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受伤

  天地像是融为一体,整个世界仿佛未被盘古开天辟地前一样混沌,但在这混沌之中似乎有隐约地听到有人在轻唤着自己的名字……是谁呢?

  “由纪,醒醒!”真琴轻拍晕倒的女人的面颊,白净的面孔上此刻沾染着些许尘土,却仍旧遮掩不住自身的美。

  “由纪?”

  女人小声地呻吟了声,不知那人是否是捕捉到了她细微的声响,她将女人放平于地面,低俯下身,耳朵凑近她的唇。

  “你在说什么?”她问。

  半响,安静的女人扯了扯嘴角,道:“……疼。”

  “呀,抱歉!”真琴欢喜地笑了笑,随后又面带歉意向她道歉:“我、我……太激动了没注意,不好意思!”聊归聊,她的动作可不慢,连忙扶起平躺的女人,“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不过还好你没事!”

  由纪顺着她的力道,单手撑地缓慢直起身。巨大的冲击与强烈的撞击使她的记忆出现了似断片的现象,她皱着眉,问:“刚才是……?”

  “发生爆炸了!”

  由纪晃了晃尚完全清醒的脑袋,头发乱糟糟地遮住视线,想要用手拨开刚有动作,一阵刺骨的疼痛袭来,令她整个人完全清醒。

  “哎呀你的手受伤了别乱动!”

  光线不太清明却依稀可见右手外侧渗着已干涸的血迹,几片体积不大的残破的木头贯穿厚实的冬衣插入肌肤,袖子原本的色彩被血与灰尘的混合染得不长样子。

  触目惊心,看着都疼。

  由纪皱了皱眉,左手伸过去指头触碰到断木时嘴角疼得似乎抽出了下。深呼吸握住木头前端咬牙用力一拔仿佛能听见血肉翻动的声音,与鲜血一同洒在地上的还有染红了的木头屑。

  这一幕让身旁的真琴看得心惊肉跳,光是由纪现在苍白的脸色好像能联想到有多疼。

  “你疯了啊!”她尖叫着抱住疼得要晕厥倒地的由纪,“你、你你……”她真不知道指责她什么好。

  由纪扯了扯嘴角,疼痛让她笑容看着有些扭曲不再好看,“得止血,不然怎么有命活着出去。”虚弱的气息连带着说话的声音犹如蚊蝇,给人种随时晕过去的错觉。

  “那那你也不能这样啊,我帮你不就好了吗!”真琴手胡乱抹去怀里女人额头周边沁出的冷汗,“看你疼的。”

  看着她着急的模样,由纪笑了笑,对她说:“那你帮我撕开袖子包扎伤口。”

  “好。”

  一手抬由纪的手臂的那一端,一手轻又细致地剥开粘黏在肌肤上的布料,很小心地不去触碰到她的伤口但难免会牵动。发顶传来她倒吸凉气地声音,本来对这次计划失败不满意的真琴感到暗爽,又不能表现出来。

  “呀!对、对不起!”

  由纪笑了笑,“没事,你继续。”她并没想要怪真琴什么,疼也就那么一会儿的事,单手自己来总比人帮忙要慢得多。

  粘着肌肤的衣料基本清理好之后真琴抬头看了眼由纪,失了血色的唇被她因为忍疼咬破了皮渗出点点血迹。

  “忍着点哦,我、我我撕了!”

  视野的余光里她似乎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紧咬着牙齿,重重地回应了一声鼻音。扯裂布料的撕拉声在发生爆炸后的这一片空间里,尤为的清晰。真琴放下由纪受伤的那只手臂,手脚麻利地扯下干净地内衫撕成长布条,又迅速地将伤口上方的衣物掀开卷好。

  警察在处理紧急伤口方面还是略学习一二了的,真琴迅速地把由纪的伤口包扎好,长吁一口气擦去额头因紧张冒出的汗。

  “好了。”

  “谢谢。”

  “不客气,”真琴站起来,弯腰扶她,“能走吗?”

  由纪摇了摇头,“好像不能。”趁着包扎时转移注意力的片刻功夫,她发现自己的脚被厚重木柜子给压住了。

  真琴又蹲了下来,担忧地问:“那怎么办啊?”

  “等救援吧。”由纪推开真琴探来扶她的手,“你先走吧,这里危险。”

  “我怎么能把你丢下。”真琴对由纪赶她走的行为感到生气,一把抓住她,自责起来:“都怪我要是我没约你出来就不会这样了。”

  “运气而已,不是你的错。你快出去吧,既然是爆炸的话应该和先前在公园犯案的脱不了关系。”由纪摁着手臂,包扎的那一块会儿已经渗出血迹布条被染红。

  “说不定这里还有其他炸弹。”由纪咬着唇,疼痛让她说话有些力不从心,“要不你再去看看这里有没有其他能带出去的伤患吧。”

  “不要不要不要,”真琴赌气似得,语气却又极其认真地对她说:“我不能把你丢下。”

  “别闹你是警察。”

  “我不——”

  “有人吗——”稚嫩的男音打断了真琴未说完的话语,那声音又重复道:“有人吗?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话了!”

  “小孩子的声音,”真琴顿了顿,“好熟悉。”

  “是柯南吗?”

  柯南循着话音翻过碎石找到了废墟下的两个人,“诶!由纪姐姐?”

  “你们认识啊?”

  “唔……现在还是先停下这个话题吧。”目光转向突然出现的小男孩,由纪说:“小侦探你能帮我把这个不听话的姐姐带出去吗这理很危险你也不要待在这儿了。”

  “我不管我不走!”真琴干脆赌气般坐到地上,激起一阵烟尘翻滚呛得由纪直咳嗽。

  “高木警部他们很快就来了,由纪姐姐会得救的,我们还是去看看其他受伤的人好吗大姐姐。”迅速读懂她们之间气氛的柯南机智地开口缓解。

  “可是……”真琴犹豫不定。

  “放心吧,会没事的。”

  “……好、好吧,一定要没事啊!”

  由纪点点头,目送抱着柯南的真琴她们俩离去逐渐走远的背影,失力地倒回地面,烟尘四起。

  好疼啊,完全不想再去思考什么问题了,只想躺在地上好好休息下。由纪闭上眼,淡淡地铁锈味在味蕾上蔓延开。

评论
热度(3)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