家里一起住下的安原惠身边坐下。

不过说起为什么我会和安室透这个讨厌鬼一起共住呢?原因一个因为安室透的原因买不到旁边那间屋子只能勉强跟他挤一个怨念极深。而安原惠也是自己觉得惠工作的酒吧距离她的家不仅远又偏僻,而现在住在这里闲着没事有安室透在,简直完美~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我脸上一点都不表示出来还一直撩安原惠一起看这个耽美漫画。别看安原惠表面安静,其实她可放荡不羁了某一次她喝醉酒很惊为天人的爆出了她和自己同好着某个游戏里的同人CP简直萌得不要不要的。

“啊咧,这个啊,我看完了。不过呢,安室君怎么还没下来呢?”安原惠微微推开我一直靠过来的头,毫不犹豫的扯开了话题。

我嘟起嘴巴满心的冷漠,“嘛,应该还在睡?管他,要是惠酱在乎自己去看呗。”说完对安原惠表示暧昧的抛了一个媚眼,但没想到安原惠的反应如此的有猫腻。

她小脸一红连忙摆手,着急的说道:“小簿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可以随便进入男性的房间,还是安室君的,这样不礼貌。”

哼哼。我不满的撇嘴,别以为我不知道安室透进过你房间,哼唧什么叫做你怎么可以随便进,安室透可真随便。

不过这样的想法怎么可以表露出来呢?这可不是我七栗簿的作风。

“哎哟,怕什么。安室透他不介意的,去吧去吧,嗨嗨叫他起床吃早餐。”我的话很有煽风点火的味道,也很成功的煽动了原本就想去的安原惠上楼了。看着上楼中的安原惠我果断的拿起手机打了安室透的电话。

接着,电话没通我就挂了。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楼上来源自安原惠巨大无比的尖叫声可是声音只有几秒就掐断了。

“哟哟哟~”我窃笑着。

可是下一刻楼上传来的便是安室透的怒吼。

“七栗簿你上天!”

“噗哈哈哈哈,我就是造作啊~怎么啦~”我翘起二郎腿看着眼前犹如审问般看着我的两个人。两个人脸上都有种淡淡的红晕,不过散得挺快的。

“小簿,不要乱开这样的玩笑。”

“七栗,你到底想干什么?”

“哼哼,安室透你很聪明你不会猜不到我的想法吧?”我饶有兴趣的扫视着他们。

安室透皱眉,紧了紧眉心,整个人都靠在椅子上,微微勾唇:“七栗簿你别这么无聊,兔子从不吃窝边草何况是我安室透。”

“安室透你太自信了。”我瞅着安原惠有些微微愣,摇摇头。如果说安原惠没有意思的话,我觉得安室透是不吃窝边草,但是……结局一定会改变的。

“七栗簿你才是太自信了。”

“安室透别用你对赤井秀一的态度来对我,我只会更恶劣。”说完,我冷漠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安室透谁说你不是太自信了,喜欢这种东西谁能说得清楚?我就看看你的结局会是如何。

但事实上安原惠没有让我失望,她的确是喜欢安室透的,而且隐藏很深,甚至比这个城府极高的安室透隐藏得还要深。

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安室透就是一只吃窝边草的兔子。

|04|恩爱秀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安原惠速度还真快,出任务了几个月回来的我第一件事当然是去酒吧,但没想到吧台里的调酒师还是安原惠不过坐在吧台一直跟她聊天的是很眼熟,一头茶色的头发,光侧脸就很耀眼,嘴角依旧是他欠揍又自信的笑容,安室透。

“啧,怎么又是你啊。”我嘲讽的扯了扯嘴角朝安原惠说道:“惠酱一杯苦艾。”说完,坐到高凳上。

我无意再说话,耳边又再次传来了安室透的声音。

“竟然喝苦艾酒?”

我挑眉,“那是当然,你不知道这次出任务boss让我跟Gin搭档,我忍了多久才不去揍他。”话语一顿,拿起酒杯摇晃了几下酒液,“我该说真不愧是Gin么只有这种人才能将恶人和没朋友演绎到极致。”

“嗯?竟然是和Gin搭档,难道boss对你产生怀疑了?”安室透皱眉,心里思量着什么。

我摇了摇手指表示NO,“不会的,不过比起Gin,我倒是看到了一个让我有趣的人才拖延了这么久。”眸光一凛稍稍严肃又松开,抿了一口酒,“就是赤井秀一噢,Gin跟他可战了好久呢。”

“什么!赤井秀一!”安室透呼吸一顿,他有些激烈的站了起来,“他竟然在那里出现怎么可能,早知我也……”

“你也什么安室透,你别无聊了。”我不悦的打断了安室透的话,一口饮尽杯中的苦艾,“赤井秀一根本什么都没有做,你知道的背叛组织的下场,如果当时是Gin在的话,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七栗簿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安室透话语一滞,明明此刻他有很多想说却没办法,因为他知道不应该怪赤井秀一可是……可是……

