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试探

  室内空调温度正好,整间屋子清爽又凉快。

  卸去了绑腿上碍事的石膏的由纪悠哉地后靠枕头,盘腿坐在床上啃着透一分钟前给她削去皮的苹果。

  听着塞着耳机播放的音乐,由纪随节奏轻晃着脑袋拿着手机在特推上和贝蒂欢快地聊天。

  贝蒂:“怎么样了进展?”

  由纪:“唔……还行吧,虽然之前说要结束但最近来看我从来没提过那件事。”

  贝蒂:“哟不错嘛那看来不舍得你呢。”

  由纪:“少来。害羞.jpg”

  贝蒂:“嘿嘿嘿.jpg”

  由纪把苹果核扔入床边的垃圾篓,下床套上拖鞋去洗手间洗去手上的水果汁液走回床上拿起薄毛毯上搁着的手机继续和好友聊天。

  然后她看着贝蒂发来的一长串信息若有所思。

  “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吧!?我猜你一定饥渴难耐地想要扑倒把他吃干抹净。话说回来,真不知道你最近怎么老这么倒霉总受伤,是有人针对你吗?”

  纤细白嫩的细指在屏幕上滑动,光是这么看着就足够赏心悦目。

  “或许吧,但目前无法确定到底是谁。”

  暂时没确定的人选,但不是不明白有人针对她。读着由纪传来的简讯,身为女人的贝蒂担心的回应:“那你可要多注意安全呢,女人身上留疤会不太好看,尤其是……”

  刻意的欲言又止,老司机由纪瞬间读懂她未说完话语的内容。

  “嗯哼,他不会像你一样肤浅!”

  贝蒂干脆发了条语音过来,入耳她刻意为之拖长音调的三个哎哟,由纪干脆地划走聊天页面去推特的主页面刷刷动态。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可她的心思却完全不在手机上。

     要真说讨厌自己的人,由纪觉得自己回国时间尚短,不至于拉出什么一定要致她死地的仇恨值刷到MAX的人。那么现在只能从身边接触过的人入手,那么首选当然是现在与她有不一般关系且人气值又非常之高的男人——安室透。

  嫉妒心是非常可怕的,能够令人做出本人都料想不到的事。她还没有忘记之前和透相处时所感受到那充满恶意与仇恨的视线,令人毛骨悚然。

  当然除了他,或许先前在校园祭对她告白但被拒绝了的浩生的爱慕者也不一定。

  倘若她没记错,在校园祭之前她就有感受到那样恶意的视线。也就是说,比起浩生,相对于透的爱慕者想要伤害自己的可能性更大。

  脑海中一道倩影浮现。

  是她熟悉的人,她不确定也无法否定。

  在欲望面前,任何人都有犯罪的可能性。毕竟,做与不做不过是一字之差但意思却截然不同。

  由纪触屏切换了一首欢快的英文歌曲,决定暂时不去想那个人会不会去害她。

  反正是狐狸,总有一天会忍不住露出尾巴。

  -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先生。”

  花店门感应而开,向外涌的冷气裹挟着淡雅的花香吹动男人的发丝。

  安室透捧着一大束新鲜的、花瓣上还留有少许剔透水珠的奶白色康乃馨来到病房。

  房间里空无一人,被褥一丝不苟抚平的没有半点儿皱痕。

  男人捧着那束花折身走出房间,护士从一旁的房间出来经过他身边。

  “那个请问,这件病房之前住的那名叫橘由纪的女性呢?”

  护士拿着夹板,停下行走的脚步抬头看向喊住自己的男性,听着他的问话,努力回忆:“哦她呀今早走了呢,自个儿办理了出院手续。”

  “还有事吗?”

  男人极有礼貌地笑着回应:“嗯没有了,谢谢。”

  护士向他轻颦头算是回了他的答谢,掠过他离开。

  看着护士离去的背影,安室透垂头望着手心握着的包装精致的康乃馨。出院这种事就不能提前告诉他一下知会他一声吗,好歹他也常来医院看望她啊。

  无奈感袭上心头,挥之不去。

  他又一次体会到这个女人的任性。

  可他怎么有一点没办法发脾气呀,那种虽然做错了事但又不至于让人深究不的、无法使人下决心去责怪她的感觉。

  男人拿着花束离开,几个正在换班的小护士在咨询台望着离开的男人窃窃私语。

  “刚才那个帅气的男性最近总是往医院跑吧。”

  “嗯好像是看望住1203因为一个多月前商业街爆炸的一位女伤患吧。叫什么来着……?”另一位护士刚值完班,眼底一层浅浅的眼圈,她拇指摁着眼睛那块儿的鼻梁,做思考状。

  “叫橘由纪吧。”

  “但支付治疗费用的人我上次看到了好像是叫——”

  敲桌面的清脆声打断了女生之间的小八卦。清冽透着疏离的女音负责的提醒她们:“忘记主任说的了吗!”