僵持的气氛,我和他的脸色都微微有些难看。刚调好酒转过身的安原惠就看见这么一幕,“唔,其实说起那个赤井秀一我貌似见到过。”

“什么?”安室透猛的看向安原惠,气势汹汹有点收不住。但安原惠却是目光平淡,没有急于再说下去,而是把酒递给了我,“来黑麦威士忌。”

“那个冷漠脸又看起来很凶的男人,他眼神如沉睡的野狼当真吓人,不过那天刚刚好我值班,他就来点了一杯黑麦威士忌,就在你们两个刚刚好都出去的时候。”安原惠目光逐渐变得柔和的看着安室透,“不管你们有什么过节,我觉得那个叫赤井秀一的人长得还挺帅的。”

“噗——”我差点把刚刚入口的酒喷了出来,想不到安原惠前一秒正经后一秒有毒。我默默的瞅了安室透有些难看的脸色,轻笑的摇了摇头,不愧是老司机惠酱,果然会“说话”。

就这样安室透喝个烂醉,我眼神冷淡的看着安原惠扶着安室透上楼睡觉。只暗觉得哪里不对劲,明明以安室透的酒力和控制不应该会醉成这样的。真奇怪……

半夜,睡得不算好的我迷迷糊糊间的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阵男女混合的吵杂声音,就这样我被吵醒了。

“我的天怎么回事?”

有些恼火的我推开房门,默默的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口贴近竖起耳朵听到底怎么回事。

没想到那是让人脸红心跳不已的爱欲乐曲,女性本就沙哑的嗓音现在竟娇媚的婉转低吟着,男性那略带隐忍又本是磁性的男嗓亦是无比的性感。这下我彻底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哎哟卧槽……不就是一回的事情就滚在一起了?到底是安室透如狼似虎还是安原惠蓄意诱惑?不想知道了,现在还能睡着么?这里隔音这么差……

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无比崩溃,想了很久只能退让一下,眼神凶恶的瞪了一眼在房间里快活的男女后,拿上车钥匙出门找酒店。

第二天,我打着哈欠手上拿着从早餐店打包的早餐回来。推门而入显然一片寂静,我挑眉看了眼楼上,难道还没醒?

我疑惑的看着四周,很快就来到了厨房,当目光一越过门看到里面后我就知道我错了。

安原惠穿着来到膝盖的白色衬衫,她踮起脚双手环着安室透的脖颈,闭着眼睛与安室透接吻。而安室透更是简单粗暴,上身直接暴露着,一手托着安原惠的臀部将她托起,另一只手抱着腰。虽然看不清两个人的表情,但一定可以明白状况激烈,而且这种严重的想要烧的场景实在是不适合我再留下来。

就这样自从安室透和安原惠确定了关系后,我就越来越想烧掉他们,甚至连房子都呆不得了,总觉得狗粮味道越来越严重了。

果然这世界上会像我这么蠢,跟情侣住一个空间,真的是你麻痹受不了。

而现在又这样……

我两眼冷漠的看着又在厨房腻上的两个人,“啊喂,一大早的再这样狗粮都快把我弄饱了!!!!”

“啊噗,哪有这么夸张,小簿你太夸张了。”安原惠俏脸一红,微微推开安室透后,把放在炉子上的早餐拿起来走出厨房。

“啧,拜托……你们再这样我就要搬走了。”我接过早餐,拿起三明治恶狠狠的咬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趁着我不在沙发楼梯厨房都有你们的痕迹,就算是事后收拾,我可不认为我发现不了。”

被我这么一说的安原惠,脸顿时爆红,犹如一颗红熟的苹果,“我我我我我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

不过从厨房里出来,双手拿着碗粥的安室透很护短的将安原惠抱住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没有人让你去发现的七栗,何况受不了可以走了。”说完宠溺的揉了揉安原惠的发顶,“坐吧吃早餐。”

“好。”

你麻痹安室透!!!要不是你,我会跟你住??去死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心炸毛得不行的我恨得咬牙切齿但也忍住把安室透打死的冲动。

哼,安室透你等着,秀恩爱死的快。

|05|结束

我叫七栗簿,现在的我快把安原惠,不对是安室透夫人,我快把她也讨厌上了,明明知道我还没找到地方搬,偏偏就要秀恩爱在我面前竖着,虽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可是也很可恨。

不过讨厌的人安室透能有属于他自己的幸福,其实我也算是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

不过……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再在我旁边抢遥控器!!!!”我炸毛的怒吼着,对着旁边两个为了看电视节目抢遥控器抢到直接摔到我前面,甚至安原惠已经骑到了安室透身上,可还是伸手够不着遥控器。

只要他们两个一天再这样秀恩爱,我真的药丸啊……QAQ

END

 
评论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