  “噢——!原来是……!”一击刀眼飞来,那个恍然大悟的天然妹儿立即抬手捂住了嘴巴。

  上次主任明确的告诉过她们不允许私下讨论1203病房里住着的人的一切信息,并且还要对治疗的保密。

  这边驱车离开医院来到咖啡店这边上班的安室透熄了火,拔下钥匙拉开车门准备离座的男人目光瞟到了躺在车后座软垫上的那束康复慰问买下的康乃馨。

  收回视线起身钻出去‘啪’地关上车门。

  未送出去的花束带去咖啡店对于最近蜜汁沉迷八卦的榎本梓来说是足够她脑补的素材了,他还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为好。

  锁好车的安室透离开停车场,调整心情推门走进咖啡店开始他一天的工作。

  -

  午休过后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清醒了的由纪用纸巾擦着脸颊的水珠往外走,卫生间外的走廊上真琴站着等她,那双好看的手上带着水迹。

  “走吧去巡逻。”

  转了一圈准备回程的警察经过波罗咖啡店时由纪从慢速行驶的车窗看到在店里认真工作的男人的侧颜。

  “要不要喝点下午茶吃个点心再回去?”由纪偏头抬手指了指路旁的波罗咖啡店。

  “诶……不太好吧。”

  “晚一点回去没关系的,当做庆祝我痊愈的茶点如何?”

  真琴拗不过她,只能答应。

  停了车,两人走进咖啡店。

  突然起身的女顾客肩膀撞到了端着托盘摆了残茶的安室透的手肘,眼看着茶盏倾泻要掉下来砸向地面。盘面被外力扶正后,简单的裹了几层纱布的细手稳稳地扶住杯身。

  “哟许久不见你难得见到你工作失误呢。”

  身侧传来调侃的声线明媚的女音,声音尚未落下他很快地感觉到自己一侧股瓣被迅速且轻地揉了一波顺带掐了一下。

  安室透被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吓着往前走了跨了几步撞到了那位起身的女性,道歉声未落又起。

  “不好意思。”

  “啊没关系的是我没注意到你。”

  “嗯哼~透君都不感谢一下及时扶住茶杯的我吗?”可你接下来对我做的事现在对我索要感谢这样的话,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安室透极其不情愿地回瞥她眼,一字一顿对她道谢后迅速离开。

  由纪笑着收下他那一脸不满不情愿却又不得不感谢自己的模样,心情超好地对真的很久不见的榎本梓扬了扬手。

  “两杯去冰宇治抹茶,一份松露巧克力一份黑森林谢谢。”

  “好的哟由纪酱~”

  由纪落座后望着对面脸色看上去不太好的真琴,说:“这天气真热呢,你没事吧?”

  “啊…我当然没事啊,可能太热了有点闷吧。”真琴想要用手擦去汗迹的动作一顿,她换了左手伸进上衣口袋掏出手巾擦汗。

  由纪将她的动作收入眼底,回应着她看去其他方向。

  刚才她调戏揉掐男人的翘臀的角度控制地正好遮住别人可以看到的方向却又能够让随她一起进来的涩谷真琴看得清清楚楚。

  真琴做出的细微动作大概是发现自己的手破了皮才换左手继续动作吧。至于受伤的伤痕,多半是指甲的掐痕。

  看来先前的猜错没有错。

  真是她。

评论(3)
热度(1)

© 污阿黄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NO NAME社团成员
撸文慢到哭的懒癌晚期√
唯一的爱人安室透
想要和他各种姿势(*/ω\*)
男神一箩筐
坚持漫同一百年
有生之年肝完同人撸原创
爱我你就关注我(ง •̀_•́)ง
[柯南]听闻余生我有你

要看透子BG的18R文的完整版
请加群: 453141364

群名【男神给我胖次吧!】
欢迎各位小可爱来玩耍